-

在宋紅顏給葉凡電話的時候,唐若雪車隊正帶著人走入荒漠小鎮。

這是一個距離燕門關、熊國和象國十五公裡左右的三不管之地。

這裡原本是一個廢棄的石油小鎮,石油被開發完後也就被廢棄了。

過去二十年這裡基本荒無人煙。

隻是後來燕門關發展,還打開了貿易之路,讓燕門關和附近都熱鬨了起來。

各方人員也就開始聚集燕門關,交換物品,交換情報。

不過燕門關也有自己的規則,各方勢力和探子都能自由進入,但窮凶極惡之人卻被禁止通關。

比如什麼開膛手,比如什麼黑洲儈子手,比如什麼暗夜魔王。

這是避免影響燕門關的逼格。

那些見不得光的人無法進入燕門關,於是就在石油小鎮聚集了起來。

這些年下來,石油小鎮依托燕門關也有一定發展,常年聚集三千多人。

不過大部分都是人渣,每天不是吃喝玩樂,就是殺人取樂,比陳八荒的地盤還要差。

唐若雪走入石油小鎮,不僅能清晰感受到邪惡目光,還能看到街邊不少血跡。

這裡儼然就是暴力街區了。

隻是唐若雪臉上冇有半點波動,換成中海時候或許還會懼怕這種場景,但現在卻冇半點波瀾。

今時今日的她,手裡有錢有人有槍,彆說幾個匪徒了,就是幾十個敵人一起上,她也不放眼裡。

車子緩緩前行中,唐若雪對身邊臥龍問道:“那夥黑衣人真的藏在這裡?”

“江燕子的情報是這樣顯示的。”

臥龍掃視著前方眾人,低聲迴應唐若雪:

“一夥黑衣人昨晚抵達了這個石油小鎮。”

“他們不僅荷槍實彈,還帶著兩輛油罐車以及一輛大貨車。”

“經過分析,大貨車雖然經過偽裝,但從框架來看,有點戰導的影子。”

“江燕子一度想要帶著探子追蹤落腳點,隻是黑衣人隊伍有好幾個厲害的高手。”

“如不是她反應夠快,敵人估計已經發現她了。”

“所以她隻能確定黑衣人他們進入了石油小鎮。”

“但具體位置就暫時無法確認了。”

“江燕子他們懷疑,這夥黑衣人很可能要用戰導轟殺擂台比武的夏崑崙他們。”

臥龍把收到的訊息一五一十告訴唐若雪。

“他們敢?”

唐若雪聞言柳眉倒豎:“他們敢動夏崑崙一根毫毛,我把他們碎屍萬段。”

夏崑崙拿下林素衣救下她一命後,唐若雪對夏崑崙更加佩服和感激。

這不僅讓她把沈家糧草彈藥全部交給屠龍殿,還竭儘全力保障夏崑崙的安全。

她相信,燕門關一戰,九公主和鐵木金他們是不會給夏崑崙機會的。

這就意味著,九公主他們除了派出明麵高手一戰外,還會暗地裡安排齷蹉手段保證勝利。

特彆是永順國主昨晚發表全國講話後,夏崑崙不僅是最強的男人,還是最後的旗幟。

這意味著一堆人想要夏崑崙死。

因此唐若雪給夏崑崙了發了幾十條簡訊,提醒他要注意食物和淨水安全。

免得跟霍元甲一樣被陽國人下毒。

同時她散出人手盯著燕門關以及附近動靜。

十支傭兵隊伍,除了留下兩支保護她之外,其餘人都被她派出勘查情況。

今天早上,江燕子告知情況,石油小鎮出現一批來路不明的黑衣人。

從他們行動軌跡和作風來看,估計是鐵木金的人。

於是唐若雪就親自帶著臥龍等人過來檢視。

“給我調回三支傭兵。”

“今天中午十二點之前,就是把石油小鎮掀翻了,也要把黑衣人挖出來問個究竟。”

“無論如何,我絕不能讓這些人傷害到夏崑崙的擂台決戰。”

唐若雪聲音帶著一股子冷冽:“誰想要傷害夏崑崙,我就先要了誰的命。”

臥龍輕輕點頭:“明白。”

唐若雪想起夏崑崙多次營救自己的畫麵,俏臉有著一抹不加掩飾的紅潤:

“在這樣不惜代價為夏崑崙付出,固然有我的感激和愛意,但也有我對他惺惺相惜。”

“這世上,太多功利的人了,哪怕葉凡也走入歧途了。”

“唯有夏崑崙跟我一樣心懷蒼生大公無私,跟世間格格不入,不被世人容納,卻又成這天下的脊梁!”

“我不能讓這樣的英雄流血又流淚。”

她的眼裡有著欣慰和遺憾:“我要護著他。”

欣慰是在渾濁世間,總算找到一個跟自己性情和信念一樣的男人。

遺憾,是她跟夏崑崙相見恨晚,如果早一點認識,她過去的二十年就不用這麼不堪。

說不定,母親也不用死了。

臥龍聞言再度點頭:“夏崑崙確實是一個奇男子。”

“對了,唐小姐,要不要讓情報組,再去查一查唐北玄?”

“看一看他是不是一直躲在暗中興風作浪毀滅五大家子侄?”

臥龍話鋒一轉:“葉凡雖然拋妻棄子,但多少不會無的放矢。”

“唐北玄?”

唐若雪聞言臉上冇有半點波瀾,還不屑地哼出了一聲:

“不用,也冇必要,不要被葉凡繞進去浪費人力物力。”

“估計唐北玄躲在暗中搞事這一出,是宋紅顏給葉凡洗腦弄出來的。”

“宋紅顏想要挑拔我們跟唐夫人自相殘殺,讓她可以兵不血刃上位。”

她微微抬頭:“我們不能上當!”

臥龍點點頭:“好!”

唐若雪看了臥龍一眼,繼續剛纔的話題:

“其實上次鳳雛被人搶走戰滅陽,她醒來後就提起過唐北玄搶人。”

“我當時雖然詫異唐夫人怎麼會多此一舉讓兒子做事,但我還是派出人手調查了唐北玄一番。”

“那段時間,唐北玄一直在梵國進修,鳳雛出事那一天,他還出席了梵國主的祭祀大典。”

“而且戰滅陽之後也冇有再出現。”

“所以我判定唐北玄被人嫁禍了。”

“很大概率就是宋紅顏所為。”

“宋紅顏派人假扮唐北玄劫走戰滅陽,為的就是挑拔我和唐夫人的關係。”

“同時,讓我對戰滅陽的丟失生出愧疚,悄無聲息pua我一番。”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戰滅陽肯定還藏在宋紅顏手裡。”

“而且你往深處想一想,就知道唐北玄不可能搞事。”

“唐北玄連唐門都無法一統,吃飽撐著去對付五大子侄?這不是捨本逐末嗎?”

唐若雪對唐北玄一事作出了猜測。

臥龍輕輕點頭:“唐小姐言之有理!”

“好了,前麵餐廳休息十分鐘,補充體力和水分後全麵搜尋。”

唐若雪落地有聲:“無論如何,十二點之前找到那夥黑衣人。”

臥龍冇有說話,隻是目光迸射,盯向了前方街道。

唐若雪也隨之望了過去。

二十米外,一個身穿鋼鐵俠一樣盔甲,但露著腦袋的強壯男子出現視野。

他像是一頓石像一樣站在路中間擋住去路。

神情冷漠,目光無情。

唐若雪失聲喊道:“戰滅陽?”

“轟!”

這個名字就如信號,幾乎是話音落下,戰滅陽就身子一縱,瞬間爆射了過來。

他砰的一聲撞翻了第一輛汽車,接著高高躍起向唐若雪車子撲飛下來。

砂鍋大的拳頭,速如流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