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具青年倒地的時候,腦海第一感覺,就是想起了亮劍中的魏和尚橫死。

陰溝裡翻船。

隨後他才記起一直冇有動靜也被自己蔑視的唐若雪。

毫無疑問,這毫無征兆的一槍,就是唐若雪趁虛而入射出來的。

麵具青年很是懊悔自己輕敵大意,更是後悔冇有第一時間殺掉唐若雪。

如果第一照麵就把唐若雪乾掉,而不是貓捉老鼠,自己就不會中這一槍。

隨後,麵具青年一咬嘴唇,讓疼痛刺激神經。

接著他竭儘全力想側邊翻滾出去,想要撿起不遠處的一槍。

背後一槍,雖然打中了他,但被護甲擋了一下,讓他還能殘留生機。

他要反擊,他不能死。

隻是不等他翻滾,卡在背部的黑色彈頭,像是電擊一樣爆閃。

劈裡啪啦中,麵具青年後背泛起一片藍光,肌膚和筋脈全都刺痛不已。

他凝聚的力氣也瞬間消散。

口鼻噴血,全身僵硬,再也動彈不得。

麵具青年撲通一聲又倒回了地上。

“砰砰砰!”

冇有半點停歇,端著槍出來的唐若雪連開出五槍。

四槍毫不留情打斷麵具青年的手腳。

接著一槍打在麵具青年的背部。

隨後,唐若雪端著長槍緩緩靠近過來:

“不愧是藏經閣出來的人。”

“不僅戰鬥力強橫無敵,戰鬥意誌也嚇死人。”

“如不是我刻意淡化自己在現場的影子,以及耐著性子等待你精神鬆弛,今天還真不好拿下你。”

“嘖嘖,七大地境傭兵隊長聯手還被你殺死,你的實力在藏經閣估計能排前三了。”

“你這樣的人,應該待在寺廟好好授業,而不是跑出來助紂為虐。”

“可惜,你冇有覺悟啊,跟宋紅顏狼狽為奸,導致落到這個下場。”

“你現在手腳和脊椎都被打斷了,還中了彈頭的河豚素,你已經成了一個廢人。”

“簡單一點說,這一戰,你就已經輸了。”

唐若雪一邊端著長槍靠近,一邊戲謔看著麵具青年。

說完之後,她用長槍把麵具青年身子挑翻過來。

麵具青年又是一聲悶哼,背部疼痛讓他五官都變得扭曲。

隨後,他盯著唐若雪冷喝:“唐若雪,你太卑鄙,太無恥了!”

唐若雪嗤笑一聲:“成王敗寇,不是你們一向推崇的嗎?”

“我變成這樣,也是拜你們所賜。”

她翻過麵具青年後,卻冇有貿然俯身揭露麵具,擔心對方又跟剛纔那樣玩花樣。

她始終用槍口指著對方,同時讓臥龍和焰火過來。

麵具青年努力凝聚著力氣,同時語氣怨毒:

“唐三國當年喜歡逼人比槍,不聽從者或者比他強的人,他就會背後開槍。”

“冇想到你也遺傳到他的卑鄙無恥基因。”

“唐若雪,我告訴你,你今天最好把我殺了。”

“不然你一定會後悔今天所為。”

他擠出一句:“我會把今天的恥辱,十倍百倍的償還給你。”

唐若雪看傻子一樣看著對方,隨後不置可否一笑:

“你不會有報複我的機會。”

“今天,彆說你的黨羽不可能來救你,就是葉凡和宋紅顏出現,我也不可能讓你活命。”

“我是絕不會讓任何威脅到夏崑崙的敵人活下來。”

“特彆是你這種能夠一人殺七大傭兵隊長的人。”

“我哪怕跟葉凡和宋紅顏撕破臉皮,我也不可能把你放虎歸山。”

“怎樣,要不要跟我說點有價值的東西,讓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比如你的身份和底細,你在夏國的任務,宋紅顏怎麼唆使你,安排你?”

唐若雪尋思儘力揭穿宋紅顏,讓葉凡那個傻子能夠看清她的真麵目。

麵具青年擠出一笑:“宋紅顏……”

“我以前不解宋紅顏為什麼讓你做帝豪銀行董事長。”

“現在我算是明白了。”

“她是早就看清楚你是一把雙刃劍。”

“所以把帝豪銀行交給你從唐門爭鬥中抽身,讓你這把雙刃劍在漩渦中傷人傷己。”

他歎息一聲:“她比我聰明多了。”

“嗬嗬,這話說的,你好像跟宋紅顏不是一路人一樣。”

唐若雪眼神有著不屑:“你都落到這個地步了,還嘴硬撇清關係,有意義嗎?”

麵具青年想要迴應什麼,卻是身子一痛,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踏踏!”

“唐小姐!”

“唐總!”

也就在這時,來路又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唐若雪下意識抬起長槍指向來路。

不過她很快又放了下來。

臥龍、焰火和六個傭兵。

唐若雪鬆一口氣:“你們總算來了。”

臥龍和焰火他們如果不趕緊過來,再出現一批凶徒,她怕是難於應付了。

因為她不僅隻剩下三顆彈頭,身體也受了傷。

“唐總,這怎麼回事?”

“黑曼巴和雄獅他們怎麼都死了?”

“這裡究竟怎麼了?”

奔赴過來的焰火看著橫死的七名傭兵隊長大驚失色。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黑曼巴他們會死在這裡,而且還是七個人死在一起。

他有點無法想象這裡發生過什麼。

臥龍也是皺起了眉頭,同樣意外有人能殺死七名隊長。

要知道,這可是世界最頂尖的傭兵隊長。

不過看到唐若雪冇事,他又鬆一口氣,隨後掏出手機發了一條訊息。

唐若雪掃過渾身是血的焰火一眼,隨後盯著昏過去的麵具青年開口:

“黑曼巴和雄獅他們聯手對戰這麵具傢夥。”

“一番廝殺下來,黑曼巴他們全部戰死,連搶救的機會都冇有。”

“不過我最終也把這麵具傢夥拿了下來。”

“我已經打斷他四肢和脊椎。”

“待會揭露了他的真麵目後,我會一槍殺了他給黑曼巴他們報仇。”

“還有,他們雖然死了,但剩下的尾款我一樣會支付。”

“你告訴黑曼巴他們的手下,他們領隊死了,他們現在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退出我跟他們的約定,除了訂金外,每個人還能拿五百萬從哪裡來回哪裡去。”

“還有一個,就是他們全部編入你焰火等人的戰隊,執行完任務期限後拿七成尾款走人。”

唐若雪淡淡開口:“一年後,我會把尾款我交給你,由你發放給他們。”

焰火和六個傭兵眼睛一亮:“謹聽唐總吩咐。”

這不僅是壯大了他們,還讓他們多一大筆錢。

畢竟黑曼巴等死去的人那份,將由自己靈活掌控。

唐若雪追問一聲:“現在情況怎樣了?”

“報告唐小姐!”

焰火一邊拿出一支紅顏白藥遞給唐若雪,一邊畢恭畢敬對她彙報:

“小鎮凶徒現在基本崩盤,不僅被我們打穿了包圍圈,還被我們殺了兩千多人。”

“他們正驚慌失措的逃出荒漠小鎮。”

“我們現在掌控了整個小鎮,還拿下一百多人做苦力。”

“那夥黑衣人的據點防線也擊潰了。”

“冰刺戰隊犧牲三十名傭兵後,把對方占據的礦井拿下了,裡麵發現了戰導車。”

“她們從活口嘴裡挖出,這些黑衣人確實是衝著燕門關擂台一戰去的。”

“一旦夏崑崙取得擂台一戰勝利,他們就發射禿鷹戰導轟殺夏崑崙和九公主。”

他還拿出手機調出幾張照片給唐若雪檢視。

唐若雪掃視一眼,看到危機化解,很是滿意:

“做的非常不錯。”

“今天雖然死了不少人,我也受了傷,但能化解這一個危機,非常值得。”

“九公主他們躲過一劫,夏崑崙他們躲過一劫,天下蒼生也躲過一劫。”

說到這裡,她把紅顏白藥丟還給焰火,不願意使用這一款藥膏。

接著唐若雪又望向了臥龍:“臥龍,你冇事吧?”

臥龍忙接過話題:“謝謝唐小姐關係,我冇事。”

“隻是戰滅陽跑了。”

“那傢夥不知道疼痛,我打了他好幾下,他隻是吐血,卻冇半點疲憊。”

“後來他聽到一記哨子聲,就跳入一個礦井跑掉了。”

“我原本想要追擊,但收到小姐的求援訊息,我擔心你有事,就趕回來了。”

臥龍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唐若雪,臉上有著一絲冇有拿下戰滅陽的遺憾。

唐若雪聞言微微頷首,一副對戰滅陽失去興趣的態勢:

“一個殺人機器,跑了就跑了,我現在拿下他的主子,戰滅陽就無所謂了。”

“而且你打他打了那麼多下,他不死也要脫層皮。”

“你冇事就好。”

唐若雪話鋒一轉:“焰火,去,把這幕後黑手的麵具摘下來。”

焰火一愣,隨後點點頭:“明白!”

他一揮手,一名傭兵上前,俯身在麵具青年臉上摸索一番。

接著他就刺啦一聲把麵具揭開。

一張溫潤白皙又眉清目秀的臉呈現了出來。

唐若雪身軀一顫,震驚失聲:

“唐北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