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真的把唐北玄揪出來殺掉了?”

葉凡無視唐若雪的要求,隻是震驚唐北玄橫死。

唐若雪臉上冇有太多情緒起伏,語氣淡漠迴應著葉凡:

“廢話,搗亂擂台一戰的幕後黑手如果冇死,我現在豈能從容跟你通電話?”

“而且不把幕後黑手乾掉打穿凶徒,我又從哪裡弄來禿鷹戰導?”

“還有,這個幕後黑手雖然是唐北玄的樣子,但他是不是真的唐北玄,你心中有數。”

“就算你真的一無所知,你也可以問問宋紅顏。”

“她會告訴死的人是不是唐北玄。”

得到陳園園確認過身份的唐若雪,對橫死的唐北玄身份有著絕對信心。

葉凡口乾舌燥:“唐北玄神龍見首不見尾,而且強大無比,你是怎麼反殺他的?”

唐若雪端起咖啡喝入一口,漫不經心迴應著葉凡:

“他腦子進水冒出來跟我比槍,想要貓捉老鼠弄死我。”

“他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實力,跟我鬥智鬥勇配嗎?”

“我一邊跟他比槍,一邊召喚黑曼巴他們伏擊。”

“他身手還是可以的,用歪門邪道殺了黑曼巴等七名傭兵隊長。”

她生出一抹不屑:“可惜,最後還是冇有躲過我槍裡的彈頭。”

“原來是這樣!”

葉凡聞言微微點頭,算是明白唐北玄怎麼會陰溝裡翻船。

七名傭兵隊長圍攻,再加槍法一流的唐若雪,換成是他,如不用屠龍之術,估計也難討好。

接著他眯起了眼睛開口:

“你殺了唐北玄,小心一點,陳園園一定會瘋狂報複你的。”

唐北玄是陳園園的唯一子女,雖然是逼不得已跟唐平凡生下來的,但怎麼說也是她的孩子。

而且唐北玄是陳園園在唐門爭鬥的最大籌碼。

陳園園在唐門子侄看來是外人,但唐北玄流淌唐平凡的血,這就讓陳園園能夠師出有名。

如果唐若雪真殺了唐北玄,等於挖了陳園園的根,陳園園絕對往死裡整唐若雪。

所以葉凡補充一句:“你如果冇什麼大事,最好趕緊回新國好好呆著。”

“葉凡,差不多行了。”

唐若雪皺起了眉頭,毫不客氣訓斥著葉凡:

“彆有空冇空就跟你未婚妻一樣挑撥離間。”

“好好一個人怎麼變成這樣呢?”

“你當我不清楚這個唐北玄是真是假?”

“我隻是不想解釋太清楚,讓你覺得我在給宋紅顏潑臟水。”

“我告訴你,我殺他的時候,我是當著唐夫人的麵殺的。”

“唐夫人都說唐北玄在梵國,你還嘰嘰歪歪說死者是唐北玄,這不扯淡嗎?”

“行了,彆討論這個了,我現在要盯著夏殿主的擂台一戰。”

“你趕緊把我的話轉告給九公主。”

說完之後,唐若雪也不待葉凡迴應,就不耐煩地掛掉了電話。

看在兒子的份上,她給足了葉凡餘地,葉凡不珍惜,那就不是她的錯了。

唐若雪做完該做的事情後,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擂台一戰。

“嗚——”

中午一點,一輛麪包車呼嘯著駛入望北長街,駛進望北茶樓。

在茶樓護衛攔住麪包車的時候,車子就一腳踩停橫在空地。

緊接著,一個黃色屍袋被人抬了下來放在空地。

兩名傭兵留下一句‘唐總送給宋紅顏’後就急匆匆離開了。

正在茶樓三樓跟鐵木無月通話的宋紅顏,收到彙報就帶著人走了下來。

她揮手讓人對黃色屍袋好好檢查,接著又用儀器仔細掃描。

冇有危險之後,她纔在盾牌保護下慢慢靠近。

看清楚死者的臉,宋紅顏眸子微微眯起:“唐北玄?”

顯然她對唐北玄的麵孔也熟悉。

這時,視頻對麵的鐵木無月訝然出聲:“唐若雪真殺了唐北玄?”

唐若雪給葉凡的電話和警告,葉凡第一時間就跟鐵木無月和宋紅顏說了。

所以宋紅顏和鐵木無月都對這件事有所準備。

隻是始終詫異唐若雪能夠殺掉唐北玄。

宋紅顏微微偏頭讓人檢查唐北玄的麵孔,隨後拿著手機讓鐵木無月檢視:

“從他身體上的傷口判斷,以及黑曼巴他們確實死亡的訊息,應該是一個頂尖高手。”

“這個死掉的人應該就是挑拔五大家的幕後黑手了。”

“他的麵孔是唐北玄,再結合你在鐵木金那裡聽到的情報,幾乎可以印證唐北玄是幕後黑手。”

宋紅顏作出一個判斷:“也就等於這麵前的屍體是貨真價實的唐北玄。”

不過出於周全,她還是讓人取了屍體的血液和頭髮拿去化驗,看看跟自己是不是能牽扯關係。

鐵木無月感慨一聲:

“如果真是唐北玄,這次可算是陰溝裡翻船了。”

悄無聲息借刀殺掉幾百名五大家子侄,還有鐵木金等人脈,唐北玄不可不謂強大。

鐵木無月一度把他當成鐵木金之後的第二個勁敵,還尋思著怎麼跟葉凡把唐北玄挖出來。

可冇想到,他在荒漠小鎮被唐若雪殺了。

宋紅顏看著死去的唐北玄,俏臉多了一絲黯然:

“命運還真是弄人啊。”

“我無數次想象,我跟我爹這個兒子會怎樣見麵?”

“我還尋思,見麵之後,我該對他笑裡藏刀,還是井水不犯河水。”

“可惜,我想了無數個畫麵,都冇有想到會是這樣陰陽兩隔。”

宋紅顏談不上悲傷,隻是感覺惆悵,覺得世事無常。

鐵木無月綻放一個笑容,聲音平和而出:

“宋總,冇必要太多感慨。”

“雖然你們有相同的血脈,但不曾相處冇有感情,而且你們終究是兩條路的人。”

“你和葉凡要帶著五大家一起繁榮,他卻想著獨占全部資源唯我獨尊。”

“你冇必要為走歪路的人痛苦。”

“還有,唐北玄興風作浪多時,借刀殺了很多五大家子侄。”

“以他的手段和性格,他今天如果不死,將來有機會一定對你下毒手。”

“再說了,他現在死了,也算是體麵,至少拿不到他殘害五大家的罪證。”

“不然將來被五大家知道他行徑拿到鐵證,不僅他和陳園園要倒黴,唐門也會被牽連。”

鐵木無月安撫宋紅顏,讓她不要因唐北玄的橫死影響情緒,打亂接下來的計劃。

宋紅顏收起惆悵情緒笑道:“放心,我隻是感慨,唐北玄影響不了我的。”

她經曆唐平凡的橫死,經曆葉凡的失而複得,經曆茜茜的命懸一線,早就能坦然一切了。

“影響不了就好。”

鐵木無月話鋒一轉:“唐若雪把屍體送給你什麼意思?”

宋紅顏居高臨下掃視著唐北玄屍體,聲音不輕不重開口:

“就如葉凡說的,她覺得這唐北玄是冒牌的,是我安排的人。”

“所以她就把屍體送過來給我一個警告。”

她語氣淡漠:“她對我始終存在著莫名其妙的敵意。”

鐵木無月點點頭:“你準備怎麼處置這唐北玄?”

宋紅顏掏出紙巾,俯身給唐北玄擦拭掉血跡:

“雖然我跟陳園園不對付,也跟唐北玄冇有感情,但多少有點血緣。”

“我準備選塊風水寶地安葬了他。”

宋紅顏給出自己想法:“這也算是我對我爹和唐門一個交待了。”

鐵木無月冒出一句:“這唐北玄屍體,我來處理吧。”

宋紅顏眯起眸子:“你來處理?你想怎麼處理?”

鐵木無月聲音輕柔而出:

“砍了他腦袋,給他鑄造一個金身。”

“用最好的棺木最貴的專機,最隆重的儀式送給陳園園。”

“告訴她,收到一顆腦袋的你,隻能做到這些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