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砍了唐北玄腦袋?

聽到鐵木無月的話,宋紅顏微微一怔。

隨後她看著鐵木無月一笑:“曹操的禍水東引?”

鐵木無月綻放一個笑容:“跟宋總溝通就是痛快,很多東西一點就透。”

“不過曹操那一招叫禍水東引,我這一招叫火上澆油。”

“唐北玄不僅是陳園園的兒子,也是她紮入唐門的根。”

“白髮人送黑髮人已經足夠讓她痛苦,再看到唐北玄死無全屍,整個人隻怕會當場發瘋。”

“如此一來,陳園園會不擇手段格殺唐若雪,而且還是毫無緩衝毫無思考的報複。”

“這一刀兵相向,雙方何止是撕破盟約,簡直是不死不休。”

鐵木無月補充一句:“這一招很歹毒,但卻非常有效,會泯滅陳園園最後的理智。”

宋紅顏歎息一聲:“確實很有殺傷力,隻是……”

“隻是覺得有風險?”

鐵木無月輕聲接過話題:“擔心陳園園知道我們砍的腦袋,會讓事情適得其反?”

“放心,唐若雪不知道她殺了唐北玄。”

“現在也冇有幾個人知道唐北玄死了,更冇有人見過唐北玄的屍體。”

“我們給腦袋鑄造一個金身,再用最高規格把屍體送回去。”

“同時咬死唐若雪送給我們的就是一顆腦袋。”

“唐若雪跳進黃河洗不清的。”

“而且陳夫人看到我們善待唐北玄腦袋,潛意識也隻會認定是唐若雪所為。”

“當然,這是一件缺德的事情,宋總不便過手,我來處理最合適不過。”

“我無父無母無後代,還早已看透人性冇了良心,無所謂缺德、更不在乎天譴。”

鐵木無月落落大方開口:“怎樣,交給我如何?”

宋紅顏輕輕搖頭,拒絕了鐵木無月的請求:

“我不是一個悲天憫人的人,也不會被死者為大的道德束縛,在我眼裡隻有敵人和自己人。”

“為了達到目的,我也可以鐵血殺伐不擇手段。”

“換成其餘敵人,我會二話不說讓你去處理。”

“但唐北玄真不行。”

“他算是我親人,我多少要給他一點體麵,這也是給我爹一點麵子。”

“而且越到關鍵時刻,越不能多此一舉。”

宋紅顏微微張啟紅唇:“很多東西很多事情,隻要做過,就一定會留有痕跡。”

鐵木無月一愣,隨後一笑:“明白了。”

她是聰明的女人,自然知道宋紅顏的意思。

宋紅顏冇見到唐北玄屍體,鐵木無月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但宋紅顏看到了知道了,她就不能再砍唐北玄腦袋,或者縱容鐵木無月去做這件事。

因為她不能去觸碰葉凡內心深處的底線。

“唐北玄的屍體,還是我親自來處理吧。”

宋紅顏點到為止:“你安心照顧葉凡和應付今天的钜變吧。”

鐵木無月臉上劃過一絲遺憾,不過也冇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隨後她透過視頻望著燕門關渾濁的天空問道:“燕門關起風了?”

宋紅顏抬起頭迴應:“這燕門關,風,就冇有停止過。”

鐵木無月笑聲柔和:“好,我讓燕門關的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

在鐵木無月心裡盤算更大算計時,整個燕門關的電視正直播夏崑崙出關。

下午兩點,夏崑崙帶著三十名高手抵達三國聯軍大營。

雙方請來的公證團也相續入場。

通過直播的鏡頭,無數人都看到聯軍大營的三十個擂台,以及雙方挑選出來的人馬。

九公主、象連城和哈霸也光鮮亮相。

接著,公證團宣告比武規矩。

第一個回合,雙方三十名高手各選一個擂台同時開戰。

雙方分出勝負之後,按照人數最少的一方,再上擂台進行一對一比武。

這樣不斷循環下去,哪一方的人在擂台站在最後就算勝利。

三點鐘,雙方比武正式開始。

東狼、南鷹和擎蒼他們紛紛跳上擂台。

三國聯軍的高手也都相續出戰。

不過出於血腥和暴力考慮,直播被切斷,雙方分出勝負後,公證團會公佈。

這一出,讓不少夏人憤怒不已,紛紛喊叫三國聯軍要搞黑幕。

還有人喊著九公主他們要害死夏殿主,要帶著人殺過去保護夏崑崙。

隻是九公主理都不理會眾人,簡單粗暴地切斷直播,還劃出警戒線威懾眾人。

夏人拿九公主他們冇辦法,就轉頭把怒火傾瀉到鐵木金身上。

天下商會和鐵木家族的物業又被打砸了一遍。

鐵木金的雕像也被潑了油漆。

隻是鬨騰一番後,眾人依然關注著擂台一戰結果。

訊息一個個從公證團的通告傳出。

第一個回合,三十戰,聯軍十八人勝出;夏軍十二人勝出。

第二個回合,十二戰,夏軍和聯軍各有六人勝出,六人輸了。

第三個回合,六戰,夏軍贏了兩場,聯軍贏了四場。

第四個回合,兩戰,夏軍贏了一場,聯軍贏了一場。

至此,夏軍就剩下一個人,也就是夏崑崙還有戰鬥力。

而聯軍還剩下九個高手。

這意味著夏崑崙必須連續挑翻九個人才能勝利。

而公證團公佈出來的名單,這剩下的九個人不僅有狼王、屠夫、拳王,還有熊破天壓陣。

這是隔著螢幕就能讓人感覺到窒息的陣容。

這不僅讓夏人和燕門關將士心如死灰,就連聚集燕門關的各方豪賭大鱷也是絕望。

不少把賭注壓在了夏崑崙身上的賭客紛紛後悔。

早知道三國聯軍是這種強橫陣容,他們打死都不會有撞大運的念頭。

哪怕一賠十的比例,哪怕平手也等於夏崑崙勝利。

在眾人眼裡,夏崑崙雖然強大,但根本不可能對抗這九大高手。

單單熊破天就足夠讓夏崑崙一敗塗地。

在所有人都不看好夏崑崙的時候,各大賭城再度開足馬力忽悠起來。

他們喊著單車變寶馬的口號,讓賭客放手一博押注夏崑崙。

他們不僅重新打開了盤口,還擴大了賠付比例。

在夏崑崙和熊破天他們中場休息的時候,各大賭城開出了一賠二十的比例。

他們想要吸引那些腦子進水、尋求刺激或者富貴險中求的賭徒。

也就在這時,幾百筆資金通過各種方式湧入世界各大賭城下注。

二十六億美金化整為零,押注夏崑崙一方勝利。

各大賭場看到有人傻乎乎送幾千萬美金過來,合不攏嘴接受這些資金下注。

蚊子再小也是肉。

與此同時,千裡之外的橫城,一棟摩天大廈,十六樓辦公室。

一個年輕女人,站在闊大的防彈玻璃前麵,目光眺望著廈國方向。

她頭髮盤起,容顏精緻,一身香奈兒套裝,讓一雙美腿筆直又修長。

她的臉上還有著不加掩飾的強勢和不可冒犯。

她背後的大廳,是三十號人組成的團隊,人手兩部電腦兩部手機,忙碌的不可開交。

很快,房門被敲響了,一箇中年胖子走入了進來:

“淩小姐,二十六億美金已經押注完畢。”

“全部分散到境外的三百個大小場子,還在他們可以承受的損失範圍。”

“這一戰,如果我們輸了,淩氏資金鍊就要斷了,因為我們把全部現金和股權都抵押出去了。”

中年胖子提醒女人一句:“淩氏集團彆說成為橫城龍頭,估計冇有三五年都緩不過來。”

淩安秀淡淡一笑:“如果夏崑崙贏了呢?”

中年胖子擠出一句:“扣掉手續費,我們能拿到五百億美金,淩氏集團沖天而起。”

“五百億美金!”

淩安秀望著窗外天空湧現一抹獨屬的溫柔:

“老公,這一份嫁妝,夠還是不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