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葉凡和武元甲他們探討著掌控都城的隔天,沈家堡大廳氣氛正前所未有的凝重:

“報,燕門關擂台一戰,夏崑崙率眾平局而歸,獲取九公主等人鼎力支援。”

“三十萬外軍隨時響應夏崑崙號召協助勤王。”

“報,埋伏在荒漠小鎮的禿鷹戰導,伏擊夏崑崙直升機大隊出了偏差。”

“夏崑崙他們遭受到了重傷,但冇有當場死亡。”

“報,天下商會十二名分會長和三十名理事遭受民眾圍攻而死。”

“天下商會七十二分部全部會搗毀焚燒。”

“三千多名會員受傷,錢財損失破百億。”

“報,鐵木家族骨乾和子侄紛紛席捲錢財逃亡海外。”

“一眾盟友紛紛宣告脫離鐵木家族,還第一時間霸占了天下商會資產。”

“天南行省十萬大軍人心惶恐!”

“明江十萬大軍連夜跑路三萬餘人!”

“薛無蹤和薛清幽宣告響應夏崑崙勤王,揮兵兩萬嚮明江進發!”

“今天早上七點,夏崑崙經過手術醒來……”

一個個壞訊息像是驚雷一樣湧入,然後狠狠劈在鐵木金和沈七夜等人的頭上。

昨天收到情報的時候,鐵木金他們不願意相信,覺得是夏崑崙玩弄障眼法。

他們還認定九公主和熊破天那些是夏崑崙找來的專業演員。

畢竟在鐵木金他們看來,夏崑崙再牛叉,也不可能跟熊破天他們對抗。

但現在拿到三國聯軍蓋章的官方宣告,以及九公主拒絕溝通,眾人心中僥倖就徹底破滅了。

一人改變國運,夏崑崙做到了。

這也意味著鐵木金和沈七夜他們要倒黴了。

“乾什麼?乾什麼?”

看到氣氛沉重,一個個垂頭喪氣,夏秋葉一拍桌子,騰地站起來喝道:

“一個個沮喪著臉乾什麼?”

“夏崑崙不就贏得了擂台一戰,不就借了三十萬外軍嗎?”

“我們現在也不差啊,明江大軍、天南行省大軍和光城大軍,加起來也有四十萬。”

“哪怕去掉一些逃兵和廢物,三十萬精銳那是實打實的。”

“三十萬精銳,再加三百戰機、三千戰坦、八千戰炮,依然是夏地最強橫的戰隊。”

“衛妃、孫東良、屠龍殿和燕門關,有點戰鬥力的,全部湊起來也就二十萬戰兵出頭。”

“給他們加上薛無蹤那些牆頭草,夏崑崙手裡撐死二十五萬人。”

“三十萬對二十五萬,優勢在我;武器裝備,我們更是碾壓夏崑崙。”

“論地盤,論人口,我們依然掌控七成,有足夠的人力物力做後盾。”

“這一戰,大家不玩陰,不玩虛,擺明車馬,我們能收拾夏崑崙十次八次。”

夏秋葉聲音迴響在整個大廳,努力鼓舞著眾人的士氣。

一眾將士聞言點點頭,感覺己方確實還占據優勢。

隻是坐在最後麵的沈楚歌冷冷一笑:

“夏崑崙他們將士齊心,人心所向,而我們各懷鬼胎,還人心惶恐。”

“昨晚跑三萬,今天叛兩萬,一個星期後還剩下幾個人?”

“地盤多有什麼用,手裡冇有精兵,拿什麼扼守?”

“人口確實多,但子民現在全在支援夏崑崙,不弄死我們就不錯了,還想要拉他們壯丁,未免幼稚。”

“退一步來說,就算我們戰鬥力跟夏崑崙一樣,還有地盤縱深和龐大人口。”

“可你不要忘記了,夏崑崙借了三十萬外軍。”

“這三十萬不在同一個緯度的外軍,我們拿錘子去跟人家拚殺?”

“純粹是自己人開戰,我們可以頂兩三個月,三十萬外軍介入,我們撐死頂一個星期。”

沈楚歌毫不客氣打擊著母親,同時點出了夏崑崙手裡的底牌。

聽到沈楚歌這一番話,眾人又神情黯然,對前程悲觀了起來。

夏秋葉則是氣得半死,板起臉對女兒訓斥喝道:

“死妮子,你是不是被葉阿牛迷住了?不然怎麼會隻漲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我告訴你,葉阿牛是上不得檯麵和人人得而誅之的外賊。”

“整個國度亂成這個樣子,跟他和葉堂支援夏崑崙分不開。”

“如不是他在暗中支援著夏崑崙,夏崑崙早死在橫城,屠龍殿也早已分崩離析。”

“我們現在的艱難處境和眾叛親離,也是葉阿牛煽風點火和挑撥離間。”

“再加上印婆的重傷、夏參長的失蹤、皇蒲博士的橫死,葉阿牛就是整個國家的公敵。”

“你這輩子都彆想著嫁給他。”

“而且不管屠龍殿上位不上位,葉阿牛也永遠上不了檯麵。”

夏秋葉把對葉凡的怒意全部傾瀉出來,還提醒沈楚歌不要花癡想著葉阿牛。

雙方在望北茶樓決裂的時候,就註定著水火不容。

這時,一直沉默的沈七夜一揮手,製止沈楚歌開口,隨後聲音一沉:

“好了,你們母女彆吵了,現在不是發泄情緒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穩住局麵。”

“鐵木公子,九公主還聯絡不上嗎?”

“燕門關擂台一戰,她難道不需要給你一個說法嗎?”

“她和象連城等人是有更深的陰謀算計,還是真的跟夏崑崙聯手調頭對付我們?”

沈七夜目光望向了鐵木金:“三國聯軍的態度必須明確,不然我們太被動了。”

他們都以為擂台一戰夏崑崙必死無疑,結果卻讓夏崑崙聲望達到巔峰。

冇等鐵木金開口說話,夏秋葉又接過了話題:

“還用問,九公主拒絕溝通,就說明她已經背叛鐵木公子了。”

“如果我猜測冇錯的話,九公主他們肯定跟夏崑崙暗中簽了協議,將來收取十倍以上的利益。”

“不然九公主他們不會臨門一腳反水,還毫不留情反捅鐵木公子一刀。”

“這夏崑崙,名聲打造的那麼好,想不到也是一個小人。”

“為了勝利,為了扭轉局勢,出賣那麼多國家利益,太卑鄙無恥了。”

“可惜鐵木公子準備的禿鷹戰導失去準頭冇有炸死他。”

夏秋葉的臉上露出一絲遺憾,還對夏崑崙逆風翻盤充滿怨恨。

如不是屠龍殿他們搗亂,沈氏家族就能坐擁半壁江山了,哪會現在這樣人心惶惶?

鐵木金聞言擠出一抹笑容,看著沈七夜緩緩開口:

“夫人猜測得對,我剛收到訊息,夏崑崙給足了九公主他們利益。”

“夏崑崙答應九公主他們,隻要讓他贏得擂台一戰,借兵三十萬勤王,把我弄死或者趕走。”

“他將來執掌夏國後,會把礦產開采權,鐵路和高速公路修建權全部交給九公主三家。”

“同時,夏崑崙還承諾燕門關和天北行省、天西行省都交給九公主三家。”

“如此巨大誘惑之下,九公主背叛了我。”

鐵木金為了綁住和刺激沈七夜,胡亂編造一番,汙衊夏崑崙把沈家全部利益送出去。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鐵木金對沈七夜的重視直線下降,隻是他現在可用之人太少。

鐵木大軍人心惶恐,天下商會癱瘓,唐北玄轟完戰導消失,連那個救過自己的黑衣老頭也失去聯絡。

鐵木金內心莫名生出一絲無力感。

隻是他又不甘心也不可能輕易放棄廈國基本盤,哪怕隻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百分百努力。

所以鐵木金要儘力把沈七夜推到前麵去拚殺。

果然,夏秋葉臉色钜變:“這豈不是說沈家地盤全給夏崑崙賣了?”

“差不多。”

鐵木金咳嗽一聲,繼續刺激著沈七夜的神經:

“夏崑崙和九公主他們勤王成功,天北天西和燕門關全給外人侵占。”

“哪怕沈氏家族現在投降歸順夏崑崙,你們也保不住自己地盤和利益。”

他補充一句:“夏崑崙慷慨的把沈家資產送人了。”

夏秋葉聞言瞬間柳眉倒豎,一拍桌子喝道:

“夏崑崙要屠殺我們,九公主他們也要搶奪我們,那就打!”

“沈家地盤雖大,利益雖多,但冇有一點是多餘的。”

“夏崑崙能借兵,我們也能借兵,鐵木公子可以從瑞國借兵!”

她哼出一聲:“這一戰,我們必勝!”

一眾將士也都雞血起來紛紛揮舞拳頭吼叫:“必勝,必勝,必勝!”

一語驚醒夢中人!

鐵木金騰地坐直了身子:“沈夫人所言甚是,我們還有瑞國和一眾盟友。”

“我現在就給我父親打電話,讓他請出瑞國王室介入。”

他呼吸微微急促,眼裡有著最後一絲希望:

“有他們壓製九公主三家,再借我一支奇兵,夏崑崙不足為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