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鐵木金忙著跟父親溝通的時候,沈楚歌走入了沈家堡一個客房。

這是印婆療傷的地方,沈七夜每天都會過來看看她,順便交談一番。

不等沈七夜和印婆開口說話,沈楚歌就對沈七夜哀求出聲:

“爹,收手吧,外麵全是支援屠龍殿和夏崑崙的人。”

“這一戰不要再打了,我們贏不了的。”

“彆看雙方兵馬差不多,但其實勝負早已分出。”

“大勢所趨,你應該比誰都明白。”

“咱們現在應該及時跟鐵木金劃清界限,帶著最後三萬沈氏子弟棄暗投明。”

“隻有這樣,才能夠保住沈氏家族性命,才能讓我們維持體麵的生活。”

“也才能夠維護父親和沈家這輩子積攢下來的聲譽。”

“我們也還能繼續生活在這片土地上。”

“夏崑崙的人品和信譽,都足夠保證他不會趕儘殺絕。”

“如果你跟鐵木金繼續狼狽為奸,不僅會橫死沙場,還會千夫所指。”

沈楚歌苦口婆心勸告著父親:“爹,不要再掙紮了,不要再打這一戰了。”

沈家連續的失利,阿童木等將士的眾叛親離,已讓沈楚歌越來越清楚沈家窮途末路。

她也知道沈家到了生死關頭。

她不希望沈家滅亡,不希望跟阿童木他們相殘,就過來勸告父親投降。

冇等沈七夜出聲迴應女兒,印婆聲音嘶啞擠出一句:

“小姐,沈家已經冇有選擇了。”

“不打這一戰,沈家幾十年的地盤和利益,就會被夏崑崙搶走送給九公主三家。”

“冇了地盤冇有了精兵,沈氏家族就算活下來,也隻是籠子中的野獸。”

“吃喝不愁,安全不愁,但自由冇了,未來宏圖也冇了,一切心血都冇了。”

“再說了,我們得罪過葉阿牛,那小子睚眥必報。”

“夏崑崙可能不會對我們下手,但葉阿牛一定不讓我們善終。”

“你看看我斷的四肢,你看看夏參長的悲慘,教訓還不夠深刻嗎?”

“再說了,鐵木金雖然開始落魄,但身手和貼身保鏢擺著,沈帥哪能輕易拿下?”

印婆想到葉凡眼裡閃爍著一股怨毒,語氣也變得淩厲起來。

沈楚歌冇有理會興風作浪的印婆,隻是淚汪汪看著沈七夜:

“爹,隻要你不打這一戰,不再跟鐵木金同流合汙,我可以去找葉阿牛。”

“我會不惜代價求他跪他讓他們給你一條生路。”

“我相信我跟葉阿牛的交情,可以給沈家討來一線生機。”

“我們在燕門關決裂的時候就已經錯了,不能再繼續錯下去了。”

“彆說這一戰冇有勝算,就算給你五五對開,你難道也要跟阿童木他們相殘?”

想到自己觸手可及的葉阿牛,沈楚歌心裡非常難受。

她如果當初不管不顧跟葉阿牛站在一起,那鐵木無月現在的風光就屬於她。

可惜她被家族利益綁住了,導致把葉阿牛丟了。

“小姐,你糊塗啊。”

印婆看著沈楚歌恨鐵不成鋼地開口:

“生路是跪求出來的嗎?從來都是靠拳頭靠刀槍打出來的。”

“你跪下去,隻會讓葉阿牛他們更加踐踏你的尊嚴。”

“再說了,我們並不是毫無勝算。”

“鐵木公子已經去借兵了,瑞國有絕對實力壓製九公主他們的。”

“而且沈帥鐵骨錚錚家國情懷了一輩子,你就不要再勸告沈帥投降了。”

“不戰投降,不僅玷汙了沈帥英名,還會讓沈帥遺臭萬年。”

“他拱手相讓的可不僅僅是沈氏地盤,也是這個國度的熱土啊。”

印婆痛心疾首:“沈帥怎能做賣賊呢?你一個女兒又怎麼可以讓父親去賣國呢?”

“印婆給我閉嘴!”

沈楚歌怒喝一聲:“沈家落到這個地步,就是你整天妖言惑眾。”

“如不是你一直針對葉阿牛,我們怎麼會跟他決裂?怎麼會跟他刀兵相向。”

“而且如葉阿牛所說的,廈國最大的外賊就是鐵木金,你怎麼不去斥罵他?”

“你被葉阿牛斷四肢,完全就是你咎由自取。”

“爹,不要聽印婆忽悠,還是趕緊棄暗投明吧。”

“你應該清楚,勝負未分之前的歸順,和勝負決出後的歸順,完全是兩個性質。”

沈楚歌儘力勸告著父親:“隻要你點頭歸順,我馬上去聯絡葉阿牛。”

沈七夜走了上來,拿出紙巾輕輕一撫女兒的淚水,接著伸手拍拍女兒的肩膀:

“楚歌,沈家地盤其實對我來說無所謂。”

“我在乎的是它們落入九公主和象連城他們手裡。”

“那樣一來,我就是民族罪人了。”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全力一戰,哪怕擋不住夏崑崙他們,我也要堅守到最後。”

“不然我對不起萬千子民,對不起老國主的厚望。”

“夏崑崙為了勝利變質了,甚至沽名釣譽,但我不能黑了自己的心。”

“你不要再勸告我了。”

“如果你害怕這一戰,我今晚就給你安排專機。”

“我把你和印婆送去鷹國或者瑞國避一避,同時也算是給沈家留下一點火種。”

“你也不要去找葉阿牛求情,我們從決裂開始就是陌生人,彆讓自己失去最後的體麵。”

“我們沈家兒女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一個個都鐵骨錚錚。”

沈七夜神情複雜的安撫著女兒:“不要丟了沈家最後一點骨氣。”

沈楚歌喊出一聲:“爹,都這個時候了,講這些東西有意義嗎?”

“你究竟是冇臉見葉阿牛想死磕到底展示你骨氣,還是你依然覺得鐵木金強大的足夠翻盤?”

“如果是覺得丟臉的話,你就全權委托我,我去葉阿牛他們麵前丟臉。”

“如果你還覺得鐵木金能夠翻盤,那我隻能說你愚蠢,不,是香蕉人,始終覺得國外月亮更大更圓。”

沈楚歌刺激著父親,希望能夠讓他警醒,不要一條道走到黑。

“楚歌,過分了!”

沈七夜聞言臉色一寒:“有你這樣說父親的嗎?”

“看來你跟葉阿牛那幾天,他對你洗腦洗成功了,不然你怎會說出如此無禮又無知的話?”

“我再次告訴你,這一戰,死磕到底。”

“不是我們擊潰屠龍殿大軍,就是屠龍殿踏著我們屍體過去。”

“你不要再說了,來人,送小姐回房休息。”

沈七夜一揮手,讓人把沈楚歌驅趕出去。

“爹!”

沈楚歌還想要再說什麼,沈七夜卻砰的一聲關門。

回到房間,沈楚歌很是無助,想要努力挽救父母,卻不被他們理解。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嗡嗡嗡震動了起來。

沈楚歌目光呆滯地戴上耳塞接聽。

幾乎是剛剛喂出,她的耳邊就傳來一個陌生的女人聲音:

“沈楚歌,我是唐若雪。”

唐若雪落地有聲:“我想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沈楚歌打了一個激靈:“唐若雪?唐董事長?是葉阿牛叫你來的嗎?”

唐若雪輕輕咳嗽了一聲:

“嗯,葉阿牛讓我……聯絡你的!”

“沈家到了危急存亡時刻,我家……夏殿主他們很快打去沈家堡。”

“你們沈家跟鐵木金同流合汙殘害了不少人,已經列入了屠龍殿誅殺的黑名單。”

“不過葉阿牛覺得你還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

“你當初的忘恩負義和站隊也是逼不得已。”

唐若雪補充一句:“所以他讓我聯絡你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聽到葉阿牛還牽掛著自己,沈楚歌又愧疚又激動:“葉阿牛想要我做些什麼?”

唐若雪輕聲一句:

“配合我,殺了鐵木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