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唐若雪跟沈楚歌密謀的當天下午,葉凡和鐵木無月正坐在車裡駛向機場。

都城的安排基本已經定了下來。

紫樂公主成為葉凡和鐵木無月的代理人,通過武元甲他們慢慢掌控都城。

葉凡和鐵木無月一度想要守株待兔等待鐵木金回來,但一連串的情報讓他們打消了念頭。

明江守軍反攻!

天南行省大軍反攻!

薛無蹤父女改旗易幟!

還有三位戰帥四位總督也打出響應屠龍殿口號勤王。

這不僅化解了明江和天南行省的危機,還讓兩處大軍全部撤回了天南行省。

鐵木金的重兵九成都集中在天南行省,不太可能飛回都城坐鎮指揮。

這最後一戰,事關生死存亡,鐵木金隻會親力親為。

這也逼得葉凡和鐵木無月隻能回一線指揮。

車子前行中,鐵木無月一邊慵懶地把大長腿擱在葉凡身上,一邊翻閱著平板電腦上的情報:

“半個小時前,薛無蹤、薛清幽、衛妃、孫東良和汪清舞都遭受了襲擊。”

“衛妃和汪清舞受到無人機攻擊,受了一點小傷,但冇有大礙。”

“薛無蹤和薛清幽遭受汽車炸雷轟擊,五臟六腑被震傷,失去戰鬥力。”

“孫東良在三軍誓師的時候,被臥底副官背後開槍,所幸孫東良反應及時避過一劫。”

“還有五名剛剛投靠我們的總督戰帥被殺,下手的人正是他們身邊愛妾。”

“這一連串的襲擊,不僅壓製了我們的勢頭,也讓其餘想要投靠者生出忌憚。”

鐵木無月雙腿疊加:“鐵木金這是狗急跳牆了。”

葉凡伸手把玩著女人足踝的小鈴鐺:“鐵木金越是不擇手段,說明他越是窮途末路。”

“雖然鐵木金他們現在還人多地多,但大勢所趨,他們已經無力迴天了。”

“隻要第一戰能夠擊潰鐵木大軍,根本不需要打二戰,鐵木大軍就會分崩離析。”

“鐵木聯軍現在的人心就處於跑還是不跑的界限。”

“現在之所以冇有跑了,除了忌憚鐵木金之外,還有就是心裡有負擔。”

“吃鐵木金的,喝鐵木金的,還領著鐵木金的工資,不乾點事情心裡會不好意思。”

“所以一旦交戰落敗,他們就會給自己找一個技不如人無力迴天的藉口,有多遠滾多遠。”

葉凡分析著三十萬鐵木金聯軍的糾結心理,清楚鐵木金垮台就剩下最後一場東風了。

“分析的不錯,正是鐵木大軍的狀態。”

鐵木無月用腳尖戳戳葉凡的腹部:

“所以我們這次回去之後,儘快三天內發起總攻。”

“趁著民心所向以及夏崑崙的凱旋,把決定性一戰打完。”

“如果不儘快崩潰鐵木大軍人心的話,我擔心鐵木金拉來瑞國援助重振士氣。”

“而且我們早一點決戰,都不需要九公主他們大軍進入燕門關。”

她提醒一聲:“屠龍殿和孫東良他們的二十萬大軍,足夠解決鐵木金和沈七夜他們。”

葉凡點點頭:“好,回去儘快揮兵決戰光城。”

鐵木無月一笑:“我有個問題,沈七夜他們一條道走到黑,你會怎麼樣?”

葉凡淡淡出聲:“你都說一條道走到黑了,自然是敵我關係不死不休了。”

鐵木無月追問一句:“如果沈七夜現在歸順投降呢?”

“如果沈七夜他們歸順,讓我們手下少死一批人,我可以給他們生路。”

葉凡歎息一聲:“我會讓他們在都城老死。”

鐵木無月淺淺笑道:“沈楚歌呢?要不要收了她?”

葉凡一戳女人足弓:“我是有老婆的人,再說了,我跟她是朋友,而且已經劃清界限。”

鐵木無月眨眨眼睛:“玩玩也不要?又不用你負責。”

葉凡冇好氣地一捏女人:“要玩也是玩你……”

“砰!”

就在這時,突然車頂一聲巨響。

這也讓葉凡和鐵木無月瞬間坐直身子,手裡抓起武器之餘,也望向了車頂。

他們很快眼皮直跳。

這輛擋得住狙擊彈頭火箭彈的特製車頂,此時此刻竟然多了兩個凹陷的腳印。

這是多大的力量,多霸道的身手。

葉凡和鐵木無月異口同聲喊道:“唐平凡!”

顯然兩人都想起那個在王宮把他們殺的狼狽不堪的黑衣老者。

“嘎!”

冇等兩人喊叫落下,車頂又是哢嚓一聲猛地一沉。

一股強大的蠻力,不僅讓堅韌車頂再度碎裂,還讓整輛車子一沉。

砰砰砰的巨響中,四個輪胎全部爆裂。

林肯車子隨之在地麵擦出幾十米火花,接著冒著白煙嘎嘎嘎地停了下來。

“老王八,終於又冒出來了!”

鐵木無月嬌喝一聲,雙腳一點,像是靈貓一樣竄出車子。

葉凡也冇有廢話,踢開車門鑽了出去。

他的手裡還抓了一把槍,一枚盾牌。

同一時刻,十幾個武元甲他們派來保護葉凡和鐵木無月的西裝保鏢,也從護送的車子翻滾出來。

他們抬起槍口就指向不速之客。

一個身穿黑袍的麵具老者。

在他們砰砰砰扣動扳機向來者傾瀉彈頭時,麵具老者狂笑一聲:

“不知死活!”

輕蔑聲中,他再度雙腳一彎,一壓,整輛車子哢嚓一聲爆裂。

厚達二十公分的防彈玻璃全部被擊碎,變成無數顆粒像霰彈一樣激射。

射來的彈頭噹噹噹被擊落在地。

殘存的玻璃碎片繼續飛射,把前麵幾個西裝保鏢全部撂翻在地。

還有不少碎片向葉凡和鐵木無月傾瀉,葉凡揮舞盾牌把碎片全部擋掉。

這一幕,讓十幾名西裝保鏢大驚失色,冇想到黑袍老者恐怖如斯。

他們隨之變得更加瘋狂掃射。

隻是彈頭嗖嗖嗖疾射,卻始終傷不了黑袍老者。

“殺!”

打光彈頭後,十幾個西裝保鏢一丟槍械,怒吼一聲拔刀衝上去。

嗖的一聲,就在他們包圍衝過去的時候,半蹲在車頂的黑袍老者突然間消失。

包圍過去的西裝保鏢目瞪口呆。

“散開!”

葉凡和鐵木無月同時厲喝。

黑袍老者不是憑空消失,而是移動速度太快給人錯覺。

說完之後,兩人如離弦之箭射出去。

隻是他們雖然第一時間衝上去,可是依然阻擋不住唐平凡的出手。

他像是一道虛無魅影,在十幾個西裝保鏢間來回穿梭。

速度之快,彷彿連續瞬間移位。

十幾個西裝保鏢防不勝防,一個個被扭斷脖子倒地。

“唐平凡,你要對付的是我們。”

葉凡冇有被這一幕嚇住,反倒噴出一口熱氣喝道:“衝我們來!”

“砰!”

唐平凡把最後一個西裝保鏢丟出去,隨後拍拍雙手望向葉凡和鐵木無月:

“冇了這些阿狗阿貓咬人,我就可以安安靜靜收拾你們了。”

“葉凡,鐵木無月,是不是冇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麵了?”

“冇法子,你們不僅炸死了永順國主,還一次次破壞我的計劃,嚴重打亂了我的部署。”

“我不能不除掉你們兩個。”

“不弄死你們兩個,鐵木金就要完蛋,他完蛋了,廈國就你們說了算。”

“如此一來,完顏若花也就成了廢棋,我的心血也就白費了。”

“而且我想到那個晚上,被你們拿捏,完顏若花被你們傷害,我心裡就堵著一口氣。”

唐平凡冷冷一笑:“所以我必須弄死你們。”

他原本不想再冒出來,想要好好把葉凡留下的傷養好,以及安心照顧完顏若花生孩子。

無奈屠龍殿贏得擂台一戰,還借兵三十萬。

這讓他看到鐵木金大勢已去。

他大罵鐵木金真是扶不起的阿鬥,同時準備截殺葉凡和鐵木無月。

他相信,隻要死了這兩個人,屠龍殿的勤王速度就能緩一半,鐵木金也不會一下子滅亡。

所以他不得不再度出來,鎖定葉凡和鐵木無月下手。

“弄死我們?”

鐵木無月哼出一聲:“你人多勢眾冇有受傷的時候都弄不死我們,現在又拿什麼要我們的命?”

葉凡也綿裡藏針開口:“看來我的殺手鐧給你教訓不夠深啊。”

唐平凡看著兩人不置可否冷笑一聲:

“我傷勢確實冇好,幫手也冇帶,但你們一樣有傷在身。”

“而且我相信我的身體恢複能力,比你們要強上三分。”

“所以我吊打你們兩個毫無壓力。”

“至於葉凡的殺手鐧,我就不信受傷的他,能夠輕易使出來。”

“就算他拚著精疲力儘使出來,我今天也不怕他。”

“彆廢話了,一起上吧,你們今天都要死!”

唐平凡還展示了自己一身護甲,有足夠信心應付葉凡的屠龍之術。

“你不該說這句話!”

就在這時,一話傳來,接著一道白影一閃而至,一手抓向唐平凡的咽喉。

又快又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