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隨著雙方一聲令下,焰火他們和鐵木殘兵混戰一起。

在鐵木金握著金色針筒準備隨時使用時,遠處響起了一陣汽車轟鳴動靜。

在光城是不會有唐若雪的援兵,所以鐵木金眼睛亮了起來。

他一邊收起金色針筒,一邊大聲吼叫:“擋住他們,擋住他們,援兵就快到了。”

唐若雪他們聽到動靜也是臉色一變。

如果不能儘快殺死鐵木金,而被鐵木金援兵圍住,今天怕是要完蛋。

想到這裡,他們更加瘋狂地攻擊。

隻是六名灰衣老者很是強大,六把長劍死死封鎖著通道。

衝鋒過去的唐氏傭兵基本橫死。

焰火、白鷹和鱷女聯手攻擊也被壓製了回來。

唐若雪轟出了好幾槍,卻被他們從容躲開。

“唐若雪,你等著死吧,等著死吧。”

見到焰火他們無法靠近自己,鐵木金臉上獰笑起來:

“你們有一個算一個,全要死。”

今天的晦氣,都會用這些人的血來洗刷,他盯著焰火等人惡狠狠的道:

“我要把你們全部活抓了,一個個剝皮、抽筋、喂鯊魚。”

鐵木金麵容扭曲發下毒誓,一定要讓唐若雪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唐若雪喝出一聲:“我要你的命,神仙都救不了!”

說完之後,她派出一隊人去阻擊,接著又對鐵木金轟出幾槍。

隻是她彈頭雖然精準,但都被金布衣用盾牌擋了出去。

“拿槍來,我要轟掉他們。”

看到唐若雪對自己不斷開槍,鐵木金的眼神陰冷了起來。

鐵木戰兵擔心胡亂掃射誤傷到同伴,鐵木金卻不怎麼在乎他們生死。

他直接從手下身上拿過一把長槍,輕車熟路地打開保險。

接著他提著槍踏前一步,冷眼盯著廝殺現場。

忽然,他右手一抬,一顆子彈射出。

“砰!”

一名唐氏傭兵腦袋開花,悶哼一聲跌出了幾米。

鐵木金又是一轉槍口,砰!又轟出一槍。

彈頭擦著焰火的耳朵而過,如不是後者反應及時,隻怕已經被爆掉腦袋。

但後麵一名唐氏傭兵被打中腹部,整個人重重地向後跌飛出去。

鐵木金不輸給唐若雪的槍法,給焰火他們帶來一股壓力,攻擊強度弱了三分。

鐵木金連連得手狂笑不已:“王八蛋,來偷襲本少,全給我死!”

他對著唐氏傭兵瘋狂扣動扳機。

唐若雪見狀也抬起長槍不斷射擊,把鐵木金的彈頭全部打落。

在唐若雪打光彈頭的時候,鐵木金也哢哢哢冇了子彈。

“嗖嗖!”

焰火、白鷹和鱷女雙手一揚,六把飛刀射向了鐵木金。

隻是還冇觸碰到後者,六名灰衣老者手腕一抖,利器劈下,斬掉了飛刀。

焰火他們再度雙手一甩,六枚炸雷砸了過去。

隻是六枚炸雷剛丟在半空,就被六把長劍彈了回去。

接著炸雷在焰火他們四周爆炸,讓好幾名唐氏傭兵被炸飛。

焰火他們也滿臉汙垢受了輕傷。

他們不敢再丟炸雷了。

看到久戰不下,唐若雪俏臉一沉:“臥龍,殺了他們。”

一道殺機瞬間騰昇。

“嗖!”

臥龍赤手空拳的衝了過來,口中發出尖銳的嘯叫聲。

隨著這一記嘯叫,焰火他們都跟著不要命了似的攻擊。

更可怕的是,空中響起霹靂般的弩箭以及飛刀的顫音。

六名灰衣老者一邊格檔著焰火等人攻擊,一邊撥打著傾瀉過來的暗器。

同時躲閃著唐若雪的冷槍。

暗器和冷槍都相當淩厲,讓他們的防守出現了一絲空隙。

此時,臥龍如輕煙一般貼近過來。

“殺!”

四個灰衣老者吼叫一聲,四劍全力砍向飄來的臥龍。

對於毒蛇一樣的長劍,臥龍敏捷地一抬雙手,直接拍斷兩把鋒利的長劍。

接著他掌心一壓砰砰拍在兩人的胸口上。

“撲撲!”

兩人幾乎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像是斷線風箏一樣後跌。

臥龍冇有就此停滯,掌心一變,化成拳頭。

他向兩側狠狠一掃,打中後麵兩人下巴。

“哢嚓!”

一聲脆響,兩人下巴碎裂,慘叫著摔了出去。

這個時候,最後兩名灰衣高手已經手持長劍,刺中了臥龍的衣衫。

隻是剛剛碰到,臥龍就跟風車一樣,往上空一翻。

兩人一刺就落了空。

在他們臉色钜變的時候,臥龍已站在他們背後。

他手裡折斷的兩把斷劍,毫不客氣刺入他們腰眼。

冇有護甲遮住的地方。

一股鮮血噴了出來。

“撲!”

劍尖刺入他們肌肉後,臥龍就飄然離開,直奔鐵木金他們過去。

焰火、白鷹和鱷女幾人手起刀落,給重傷的敵人咽喉補上一刀。

金布衣見狀橫在鐵木金麵前。

“砰砰砰!”

就在金布衣要跟臥龍一戰時,來路又是一陣車子轟鳴。

接著車燈大作,無數彈頭飛射過來。

十輛白色悍馬車呼嘯著抵達現場。

車門打開,探出幾十支微衝瘋狂射擊。

車頂也架起了幾挺加特林掃射。

五十名鐵木暗衛趕赴過來營救鐵木金。

六名阻擋的唐氏傭兵躲閃不及,身子砰砰砰中彈,慘叫著摔倒在地。

身上全都血跡斑斑,防彈衣都被密集彈頭打碎。

同一時刻,唐若雪他們剛纔占據的山丘,也響起了一陣密集槍聲。

幾名扼守製高點的唐氏傭兵慘叫摔了下來。

幾名身穿黑衣的鐵木高手現身,奪過地上熱武器壓製唐若雪等人。

“趴下,趴下!”

唐若雪見狀一邊發出示警,一邊翻滾在地躲避。

焰火、光頭女子和白髮男人也都閃開躲在裝甲車後麵。

接著他們也都拿起武器迅速反擊。

隻是鐵木暗衛的火力無比強大,打得裝甲車噹噹噹作響。

路上的石頭和附近的草木,更是哢嚓哢嚓碎裂。

焰火他們被打得一時抬不起頭。

鐵木金連連怒吼:“殺了他們,給我殺死他們!”

槍聲更加刺耳,彈頭也更加密集。

幾名唐氏傭兵冒險掏出炸雷丟出,隻是身子剛剛探出就被打成碎片。

炸雷也在半空轟一聲爆炸,讓眾人下意識低頭躲避。

“砰!”

唐若雪趁機扯過一具屍體丟出去。

在敵人本能對著屍體掃射的時候,唐若雪抬手三槍精準打了出去。

三名手持加特林的敵人腦袋一震栽倒下來。

接著她又點射兩槍,乾掉兩個扛著火箭筒的敵人。

隻是雖然倒下五名鐵木暗衛,但敵人不僅冇有畏懼,反而更加瘋狂射擊。

一係列重武器向唐若雪招呼,打得她麵前裝甲車噹噹噹亂震。

巨大沖力都差點讓她吐血了。

山丘打過來的彈頭也威脅著她的性命。

“王八蛋!”

唐若雪懊惱鐵木金狡猾無恥之餘,也後悔自己剛纔冇聽臥龍的話扼守山丘。

不然敵人就不可能輕易偷襲得手反過來壓製自己。

不過她也清楚,如果她帶著臥龍等人扼守山丘,焰火他們又不夠實力殺鐵木金。

殺鐵木金,還是需要她親自介入。

這一場伏擊戰,也註定要速戰速決,所以她帶著人衝鋒合圍很正常。

否則焰火等人久戰不下就會被鐵木援兵反過來包圍。

可惜她考慮到了一切,唯獨冇算到鐵木金在自己地盤還帶著暗衛。

這讓局勢嚴峻起來。

焰火抽調了幾個唐氏傭兵衝鋒山丘,但衝到一半又被壓了回來。

幾個唐氏傭兵也倒在衝鋒的路上。

焰火扯著一個盾牌連滾帶爬來到唐若雪身邊,臉上帶著一股焦慮喊道:

“唐小姐,不行了,這些敵人來的太快,火力太強,戰鬥力也勝過鐵木戰兵。”

“我們現在根本消滅不了鐵木暗衛,也搶不回山丘製高點。”

“我們必須突圍撤離了。”

他呼吸急促:“不然再過十分鐘,大批敵人援兵趕赴,咱們就死翹翹了。”

今天幸虧下雨,不然直升機早到了。

臥龍也出聲勸告:

“唐小姐,鐵木金這支暗衛來的太快了,咱們不能久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