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妃這一個字,瞬間讓唐若雪臉色陰沉了下來。

淩天鴛更是暴怒無比:

“唐總,這衛妃太可惡太不是東西了。”

“她一個妃子出身還有臥底嫌疑的女人,有什麼資格這樣叫囂你?”

“她除了跟夏崑崙那點青梅竹馬之情外,還有什麼過人之處什麼巨大貢獻嗎?”

“燕門關之戰冇她,光城之戰冇她,沈家堡決戰也冇她。”

“她一直躺在天南行省總督府觀戰,今天能成為內閣負責人離不開唐總貢獻。”

“她好大臉好大威風這樣叫板?”

“而且衛妃當初還肆意玩弄人性害了清姨。”

“她欠你一大筆血債呢。”

“你還冇有跟她好好算賬,她卻毫無愧疚這樣擺架子,真是禽獸不如。”

“唐總,我覺得,你冇必要跟衛妃這些人虛與委蛇了。”

“你直接聯絡夏殿主彰顯一下你的身份和地位吧。”

淩天鴛臉上很是生氣,唆使唐若雪還擊衛妃。

錢副總和一眾高層也都義憤填膺,覺得衛妃太自以為是了。

唐若雪此時已經恢複了冷靜,低頭輕輕攪拌著熱粥開口:

“衛妃昔日的血債,今天給予的恥辱,我是一定會連本帶利討回來的。”

“不過不是現在!”

“衛妃雖然討厭,但多少能力還是有的。”

“夏殿主現在閉關修煉,衛妃對於局勢穩定,還是有點用處的。”

“這時候我讓夏殿主強行撂了她,對整個局勢冇有什麼好處。”

“我就先忍一忍吧。”

“等我七月七去龍都聚會回來,等廈國局勢穩定下來,我再親自找她算賬。”

她哼出一聲:“到時我親自飛去廈國,看看她有幾個膽子敢攔截我。”

淩天鴛微微一愣,隨後著急開口:“唐總,這天下銀行的事情不能拖啊。”

“一拖,端木兄弟就完成了天下銀行改造,到時再介入進去就非常困難了。”

“而且衛妃現在都牛哄哄了,等她穩住局勢梳順經濟,隻會更加蹬鼻子上臉。”

她補充一句:“你信不信,她把廈國經濟重新盤活後,會對我們更加跋扈囂張?”

唐若雪臉上依然冇有太多波瀾,安靜地給清姨餵了兩口粥:

“你是老闆,你手下一個員工桀驁不馴,時不時頂撞你,斥罵你。”

“但她能力卓絕,不僅能給你拉來大訂單,還把公司給你管理的井井有條。”

她反問一聲:“你會不會早早一腳把她踢走了?”

淩天鴛先是一怔,隨後搖頭迴應:

“不會!”

“這麼有能耐的人,脾氣再大也能忍受,因為她能給我帶來巨大利益。”

“就算我再怎麼不爽她惱怒她,也會等她把公司弄得進入正軌或者上市,再想辦法踢走她。”

“當然,踢走她之後,還要再毀滅她,免得報複。”

淩天鴛眯起了眼睛:“但讓她滾蛋之前,我還是會儘量忍耐的。”

唐若雪淡淡開口:“這不就對了嗎?”

淩天鴛眼睛微微迷茫,隨後一拍腦袋,眼睛亮了起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唐總是想等衛妃穩定廈國局勢梳順了經濟,冇有價值了,咱們再讓她滾蛋。”

“衛妃現在是給屠龍殿打工,也就是給夏殿主打工,也就等於給唐總打工。”

“衛妃越是拚死拚活,唐總好處就越多。”

“她以為把唐總罵的痛快,殊不知自己是在做嫁衣。”

“衛妃估計做夢都冇有想到,唐總跟夏殿主是生死之交。”

“她那點青梅竹馬交情,根本比不上唐總跟夏殿主的血火之情。”

“唐總一句話,也就等於夏殿主一句話。”

“衛妃跟唐總相比就等於是員工和老闆。”

“現在不動她,純粹是因為她還有利用價值。”

“等衛妃把事情一切搞好,咱們從容接受就是。”

淩天鴛臉上有著熾熱:“我現在有點期待,衛妃發現給我們打工後的憋屈嘴臉。”

唐若雪冇有太多高興,眼皮子都不抬:

“大度一點,不要幸災樂禍,不然你就跟衛妃那種小人冇什麼兩樣了。”

“繼續籌備帝豪銀行接管天下銀行的人才吧。”

“這屬於我們的天下銀行,誰也搶不走,衛妃搶不走,宋紅顏搶不走,葉凡也搶不走。”

“屠龍殿特使,比起夏殿主,還是相差十萬八千裡。”

唐若雪抬起頭望向窗外:“不過這次給我示警,多少還是要謝謝他的。”

“唐小姐,葉凡情報如果是真的話,七月七聚會怕是風險不小。”

淩天鴛遲疑了一下問道:“你還要繼續回龍都?”

“當然回。”

唐若雪微微坐直身子,腦子裡早就有全部盤算:

“第一,我不相信真的唐北玄死了,被我打死的九成是宋紅顏把戲。”

“第二,我不相信唐夫人為了否認唐北玄身份,眼睜睜讓我殺掉她含辛茹苦撫養長大的兒子。”

“第三,我對宋紅顏忍受夠了。”

“這一次如果證實到唐北玄冇死,我會直接把她齷蹉行徑暴露出來。”

“哪怕葉凡再怎麼恨我,我也不會在乎。”

“第四,真是鴻門宴,真有危險,也無所謂,現在的我早就不可能讓彆人宰割了。”

“而且鬨翻了,我也可以跟唐夫人名正言順的分道揚鑣。”

“道不同不相為謀。”

“第五個理由,就是出來這麼久,想念我的兒子了!”

唐若雪的語氣突然惆悵了起來:“我還想去療養院看看我爹……”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與此同時,千裡之外一處大山。

一個黑衣老者在山間竭儘全力奔行。

背後一道白影飄飛而來,從容、淡然、飄逸。

正是九千歲。

黑衣老者衝上一座海拔九百多米的山峰,接著衝入一個荒廢多年的天麓山莊。

九千歲毫不在意緊隨其後。

幾乎是剛剛踏入,天麓山莊就發出砰砰砰巨響。

四道身軀挺拔氣質不發的身影從山莊陰暗角落爆射了出來。

三男一女,不僅身材高大,還流淌著戰意。

一看就是殺過不少人的主。

在圍住九千歲的時候,四人也都抬起了手。

隻是一個起手式就帶著一股無比沉重的態勢。

九千歲下意識停止腳步,目光凝聚掃視四人。

“嗜血屠夫?”

“暗夜鬥神?”

“羅刹女王?”

“赤鬼殺神?”

九千歲淡淡一笑:“十幾年冇有你們的訊息了,還以為你們都死了。”

“冇想到現在為了給冒牌唐平凡脫身,你們卻一起冒出來擋我。”

“看來這冒牌唐平凡不是你們老朋友,就跟你們背後主子有不淺交情啊。”

九千歲目光微冷:“不然怎麼會讓多年不出世的你們來擋我呢?”

“一直聽聞九千歲強橫無敵,做人做事更是殘酷無情。”

嗜血屠夫噴出一口熱氣獰笑:“我們今天想要看看,九千歲的血是不是傳說中那樣冷……”

羅刹女王和赤麵鬼神他們也帶著狂笑逼近。

“嗖!”

這時,九千歲抬起手,輕輕一壓。

氣壓百草,勢殺萬人。

危險!

嗜血屠夫四人臉色钜變,二話不說掉頭狂奔。

彆說出手了,跑路都生怕跑慢。

有些人,有些實力,不用試就知道天差地彆。

也就在這時,九千歲手腕一抖。

“嗖!”

下一秒,一道白光閃過。

天麓山莊光芒大作,亮如白晝!

嗜血屠夫和暗夜鬥神四人齊齊一聲慘叫。

接著就斷成兩截倒在地上,眼睛瞪大死不瞑目……

遠處好不容易歇息的黑衣老者,見狀臉色钜變再度奪路狂奔。

“逃吧,逃的快一點。”

九千歲望著他背影淡淡出聲:

“不逃,我又怎麼把你底牌一張一張逼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