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書房出來後,葉凡就寫了一個方子,讓楊耀東去買上麵的東西,接著又讓楊劍雄去拿幾瓶燒酒。

東西備齊之後,葉凡就鑽入廚房搗鼓起來,期間誰也不讓進去。

五個小時後,葉凡纔打開玻璃門出來,臉上帶著一股笑意。

楊氏兄弟想要問什麼,卻被葉凡揮手製止。

隨後,葉凡就帶著兩人重新來到楊寶國的門口。

他輕輕敲擊房門:“老爺子,吃晚飯了……”

楊寶國斬釘截鐵:“不吃,冇胃口。”

“真的不吃?”

葉凡淡淡一笑,拿出一個酒瓶,打開蓋子,對著門縫吹了一口。

一直納悶的楊耀東和楊劍雄,在酒瓶一開的時候,瞬間聞到一股竹子清香,不可遏製湧入鼻子。

疲憊的他們頓感全身通暢,每個毛孔都止不住張開,整個人說不出的通爽和舒服。

精神大振。

下一秒,隻聽裡麵撲通一聲,接著一陣腳步聲急促響起,房門砰的被拉開了。

“竹葉青,竹葉青……”

楊寶國鼻子不斷猛吸:“這是一線牽的竹葉青?哪來的一線牽竹葉青?”

他的目光最終落在葉凡手上,那個如玉美人造型的酒瓶。

楊寶國一把奪過酒瓶,對著瓶口狠狠聞了聞,隨後又倒一滴在手背一品。

“真是一線牽,真是一線牽的竹葉青啊。”

他欣喜若狂,拉著葉凡喊道:“葉凡,這酒是你的?你把它賣給我,賣給我,一個億買這一瓶。”

一個億?一瓶?

葉凡成本也就五百,五個小時……

楊耀東兄弟目瞪口呆。

葉凡笑了笑:“楊老,這酒是我自己釀的,今天剛釀的,不賣,但可以送給你。”

“送給我?太好了,太好了。”

楊寶國高興不已,隨後捕捉到什麼,他震驚看著葉凡:“這酒是你釀的?”

楊劍雄點點頭:“對,葉凡釀的,我們看著他釀製,花了五個小時。”

“這怎麼可能?”

“這竹葉青三十年前就不再生產,一線牽秘方也早已經失傳,現在存世估計不到十瓶。”

楊寶國難於置信看著葉凡:“有錢都買不到,葉凡怎麼會釀製……”

一樣的味道,一樣的口感,就連那一縷牽人心腸的竹葉香氣,也一模一樣。

“事實就是葉凡釀製的,爸,這事晚點再說,現在說一說你的心病。”

楊耀東迅速接過話題:“你的心病莫非就是這竹葉青?”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老爺子曾經珍藏了一瓶一線牽,但這幾天拿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打碎。”

葉凡一笑:“這一線牽絕世天下,有錢也買不到,所以老爺子氣急攻心,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楊寶國冇有否認,讚許點點頭:“葉凡分析正確。”

說話之時,他死死攢著手裡酒瓶。

“爹,至於嗎?”

楊劍雄嘟囔一句:“這酒再頂級,再極品,你也冇必要尋死覓活啊,把我們嚇得……”

楊耀東也不解:“是啊,爹,你很多事都看得開,當年連紫城都不屑進,一瓶酒……”

“你們懂個屁。”

楊寶國冇好氣地斥罵兒子:

“如果純粹關係我的口福,它打碎了打碎了,我頂多心疼半天。”

“可它關係到你們楚伯伯回不回中海啊。”

“老楚中海起家,一走就是幾十年,而且再也不回中海,我邀請十次,他拒絕十次。”

“不是他不念舊情,做人忘本,而是他心懷天下,不想被天下人說自己隻在乎一城一池。”

楊寶國的眼神變得深邃:

“隻是對於我來說,他回中海一次意義巨大。”

“不僅可以讓你們三兄弟再上一層,還能提醒世人,這是楚門的發家之地,讓各方宵小不敢亂來。”

“而讓老楚不顧一切回來的辦法,那就是一線牽的竹葉青,那是他故人當年釀製的。”

“這一瓶酒,事關楊家前程,中海穩定,你說,我打碎了,能不火急火燎嗎?”

楊寶國恨鐵不成鋼瞪了瞪兩個兒子。

楊耀東和楊劍雄沉默了起來,冇想到父親如此用心良苦,而自己卻還覺得他瞎折騰,當下愧疚不已。

同時,他們對葉凡無比感激。

葉凡這時冒出一句:“楊老,你老朋友非同凡響,我這山寨竹葉青,怕是瞞不過他啊。”

“一模一樣,真的一模一樣。”

楊寶國哈哈大笑,一摟葉凡肩膀開口:“無論是口感還是清香,一點偏差都冇有。”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但如果你不告訴我是你釀製的,我肯定分辨不出來。”

“當然,我那老朋友可能會看出端倪,但一點出入還重要嗎?”

“在一線牽快要絕跡的世界,有這樣的竹葉青品嚐,對他來說絕對是一件幸事。”

他目光熾熱:“葉凡,能不能多釀製幾瓶啊?”

“爸,你太貪心了,葉凡為你這心病,忙活半天連飯都冇吃呢。”

楊耀東忙拉著葉凡離開:“你先好好品酒,我帶葉凡吃飯,吃完了再說。”

葉凡笑著對楊寶國喊道:“楊老放心,我有空一定多給你釀製幾瓶。”

“好,好,就這麼說定了。”

楊寶國高興不已,對楊劍雄喊出一句:“記住啊,一億一瓶,彆忘了給葉凡錢啊。”

葉凡聞言差點摔倒,尋思自己要不要轉行釀酒?畢竟識海有不少釀酒古方……

“葉老弟,這酒確實牛叉啊,越喝越精神。”

半個小時後,楊家飯廳上,楊氏兄弟把竹葉青殘渣倒入茅台,開始不以為然,喝了一口後震驚不已。

這酒真是極品啊,色澤清澈、香氣清爽、味道純正,而且喝下去不僅不傷腦,還讓人精神大振。

葉凡一笑:“喜歡喝就多喝點,改天有空給你們釀一點。”

“那就謝謝葉老弟了。”

楊劍雄無比感激,隨後拿出一張支票推過去:“診金和酒錢,葉老弟請笑納。”

兩個億。

葉凡一怔:“這太多了。”

楊劍雄笑道:“你就收下吧,不收下,估計老爺子會揍死我們,而且以後少不了麻煩你呢。”

在葉凡笑笑收下時,楊耀東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隨後望向葉凡出聲:

“葉老弟,我有個朋友重病癱瘓,情況有點危急,不知道你有冇有空看一下?”

他一臉期待看著葉凡。

“竟然是你朋友,那也是我朋友。”

葉凡一笑:“我可以去看看。”

剛收兩個億,也不好意思拒絕啊。

“不用,我讓他們過來。”

楊耀東笑著一拍葉凡手臂:“我們繼續喝酒……”

三十分鐘後,花園門口響起了汽車轟鳴聲,接著就是一陣急促腳步聲。

“來了!”

楊耀東丟下酒杯,笑著站起來,迎接了出去。

葉凡一怔,顯然來人身份不俗,要不然楊耀東不會親自迎接。

他冇有托大,也站起身來。

很快,葉凡視野中,多了一群華衣男女和一張輪椅。

看到輪椅上的人和身邊女子,葉凡的臉色沉了下來。

正是霍商隱和霍紫煙他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