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冰冰,瘋子他們都指證你了,還不向葉少認罪?”

納蘭華也聲色俱厲喝道:“江湖兒女,做了就是做了,痛快一點。”

“會長!”

柳冰冰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卻沉默了起來。

她知道納蘭華不會庇護自己了。

不過她也冇有背鍋,而是掏出一部手機,直接調出一個視頻投放在大螢幕。

大螢幕很快出現一副活色生香的畫麵。

一床,一男,一女。

正是在打撲克的納蘭華和柳冰冰。

淩安秀頓時低頭躲避兒童不宜的畫麵。

納蘭華一邊洗牌,一邊給柳冰冰下令,讓她利用熊六王子對付淩安秀。

他還從容不迫道出他的計劃,就是讓熊王子欠債,走投無路,車禍橫死拉淩安秀下水。

這一個視頻出來,全場一片嘩然。

這是徹底指證了納蘭華纔是真正幕後黑手。

柳冰冰算是一刀致命!

納蘭華臉色钜變:“柳冰冰,你——”

“會長,對不起,我不想出賣你!”

柳冰冰一臉淒然:“隻是我背不起這個黑鍋!”

瘋子都能嗅到死亡氣息,柳冰冰這個聰明女人,又怎會不知道背黑鍋的下場?

而且把納蘭華陷入進去,讓他承受葉凡和五大外使怒火,她這條小魚反倒有機會撿到生路。

“砰!”

夏國外使二話不說就是一把掀翻桌子。

他粗暴無比:“從現在起,黑箭商會就是夏國的死敵。”

象國外使拿出了手機:“傳我命令,所有象商終止跟黑箭商會一切合作。”

狼國外使一樣傳令:“通告橫城各大狼國商會,全麵製裁黑箭商會業務。”

南國外使也一聲令下:“誰是黑箭商會的朋友,誰就是我們五大使的敵人。”

熊國外使更是對手下喝道:“派人接管熊六王子,揪出幕後黑手,讓錦衣閣給我們交待。”

五大外使間不停歇地發出一連串指令。

每一個指令都是針對黑箭商會,而且是往死裡整的態勢。

他們還逼迫各方勢力站隊。

黑箭商會和五大使之間隻能選一個。

非友即敵。

這一係列動作,不僅讓柳冰冰和黑箭骨乾慌亂起來,中山裝老者和唐裝老者也都臉色蒼白。

他們全都清楚五大外使這些人蘊含的能量。

一旦五使聯手絞殺黑箭商會,黑箭商會一個晚上就崩盤,歐陽媛也護不住。

如果自己依然站隊納蘭華,那不僅自己倒黴,家族也會被殃及。

於是中山裝老者和唐裝老者他們起身,像是毒蛇咬了一樣遠離納蘭華。

他們還板起臉對納蘭華怒吼:

“納蘭老狗,想不到你乾出這種事!”

“下毒王子,設局淩總,羞辱葉少,還有人性嗎?還有王法嗎?”

“我們恥於跟你這種喪儘天良的畜牲為伍。”

“真是瞎了我們眼睛,會被你矇蔽成為朋友,還腦子進水來這赴宴。”

“從現在開始,我們跟你一刀兩斷,不,我們要一起製裁你。”

“正義必勝!正義必勝!”

幾個華貴老頭揮舞拳頭喊叫口號,一副要弄死納蘭華的態勢。

一眾女星和賓客也都紛紛遠離黑箭骨乾。

他們還對葉凡惶恐解釋:“葉少,我們今晚純粹路過,跟納蘭華不熟,不熟!”

一眾黑箭骨乾麪如死灰望向了納蘭華:“會長……”

這是要他拿主意,也是要他妥協。

葉凡望著納蘭華淡淡出聲:“納蘭會長,要不要搬出歐陽媛?要不要搬出大靠山啊?”

納蘭華也是額頭不斷冒出汗水。

他清楚自己遭遇到了最大危機。

今晚如不讓葉凡滿意,黑箭商會分崩離析,他也會牢底坐穿甚至被滅口。

單單威逼利誘熊六王子去撞車就足夠他粉身碎骨了。

涉及到兩國事件,歐陽媛會毫不留情拋棄他,大靠山更不會包庇他。

他唯有靠自己化解今晚凶險纔有活路。

想到這裡,納蘭華擦擦汗水,隨後昂首挺胸。

他一邊把佛珠放在左手把玩,一邊看著葉凡如水平靜開口:

“葉少,你今晚確實氣勢洶洶,占據優勢,還逼得我無話可說。”

“隻是我想要告訴你,你以為這樣就能懾服我壓死我,那是異想天開。”

“就如我剛纔所說的,我不是什麼任人可欺的阿狗阿貓,我有自己的靠山。”

納蘭華聲音洪亮:“葉少要踩死我,還差一點。”

葉凡饒有興趣:“要搬出歐陽媛?”

納蘭華摘下佛珠放在手裡把玩,一副底氣十足的態勢:

“我的底牌很嚇人,也很機密,不便在眾人麵前展現。”

“葉少,行個方便移步休息室聊兩句?”

他手指一點大廳角落一間毫不起眼的小房間。

葉凡捏著酒杯一笑:“不便在眾人麵前展示?”

淩安秀擔心葉凡,示意他不要過去,誰知道納蘭華會不會狗急跳牆?

“冇錯,底牌巨大,擔心暴露出來嚇倒大家。”

納蘭華昂著脖子哼道:“怎麼,葉少不敢給個方便,擔心我傷害你?”

淩安秀拉著葉凡微微搖頭。

“好,我就給你一個方便。”

“安秀,冇事,我能保護自己,他也不敢玩花樣。”

葉凡拍拍女人的手:“我去去就來!”

沈東星帶著人先快半拍衝過去檢查,確認冇有危險後就帶著人出來。

他畢恭畢敬對葉凡出聲:“葉少,裡麵安全。”

納蘭華保持著冷冽,向前方一側手:“葉少請。”

隨後,他一邊風輕雲淡運轉著佛珠,一邊跟著葉凡前行走入休息室。

眾人看著納蘭華泰然處之的態勢,臉上都有著驚訝和敬佩。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這個時候了,納蘭華還毫無畏懼。

難道納蘭華還有可以對抗葉凡的大靠山?

不然怎麼會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

淩安秀也是微微迷惑:

五大外使一出,長孫司玉也不夠看,不知道納蘭華仗恃什麼?

在眾人忐忑不安又好奇的目光中,葉凡和納蘭華走入休息室。

幾乎是剛剛走進去,納蘭華就反手砰一聲關門。

在葉凡端著酒杯在一張沙發坐下時,納蘭華丟掉佛珠‘撲通’一聲跪下:

“葉少,剛纔外麪人多,是我不對,我給你跪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