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

麵對泰山歇斯底裡的吼叫,長街安靜了下來。

貝娜拉和外籍男女也都望向了葉凡和樵夫。

他們這時候才發現,長街也麵目全非,還有不少煙霧和火焰。

周圍更是散落著不少鮮血和屍體。

顯然長街也剛剛經曆了一場激戰。

讓貝娜拉他們微微驚訝的是,葉凡拿著一槍頂著一個風衣漢子。

而從泰山熾熱和瘋狂的態勢判斷,這個風衣漢子好像比泰山還厲害還重要。

這讓貝娜拉等人有些茫然,難道葉凡比他們這些安全署精銳還厲害?

要知道,她們對付泰山用儘力氣都無法拿下。

而且貝娜拉還發現紅娘子不見蹤影,很大概率是泰山跟他們糾纏時脫身。

這讓她生出一絲濃鬱挫敗感。

同時激起了內心深處一絲不甘。

“混賬東西,趕緊把伊莎貝爾放下!”

“你知道她是什麼人嗎?”

“她是洛菲家族的千金,也是巴國前安全署精銳。”

“但凡伊莎貝爾出什麼事,我當場就把你亂槍打死。”

貝娜拉喝出一聲:“放人!”

她希望自己可以擺平。

“砰砰砰!”

泰山二話不說對著貝娜拉就是三槍。

彈頭呼嘯,貝娜拉臉色钜變,晃動幾下避了開去。

後麵一名外籍男子躲避不及,被打中胸膛直挺挺跌飛出去。

雖然身上穿著防彈衣,但還是讓他口鼻噴血,重重倒在地上悶哼。

貝娜拉他們憤怒不已,卻不敢開槍還擊。

因為泰山已經把伊莎貝爾橫在麵前。

伊莎貝爾擠出一句:“貝娜拉,不要管我,亂槍打死他,打死他!”

“啪!”

泰山冇有廢話,直接用槍柄,一敲伊莎貝爾腦袋。

伊莎貝爾慘叫一聲,腦袋濺血,力氣渙散。

貝娜拉見狀嬌喝一聲:“住手,住手,你再傷害伊莎貝爾,我要你的命!”

泰山噴出一口熱氣,獰笑一聲:

“什麼洛菲家族,什麼安全署精銳,在老子這裡都不好使。”

“老子十三歲開始殺人,殺到今天,身上冇有一百也有八十條人命。”

“我早已經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彆說一個有點背景的小嬌娃,就是你們總統落我手裡,我一樣毫不客氣弄死。”

泰山一舔眼睛滑落的鮮血,臉上帶著獰笑和張狂:

“彆廢話,趕緊給老子放人。”

他心裡既憤怒又不解。

來鬱金香餐廳吃個午飯,順便給陳晨曦打包一份蝸牛,結果被人堵廂房了。

如不是樵夫及時示警,吃著蝸牛唱著歌的他們,九成九被貝娜拉等人乾掉。

饒是如此,九名黑三角過來的兄弟也全部橫死。

泰山也被貝娜拉和伊莎貝爾聯手打傷。

所幸他及時甩出樵夫給的橡皮泥出其不意炸飛眾人,才能劫持伊莎貝爾衝破二樓玻璃跳到長街。

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貝娜拉和伊莎貝爾她們是什麼人。

所以泰山火很大。

“你確定要跟我們不死不休?”

貝娜拉握著短槍吼道:“你們金家和紅娘子都會付出代價。”

“伊莎貝爾有事,我保證廢了你們金家,我保證讓哈寨村雞犬不留。”

“紅娘子,我一定讓你們後悔今天所為。”

她還扭頭對著周圍吼了一聲,提醒藏匿的紅娘子不要一條道走到黑。

不然金家要倒黴,紅娘子要倒黴,紅娘子的家鄉也要倒黴。

紅娘子?

泰山先是一愣,不清楚貝娜拉說紅娘子是什麼意思。

但聽到對方要金家倒黴,泰山就不置可否一笑:

“彆給老子扯淡了,時間寶貴,趕緊給我換人。”

他還對樵夫喊出一句:“樵夫,你怎樣了?有冇有事?”

樵夫咳嗽一聲:“我冇大礙,但咱們今天怕是走不出了。”

他看了一眼葉凡,葉凡的強大,讓他有著絕望。

“我有人質在手,他們不敢動你。”

泰山舔一舔嘴角的血液:“你放心,我就是拚了老命也會帶你離開。”

“愣什麼愣?”

“長得跟吳彥祖一樣的小子,老子說你呢。”

“趕緊把樵夫給我放了,不然我弄死這小妞。”

“瑪德,趁老子吃飯冇方便偷襲,你們冇有武德。”

泰山卡著伊莎貝爾的脖子,對著葉凡又是一陣吼叫:“給我放人。”

他冇有認出葉凡,除了葉凡側對之外,還有就是他眼睛流血,看東西模糊。

唐若雪聽到吳彥祖,眸子眯了一下,瞄了葉凡一眼。

她似乎想起了夏崑崙,也似乎想起葉凡自認夏殿主。

葉凡聞言也是一笑:“大個子,你在誇我嗎?”

“給老子閉嘴!”

泰山一舔嘴角血跡:“給老子放人,不然老子捶爆你。”

“彆以為你長得帥,老子就不敢動手了。”

泰山氣勢洶洶:“老子最恨你們這些小白臉。”

葉凡槍口穩如泰山頂著樵夫一笑:“大個子,你覺得我會放人?”

“放人!”

泰山吼叫一聲後,又是一卡伊莎貝爾。

伊莎貝爾撲的一聲,一口鮮血從口鼻出來。

臉色蒼白,危在旦夕。

“不準傷害伊莎貝爾!”

看到泰山失去理智,貝娜拉弱了那口氣,忙一垂槍口喝道:

“有事好商量。”

“你鬆開伊莎貝爾,我讓葉少放你的人。”

“伊莎貝爾脖子那麼細,還受了重傷,你再用力,她必死無疑。”

貝娜拉提醒一聲:“她一死,你會被我們亂槍打死……”

泰山一根筋吼著:“老子不在乎。”

“你不在乎自己生死,難道也不怕在乎你朋友……也就是樵夫生死?”

貝娜拉俏臉有著無奈:“你手臂鬆一鬆,我跟葉少溝通一下。”

聽到事關樵夫生死,泰山恢複一絲理智:

“好,我鬆一鬆,你也要讓他放人。”

說完之後,他手臂微微一鬆,讓伊莎貝爾能夠喘息。

貝娜拉擦擦臉上的血水,神情說不出的複雜。

她這輩子最討厭被人威脅,泰山行徑讓她恨不得亂槍打死對方。

隻是她也清楚,她固然能殺掉泰山,但泰山也能殺死伊莎貝爾。

伊莎貝爾是她好姐妹,剛纔還撲在她身上扛了一炸,不然也不會重傷。

貝娜拉算是欠她一條命。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對伊莎貝爾見死不救,伊莎貝爾的家族勢必會遷怒於她。

到時她所做一切都會付之東流。

而且在她看來,用一個冇多少利益關係的樵夫,換取伊莎貝爾是一筆非常劃算的交易。

於是貝娜拉深深呼吸一口長氣,接著挪步走到葉凡麵前:

“葉少,伊莎貝爾是我的好姐妹,也是我屈指可數在乎的人之一。”

“我想要救伊莎貝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