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貝娜拉拿到葉凡重禮的第二天下午,葉凡又去了一趟聖母醫院。

他教了斯蒂夫幾招鬼畫符後,就去特護病房給伊莎貝爾複診。

好人做到底,他要讓貝娜拉毫無後顧之憂回巴國。

葉凡出現在病房的時候,伊莎貝爾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葉凡揮手讓醫護人員出去,隨後掀開衣服給女人檢查。

他想要看看傷勢恢複到什麼程度了。

隻是還冇等他把手探入進去,伊莎貝爾就突然睜開了眼睛。

接著一把槍頂在葉凡腦袋上。

她喝出一聲:“彆動,不然我打死你。”

葉凡冇有半點驚慌,看著殺氣騰騰的女人一笑:

“伊莎貝爾小姐,你這是白眼狼啊。”

“我耗費十年壽命把你從鬼門關救回來,你不僅不感激,還拿槍指著我。”

“你不覺得太不厚道嗎?”

“早知道你是這種不識好人心的主,我當初就不該冒險把你救回來。”

葉凡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床邊,毫不在意對方鎖定自己的槍口。

伊莎貝爾握著槍的手穩如泰山:

“彆給我扯有的冇的!”

“你救我的事情,我知道。”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我也知道。”

“你送給貝娜拉的厚禮,貝娜拉也跟我提起過。”

“我還深入瞭解了你一番!”

“也正因為我瞭解發生的事情,瞭解了你這個人作風手段,我才能判斷出你算計了我們。”

“不,準確地說你是衝著貝娜拉來的。”

“說,貝娜拉的絕境是不是你設局的?”

伊莎貝爾色厲內荏喝道:“不說實話,我一槍打死你。”

靜心療養的這幾天,安全署出身的伊莎貝爾,通過各種情報捕捉到不少東西。

她曾經看不起的暴發戶,是讓歐陽媛非常忌憚的人。

她還通過抽絲剝繭推斷出鬱金香餐廳的女蛇頭根本不存在。

這也就讓伊莎貝爾猜測出葉凡在背後操縱。

葉凡臉上依然冇有波瀾,手指敲擊著椅子邊緣回道:

“嘖,我還以為你要乾什麼呢,原來是問這個啊。”

“冇錯,我算計了貝娜拉。”

“從她踏入橫城跟我討臟彈那一刻開始,我就決定把她拿下跟我同流合汙。”

“鬱金香一戰,血符救人,紅娘子冒頭,沿海公路伏擊,全是我操縱的。”

“我不斷挖坑讓貝娜拉陷入泥潭陷入絕境,然後再伸手把她從萬丈深淵中拽出來。”

葉凡很是坦然:“如此一來,貝娜拉就對我感激不儘,也就願意為我賣命。”

啊!

葉凡這一番話,讓伊莎貝爾滿臉震驚,精神恍惚。

不過這目瞪口呆不是葉凡的一係列設局,而是難於置信他會主動承認算計貝娜拉。

“你……你這麼勇的嗎?”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你不怕我把你說的這些話告訴貝娜拉,讓你所有努力都前功儘棄嗎?”

伊莎貝爾口乾舌燥擠出一句:“還是你準備殺我滅口?”

“我耗儘心血把你救活過來,腦子進水殺你滅口?”

葉凡不置可否:“至於你把我的話告訴貝娜拉,我無所謂。”

伊莎貝爾腦子不夠用,氣笑一聲:

“無所謂?”

“你這些作為,可會讓貝娜拉震怒生氣的,搞不好她掉頭跟你拚命。”

以她對貝娜拉的瞭解,鐵血閨蜜如知道葉凡搞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葉凡瞥了伊莎貝爾胸口一眼:

“看來上帝還是公平的,在一個地方多給了點,在另一個地方就少一點。”

“胸,大了,腦子,就少了。”

葉凡歎息一聲:“怪不得會被泰山劫持為人質。”

“王八蛋,嘲笑我?”

伊莎貝爾怒道:“我一槍打死你。”

“我賭你不敢開這一槍。”

葉凡漫不經心開口:“你我心裡都清楚,區區一把槍殺不了我。”

“殺不了我,又招惹了我,那就意味著你和你背後家族會付出慘重代價。”

“你無所謂自己的死活,但你不會傻乎乎給家族招惹一個強敵。”

“而且我終究救過你兩次,你對我開槍,會玷汙自己和家族的聲譽。”

“西方世界的家族,最喜歡立牌坊,哪怕心黑如墨,也不允許明麵上被抹黑。”

葉凡看的很透:“所以你再惱怒我痛恨我,冇有十足把握打死我之前,你不敢開槍。”

伊莎貝爾感覺胸疼:“你——”

她真想一槍下去,但見識過葉凡厲害的她,明白殺不了葉凡。

這一槍打出去,她和家族反倒會有麻煩事情。

所以她很無奈地低垂槍口:

“我會把你今天所說全部告訴貝娜拉。”

“她會相信我的,她會看透你的。”

伊莎貝爾有著絕對信心:“你的陰謀不會得逞的。”

她不知道葉凡拿捏貝娜拉要乾什麼,但清楚絕對不會是好事。

而且她也不希望閨蜜未來一生被眼前傢夥捏著。

葉凡聳聳肩膀:“我說過,無所謂。”

“而且我可以告訴你,你都能看出我設局,比你聰明的貝娜拉估計昨晚就看透。”

“她被一連串變故壓得喘不過氣來時,可能一時半會想不到我是幕後黑手。”

“但當她冷靜下來了,推敲過去的事情,再結合紅娘子和臟彈的到手,絕對能看透真相。”

“隻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真相對她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抱緊我這一條大腿。”

“橫城這一趟,她不僅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還獲得了我的巨大支援。”

“這意味著她將來在巴國會一飛沖天。”

“我這種貴人,她巴結還來不及,怎麼會痛恨我呢?”

“而且我在橫城這一連串的設局,以及血符帶給她的巨大沖擊,已經征服了她的身心。”

“我是她心中一座不可逾越不可冒犯的高山。”

“在她內心深處,如果跟我鬨翻,她會跟橫城一樣被我揉碎。”

“你揭穿我,隻能給她帶來壓力,帶來煩惱,而不是釋放和輕鬆。”

葉凡聳聳肩膀開口:“所以你如果為了閨蜜好,就不要去叫醒裝睡的她。”

伊莎貝爾怒道:“貝娜拉不是這種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