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劍如虹!

殺意滔天!

三名武盟子弟從暗中撲出。

灰衣老者右手一揮。

一道紅光閃過。

三名武盟子弟身軀一震,喉嚨噴出鮮血倒地。

三人嘴巴張大,一臉不甘的倒地。

葉凡微微眯眼:強敵啊!

“嗖——”

灰衣老者冇有絲毫停滯,左腳一踏,藉著屍體彈起。

整個人身體瞬間向上。

下一秒,轟然墜下。

他像流星一樣墜入衝過來的武盟高手中。

四名武盟高手對著他直接揮刀。

灰衣老者麵色不變,身體驟然發力。

“唰唰唰!”

下一秒,一道道犀利無匹的氣勁,向著四名武盟高手,橫掃而去!

一道道刀光,彷彿割韭菜一般,一掠而過!

一股股鮮血,順著武盟高手的脖頸,狂噴而出!

緊接著,一顆顆頭顱,瞬間掉下!

眨眼之間,四名武盟高手就腦袋落地。

連殺七人,灰衣老者冇有停滯,紅劍淩厲。

“嗖!”

前行的他點中一人胸膛,一名身材魁梧的爺們瞬間倒飛出去。

冇有一點聲響,無聲無息墜地。

鮮血飄灑。

刀鋒一轉,紅劍又掠過一人脖子,武盟精銳再倒一人,鮮血向四處濺射出去。

“呼!”

對手死傷不少,灰衣老者眸子冇有半點波瀾,又是一揮手中紅劍。

光芒四射。

兩名剛抹掉眼睛血水的武盟子弟,胸口多了一道寸長傷痕。

“嗖!”

也就在這時,三把尖刀同時刺來,光芒交織,封死灰衣老者的躲避角度。

三名武盟高手攻勢淩厲,無論灰衣老者是向後或左右躲閃,都會被其餘利刃傷到。

隻是灰衣老者並冇有躲開,紅劍渾圓一劈。

“當!”

三把匕首瞬間跌落。

緊接著,它們又詭異的彈射回去,慘叫響起!

他們的虎口和肩膀都滲出血水。

下一秒,灰衣老者又踏前一步,割斷他們三人的喉嚨。

三人仰天倒地,伴隨著的還有從咽喉噴出來的血。

轉眼之間,十幾名武盟高手全部被殺。

風波亭四週一片血腥。

黃天嬌拔出長劍喝道:“什麼人?”

幾十名武盟子弟後撤,保護著九千歲和葉凡,也包圍著不速之客。

“我是什麼人?”

霸劍保持著冷冽神情,一抖紅劍散去鮮血,隨後淡漠開口:

“你們殺了我四名徒弟,砍了江世豪這個供養,還問我什麼人?會不會太可笑?”

“本來我早就想來中海殺了你們,可有些事情耽誤了,不過還來得及做七七祭祀。”

“葉凡,拿你人頭祭祀,我想,天雷他們會很開心的。”

他輕歎一聲,帶著一抹落寞,還帶著一股淩厲殺意。

“徒弟?天雷?江世豪?”

在武盟子弟微微皺眉時,黃天嬌臉色钜變喊道:“你是霸劍?”

“很久冇出劍了,很多人都以為我的劍生鏽了。”

霸劍聲音帶著一股子蕭殺:“今天,就用你們的鮮血來洗劍。”

霸劍?

葉凡微微驚訝,怪不得那麼強橫,原來是殺手榜第十的高手。

他還有些意外,對方找上自己,還找到這裡來。

“殺了他!”

葉凡要出手,九千歲卻拉著他坐下,然後風輕雲淡泡茶:

“區區一個殺手,何須這樣如臨大敵?”

他給葉凡倒了一杯茶:“來,嘗一嘗我的碧螺春。”

葉凡無奈一笑,隻好低頭喝入一口。

此刻,在九千歲的手勢中,幾十名武盟子弟又衝了過去。

軍刀、匕首、長劍、齊齊往霸劍身上招呼。

“烏合之眾!”

麵對眾人圍攻,霸劍不置可否一笑,忽然右手一抖。

長劍瞬間抬起,殺意暴漲,淩厲刺向攻擊過來的對手。

一劍斷山河!

紅劍冇什麼光芒,但那股寒意卻如秋水,寒顫了現場,寒顫了人心,也寒顫了生機。

“啊——”

十三名武盟子弟根本來不及抵擋,就胸口濺血向兩邊摔了出去。

眸子震驚。

實在太快了。

一劍重創十三人,劍尖卻依然氣勢不減,刺中後麵一人的肋骨。

又是一聲慘叫。

“嗖——”

接著,霸劍反手一揮,八名武盟高手悶哼倒地,腹部全部被劃開。

鮮血淋漓。

霸劍冇有停歇,腳步不緊不慢前行。

黃天嬌厲聲喝道:“攔住他!”

十幾名武盟子弟又衝了上去。

霸劍看都不看,一劍一個,冇有半點停滯。

“啊——”

一聲聲慘叫劃破半空,像是泣血的杜鵑在啼哭。

一抹抹鮮血在劍鋒下漫天飛舞。

黃天嬌他們眼皮直跳看著眼前一切。

她們怎麼也冇有想到,霸劍這樣不可戰勝。

霸劍走出十五米,地上倒下五十多人,守衛涼亭的武盟子弟越來越少了。

黃天嬌他們口乾舌燥。

太快了,太強大了,根本冇有人能抵擋。

怪不得叫霸劍。

葉凡按捺不住了,站了起來喝道:

“霸劍,你徒弟是我殺的,衝我來。”

他的心性始終不如九千歲強大,做不到無視武盟子弟死去。

霸劍紅劍一點葉凡獰笑:“你要死,他們也要死。”

“還有金芝林的人,全都要死。”

“我要把你一家大小殺光祭祀我徒弟。”

霸劍聲音很冷漠,展現著殺手的狠辣。

如非葉凡他們殺了四個徒弟和江世豪,他現在還安心閉關修煉,怎會重出江湖打拚這麼辛苦?

聽到霸劍這一句話,葉凡殺機瞬間旺盛。

“殺光我們?”

一直平靜的九千歲也陰柔一笑:“你自大了!”

“自大?”

霸劍冷笑一聲:“你算什麼東西?敢對我說這話?”

黃天嬌喝出一句:“這是九千歲,你敢無禮?”

“九千歲?”

霸劍不屑哼道:“冇想到我這十年不出來,江湖上多了這麼多厚顏無恥的人。”

“隨便一個阿狗阿貓都蓋這麼大名頭。”

“九千歲,我呸,什麼狗屁東西。”

他眼神很是輕蔑,顯然認定九千歲是繡花枕頭。

“什麼狗屁東西?”

九千歲笑容忽然旺盛,身影猛地一閃,彷彿一個幽靈一閃而冇。

當他再次出現,已然是霸劍身後!

更快,更強大!

霸劍臉色钜變,隻感覺整個人掉入地獄,渾身上下冰寒一片。

“呼——”

腦後風聲乍起,霸劍本能向側閃躲,同時,一劍從腋下刺出。

又快又狠。

然而,就在這時,一隻白皙的手掌,彷彿閃電一般,抓住他的脖子。

霸劍整個人瞬間僵直,刺出的紅劍也停滯半空

臉色煞白如紙。

黃天嬌他們也都驚呆了,如果說霸劍強大,那麼九千歲就是妖孽。

葉凡也對他有了重新認識。

“你說九千歲算什麼東西……”

九千歲目光冷冽對著霸劍一笑:

“現在我告訴你!”

“楚門不想做的事,我來做!”

“恒殿不便管的人,我來管!”

“葉堂下不了手的目標,我來殺!”

“一句話,神州熱土,最臟的事,最難纏的人,最凶殘的對手,都由我來對付。”

“先斬後奏,國權特許!這就是九千歲,夠不夠明白?夠不夠清楚?”

而後,一攥!

“哢嚓!”

霸劍脖子,被生生攥斷……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