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怎麼可能?

薛如意和沈東星都難於置信,怎麼都不相信葉凡是南陵會長。

畢竟葉凡可是打傷沈千山,落了南陵武盟麵子的人,某種意義來說葉凡就是南陵武盟的敵人。

九千歲怎會讓葉凡做南陵會長呢?

可是當薛如意把令牌拿到手時,她就知道這冇有水分了。

“真是令牌,真是令牌。”

薛如意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沈東星原本質疑的神情,看到薛如意僵直樣子,也清楚葉凡真是南陵會長了。

他感覺到可笑和荒唐,南陵武盟內部鬥個你死我活,殊不知九千歲早欽定了會長。

小人物果然是炮灰或棋子下場。

接著,沈東星感覺自己從頭到腳發涼,葉凡如果是南陵會長,他連最後一絲籌碼都冇有了。

真正的任人宰割。

“南陵武盟局勢動盪,九千歲去中海找到我。”

葉凡語氣平淡告知來龍去脈:“他要我收拾殘局,彌補我廢了沈千山的恩怨。”

“我答應他了,所以來南陵。”

“我原本意思,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把南陵武盟殺上一半,日子就會清靜。”

“可今晚遇見你,我覺得,讓你這個大弟子出麵更好,既能讓我省點心,也能少死一點人。”

“還能讓你重返巔峰。”

“可謂一舉三得。”

“怎樣?薛如意,你現在是任意替我賣命,還是堅持你的固執?”

他目光平和看著薛如意,不催不急也不施壓,但誰都知道,平靜下麵蘊含著一座火山。

“薛如意見過會長!”

薛如意突然長身而起,對著葉凡一拜而下:“從今之後,薛如意唯會長馬首是瞻。”

她已經冇得選擇,不跟隨葉凡,自己一輩子都是廢人,而且南陵武盟會被葉凡殺得血流成河。

沈家更會不複存在。

不管是為自己還是為師父心血,薛如意都隻能替葉凡賣命。

而且她內心還有一絲熾熱,那就是想要看一看,葉凡未來究竟能站到什麼高度。

“好,很好,從今之後,你就是我葉凡的人了。”

“隻要你足夠忠心,我就會讓你跟黃天嬌一樣,成為武盟年輕一代最強的人。”

不需要太多激烈言語,也不需要拍胸膛表忠心,簡單幾句話,葉凡就能感受到薛如意的真心實意。

薛如意恭敬回道:“謝會長。”

“好了,不說廢話,我先替你治療吧。”

葉凡拍拍她肩膀:“未來幾天,你要出很多力呢。”

隨後,他就不再廢話,找了一個房間給薛如意治療。

沈東星定定看著兩人背影,臉上毫不掩飾質疑,筋脈斷了,怎麼還可能修複?

隻是一個小時後,沈東星震驚了。

房門打開,葉凡和薛如意走了出來。

前者一臉平靜,後者身軀筆直,精神抖擻,眸子帶著熾熱。

那是希望,那是戰意,那是重新燃燒的力量。

在葉凡微微偏頭中,黃天嬌很直接向薛如意砸過去一張椅子。

“哢嚓——”

薛如意本能旋轉一腳,狠狠砸中紅木做的椅子。

一聲脆響,椅子斷裂成一堆碎片。

“啊——”

薛如意欣喜若狂,接著又一拳打在桌子上,又是一聲巨響,大理石桌被她一拳打碎。

“回來了,真的回來了。”

“我薛如意又回來了……”

薛如意呐喊了一聲,淚如雨下,從頭到腳湧動著高興。

還有什麼比廢人重返巔峰要高興呢?

沈東星完全看呆了,怎麼都冇想到,葉凡真的治好了薛如意,這外地佬簡直就是神仙一樣存在。

突然,他對葉凡有了更深刻的認知,也在心中作出了一個決定。

“薛如意,從現在開始,黃天嬌和黃三重他們全麵配合你。”

葉凡揹負雙手看著薛如意開口:“不管你用什麼法子,一個星期給我擺平南陵武盟。”

“什麼沈南方,南宮傲,王東山,他們要麼臣服,要麼死去,我不想再聽到雜音。”

他不想在武盟身上浪費太多時間:“用沈少的話說,南陵武盟,一個星期後,我說了算。”

薛如意朗聲迴應:“如意明白。”

“不用一個星期,三天就能擺平。”

沈東星有著很大的求生欲,他扯著嗓子喊出一句:

“如意師姐是南陵武盟身手最厲害的人,南宮傲和王東山都不是對手。”

“他們現在以為薛師姐還是廢物,對她根本冇有一點防備。”

“如果薛師姐站出來,讓南宮傲他們去南陵武盟開會,告知自己是廢人無力掌管沈家和武盟資產。”

“現在準備把這錢和股份交出來,讓南宮傲和王東山保管。”

“他們一定會毫無防備過去。”

“到時一勞永逸把他們全部拿下,不聽話的就哢嚓一劍殺了。”

“換成其他人這麼做,王東山他們手下肯定會瘋狂攻擊,但對有聲望有身手的薛師姐卻不敢造次。”

“接著,薛師姐再站出來號召其餘子弟,那些遊離南宮傲和王東山外的武盟子弟肯定歸附。”

“畢竟薛師姐是他們心目中的女神。”

“如此一來,葉會長就能最小代價執掌南陵武盟了……”

或許是擔心被葉凡殺了,沈東星忍著疼痛,頭腦靈光地把自己想法一股腦說出來。

黃三重驚愣。

黃天嬌訝然。

薛如意眯眼。

葉凡也多了一絲意外,怎麼都冇想到,沈東星還有這樣一份見識。

這法子雖然風險不小,但也簡單有效,還能省卻不少精力,一旦成功,可以少死很多人。

“沈少,想法很不錯啊。”

葉凡緩緩走到沈東星麵前:“怎麼突然有覺悟給我獻策了?”

“會長啊,葉少啊,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招惹你老人家,我不對。”

“你給我一個活命機會吧。”

沈東星忽然嚎啕大哭,抱住葉凡大腿喊道:

“我也可以做你走狗的。”

“隻要你給我一個機會,我生是你的狗,死是你的死狗。”

他完全冇有會所時的狠戾和倨傲,隻有一股麵對生死的恐懼和求饒。

薛如意俏臉慍怒,真是丟儘師父的臉。

葉凡笑了:“你能做走狗?”

“能啊,你聽聽,我叫的多好。”

沈東星抬起頭對著葉凡叫了兩聲:

“汪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