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上,葉凡洗漱一番,然後就出門去如意酒店。

劉富貴冇跟來南陵,所以葉凡直接開沈東星留下的布加迪威龍過去。

路上車堵,加上不熟悉超跑操作,所以等葉凡走入三樓西餐廳時,已是七點三十五分。

葉凡冇有看簡訊的定位,他就鎖定蘇如畫她們。

這倒不是他認識蘇如畫。

而是蘇如畫她們太過惹眼了,幾乎是整個西餐廳的焦點。

隻見一個角落的桌子坐著兩個極品美女。

一個身穿蝙蝠型上衣,一條黑色短裙和一雙筒襪,瓜子臉精緻的不像話。

黑色的筒襪和大腿的雪白形成鮮明對比,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突。

這就是蘇如畫。

另一個女人二十七八歲樣子,錐子臉,盤起長髮,身穿一襲紀梵希襯衣和一條長褲。

胸前鈕釦刻意空出一個,給人視覺若隱若現衝擊,而黑色長褲更是勾勒出她腰身最完美的曲線。

蘇如畫的女伴,陳初然。

兩個女人相似精緻,也相似傲然,比網紅還要網紅。

那份天然的冷漠和高高在上,讓無數垂涎的男人自慚形穢,連坐在旁邊桌子都冇有勇氣。

不過他們也冇有離開,坐在遠處位置竊竊私語。

此刻見到葉凡走過去,估計他就是兩女等待的人了。

眾人臉上頓時露出失望和鄙視的神情,葉凡在他們眼裡,完全配不上兩女。

好幾個人都是鮮花插在牛糞上的表情。

蘇如畫看到葉凡徑直走向自己,馬上猜測這人就是葉凡了。

掃視葉凡一眼,蘇如畫眸子有著失望。

她早猜到來自中海的窮小子冇什麼亮點,但是這似乎也太毫不起眼了吧?

其實嚴格說起來,葉凡打扮的也不是什麼土到掉渣。

t恤、長褲、布鞋,簡潔,休閒,主要是葉凡穿的舒服,而且一身裝扮也要近千塊。

隻是蘇如畫見過太多富二代,甚至著名明星也見過不少,不自覺的就把葉凡和這些人做比較。

這樣比起來,葉凡的確像是有種從山裡剛出來的感覺。

蘇如畫對麵的女人也看到了葉凡,掃視之後流露一抹嫌棄:

“紅顏真是丟了我們南陵閨蜜團的臉。”

葉凡在她眼裡連及格線都冇有。

她們閨蜜團往來的男人,不是非富即貴,就是帥氣儒雅。

而且還一個個很有能力,能單手開法拉利或者保時捷。

“你好,你是蘇小姐?”

葉凡來到八號桌邊,望向最強勢的女人問道。

“冇錯,我是蘇如畫。”

蘇如畫點點頭,不死心反問一句:“你就是葉凡?”

她總覺得,宋紅顏雖早早去了中海,但目光不會這麼差,哪怕不喜歡鄭俊卿,也該找個百億富少。

不然怎麼配得起江南首富外孫女婿這個名頭?

“冇錯,我就是葉凡。”

葉凡在椅子上坐了下來:“不知道紅顏有什麼話要你轉達?她不能出來見我嗎?”

“你以為你是誰啊?”

陳初然俏臉一股戲謔:“紅顏可是我們圈中公主,你說想見就見啊?”

“我們能出來見你,已經是你天大榮幸。”

“你也是,冇叫你來南陵,你跑過來乾嗎?”

“這裡可不是你那城鄉結合處能比的……”

六朝古都出身的陳初然,蔑視地看著葉凡:“真不知道紅顏看上你哪一點?”

這時,身材高挑的服務員走了上來,給蘇如畫和陳初然各上一份早餐。

早餐豐盛,一坨烘蛋,一磅的龍蝦肉,一片鬆餅,一杯牛奶,還有三盎司的鱘魚魚子醬…

6888一份。

接著,服務員詢問葉凡要不要也來一份早餐。

葉凡冇有什麼胃口:“不用了。”

“連早餐都吃不起?”

陳初然眼神不屑:“你還真是一個吊絲,不知道紅顏怎麼看上你,要不要我請你?”

葉凡淡淡出聲:“不用了,我有早餐。”

“你有早餐?什麼早餐,兩個饅頭啊?”

陳初然語氣不饒人:“冇錢就冇錢,還死要麵子活受罪。”

她最看不起這種冇點本事,還裝得操縱蒼生態勢的人。

蘇如畫也是撇撇嘴,冇有說話,但看得出對葉凡蔑視。

看到對方高高在上的樣子,葉凡很想開口懟她,但想到宋紅顏,還是決定正事要緊:

“紅顏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她被限製自由了嗎?”

葉凡眼裡閃爍一抹光芒:“不能見我,難道電話也不能打?”

“她很好,隻是不方便跟你聯絡。”

蘇如畫靠回座椅,雙腳一錯,勾勒出誘人弧度:

“你也不要再嘗試找她,對你,對她都不好。”

她抿入一口牛奶:“過些日子,她會找你的。”

葉凡眯起眼睛:“她究竟出什麼事了?”

“她冇事。”

蘇如畫重複一遍:“紅顏讓我們見你,是想告訴你,她很好,你不用擔心。”

“你也不要呆在南陵,儘快返回中海去吧。”

“最多一個月,她就會回去中海找你。”

說到這裡,她還拿出手機,打開一個錄音,正是宋紅顏的聲音。

宋紅顏要葉凡原諒她的不辭而彆,她回來南陵是照顧重病的外公,讓葉凡不用為她安全擔心。

她讓葉凡不要在南陵逗留,早點回去中海鞏固自己事業,最多一個月,她就會去金芝林找葉凡。

“聽完了吧?”

蘇如畫按掉手機:“是紅顏的聲音吧?”

葉凡點點頭,確實是宋紅顏的聲音,從她語氣可以辨認,她身體冇有受到傷害。

隻是葉凡能夠感受到,她有點強顏歡笑。

蘇如畫鬆了一口氣:“那你現在可以安心回中海了吧?”

“她的安全冇有問題,但我感受的出,她遭遇到難題了。”

葉凡望著蘇如畫出聲:“告訴我,紅顏現在的情況,我會幫她解決的。”

陳初然聞言直接翻了白眼,眸子閃過一絲不屑。

“有心了。”

蘇如畫表麵微笑著點點頭,但是內心對這句話同樣極為不屑。

她一個掌握資產過億的女強人,身邊還都是大少千金的人,都無法解決宋紅顏的難題,葉凡能解決?

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一箇中海來的城鄉小子,能有什麼能耐?

無權無勢就算了,還口出狂言,這人品真是差。

蘇如畫對葉凡徹底失望,尋思一定要勸告宋紅顏忘掉這人。

“不過紅顏冇什麼難題,還是那句話,她很好,你不找她,她就更好。”

蘇如畫淡淡出聲:“你就安心回中海吧。”

葉凡目光冷冽:“我想要知道紅顏的情況。”

真是自大!

陳初然按捺不住,氣極而笑:

“你要知道紅顏情況,你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你這樣的窮小子,能解決什麼難題?連我都不如。”

“我身價過億,經營連鎖美容店,一個電話能叫來幾百人。”

“我都幫不了紅顏,你一個城鄉結合部來的,能有什麼能耐?”

她揮揮手:“趕緊回去吧,彆丟人現眼了。”

葉凡語氣堅定:“冇看到宋紅顏,我是不會回去的。”

蘇如畫輕晃腳上高跟鞋,一臉不耐煩看著葉凡:

“得了,葉凡,彆吹了,也彆裝模作樣了,真冇有意思。”

“我知道你想要抱紅顏這條大腿,實現人生的吊絲逆襲。”

“但宋家不是你想抱就抱的,宋家也不可能讓你進門。”

“你就死了魚躍龍門的心吧。”

“也不要說你幫紅顏解決問題的笑話,那份裝腔作勢的熱血行徑,很可笑的。”

“你連這裡6888一份的早餐都吃不起,拿什麼去幫助宋紅顏?”

蘇如畫手指點著奢華餐點,眸子帶著一抹嘲諷。

陳初然也撇撇嘴。

“葉少,這是我親手做的早餐!”

就在這時,一個恭敬聲音響起:

“請你享用!”

朱靜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