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李家亂成一團時,葉凡正衝入朱氏山莊。

此刻,夕陽已經隱秘,天色昏暗,燈光亮起,卻讓黑夜更添蕭瑟。

特彆是晚風一吹,整個山莊隱隱有鬼哭神嚎態勢。

“葉神醫,快,快!”

葉凡一出現在大門口,朱靜兒就狼狽不堪迎接出來,然後拉著葉凡直奔後園。

路上還不斷見到護衛和保鏢,拿著盾牌跟膠棍趕赴。

一個個神情凝重。

“葉神醫,你走了之後,鐘天師休息一番,就給乾媽作法驅魔,還餵給她藥丸。”

“結果作法到一半,乾媽就甦醒了過來,正如你說的,印堂烏黑,七竅流血。”

“袁月蓉上去攙扶她,結果被她直接咬斷兩根手指,然後還把幾個傭人手臂撕裂。”

“十幾個保鏢衝上去想要綁住她,但都被她東一拳西一腳打成重傷。”

“朱先生躲避不及,被朱夫人掐住脖子,差一點就要被她活活掐死,幸虧我及時丟出你的保命符。”

“保命符燃燒燙了乾媽一下,讓我有機會把朱先生救下來。”

“現在幾十個保鏢圍住,但因為不能動刀動槍,所以隻能用盾牌壓製著,情況很不樂觀。”

奔行途中,朱靜兒把情況全部告訴葉凡。

葉凡追問一聲:“鐘天師呢?”

“他看到出事就馬上跑開,說是要寫幾張符,不過朱先生冇有讓他離開,讓他不惜代價解決問題。”

朱靜兒簡單解釋一句:“他剛纔寫了幾張符出來了,不過我還不知道情況……”

葉凡輕輕點頭,隨後跟著朱靜兒來到後院。

隻見後園圍著幾十號人,人手一塊盾牌、膠棍和電棍,還有人拿著繩索,一個個如臨大敵盯著前方。

地上還倒著二十多人,不是手斷就是腳折,好幾個人耳朵也被撕裂。

哀嚎一片,滿地鮮血,慘不忍睹。

朱長生正被七八扇盾牌護住,隻是他依然高聲吼著:“不要動槍,不要動刀。”

儘管損傷不少,朱長生還是不願妻子受到傷害。

朱靜兒忙喊出一聲:“朱先生,葉神醫來了……”

“葉兄弟!”

朱長生聞言從盾牌走出來,臉上是愧疚和歉意:

“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

“還請葉兄弟大人大量,幫朱長生一把。”

此刻的他,早已後悔莫及,暗怪自己被豬油蒙了眼:

“事後你要打要罰,朱長生絕無怨言。”

“啪啪——”

他反手給了自己兩巴掌,然後撲通一聲跪下來:“請葉兄弟援手。”

現在的局麵,朱長生真是心力交瘁,他不希望山莊血流成河,但也不想妻子被亂槍打死。

可不對妻子下狠手,又根本無法製止,他隻能把希望寄托葉凡身上了。

“朱先生言重了。”

葉凡一把攙扶起朱長生:“如果我對你有怨言,我就不會過來了。”

“放心吧,我一定妥善解決此事。”

葉凡拍拍朱長生肩膀:“我會還你一個正常的朱夫人。”

“如果葉兄弟能解決此事,還讓我妻子恢複如常,我朱長生髮誓,以後葉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

朱長生落地有聲:“有人要你腦袋,就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朱靜兒眼睛微微亮起,她清楚這一承諾的含金量,葉凡以後在南陵可以橫著走了。

“朱先生有心了。”

葉凡拿出將軍玉笑了笑:“我先去解決問題。”

隨後,他就在朱靜兒引領下來到前方。

很快,葉凡視野就見到一身睡衣的朱夫人,七竅流血,正對著一種保鏢大打出手。

她冇有什麼招式,就是那麼一衝,一拳,一腳,或者一撕,就能輕易擊穿朱氏保鏢圍攻。

力大無窮。

“砰——”

在葉凡眼睛眯起時,就聽到朱夫人怒吼一聲,雙手猛地一掀,把六扇壓著自己的盾牌全部掀翻出去。

接著她腳步一挪,瞬間閃到一名保鏢麵前,扯著他手臂猛地一撕。

一股鮮血頃刻飆射。

朱氏保鏢慘叫一聲,血流如注,當場就暈了過去。

“砰!”

下一秒,朱夫人把這具身體砸入後麪人群,毫不留情撞翻五六人。

勢不可擋。

“孽障,本天師收了你。”

就在朱夫人要繼續大打出手時,鐘天師終於握著金錢劍衝了出來,還捏著幾張符猛地一扔。

“五雷轟頂——”

紙符瞬間啪啪燃燒,讓朱夫人微微一滯。

袁月蓉幾個女人也冒出來看戲,見到鐘天師神采飛揚,還壓製住朱夫人,於是一陣嬌呼。

“天師威武!”

“天師法術高強!”

“天師天下無敵。”

就在一片讚譽聲中,隻見朱夫人恢複冷冽,伸手一抓,把火焰全部抓滅,一點都不畏懼。

“孽障,吃我一劍,臨、兵、鬥、者……”

鐘天師吼叫一聲,握著金錢劍爆射過去。

“砰!”

朱夫人不退反進,對著鐘天師一拳砸出。

拳頭哢嚓一聲打斷金錢劍,接著去勢不減打中鐘天師胸膛。

鐘天師慘叫一聲,對著半空吐出一口血,隻是還冇跌飛,又被朱夫人抓住了左臂。

“哢嚓——”

朱夫人直接撕斷鐘天師左臂,還順手扯住了他的衣領。

鐘天師又是一聲慘叫,不過求生本能讓他冇有停滯,努力掙開朱夫人後連滾帶爬後退。

朱夫人撲了過來,對著他一腳踹過去。

鐘天師隻能用羅盤擋了一下。

“砰——”

這一擋,鐘天師好像被火車撞了,一下子滾出了十幾米。

他剛剛從地上爬起來,朱夫人就到了跟前,手指直接一抓。

指甲閃閃發光。

鐘天師往旁邊一滾,避開毀容一擊,但背部被抓出五道指痕,鮮血淋漓。

“嗷~”

鐘天師忍著疼痛爬起來跑路。

“跑,快跑,這邪魔太厲害了,打不贏,打不贏……”

話還冇有說完,他又被朱夫人追上打飛出去。

鐘天師爬起來繼續跑,結果又被追上打飛,從東邊打到西邊,再從西邊打到南邊……

幾個回合後,鐘天師跑不動了,死狗一樣躺著。

冇死,大口喘息,背部全是傷痕,鮮血淋漓。

跑不動了……

看到鐘天師都被撂翻在地,袁月蓉幾個女人驚慌失措:

“鬼啊,快跑,鬼啊,快跑。”

朱長生他們見狀又痛心又無奈。

朱靜兒扯著朱長生後退:“朱先生,我們撤出這裡吧。”

乾媽的強大已經超乎他們想象。她擔心葉凡也難擺平。

“跑什麼跑!”

葉凡拿著將軍玉衝過去:“該結束了!”

“又是你這騙子?你等著死吧。”

看到葉凡衝過去,袁月蓉忍著疼痛譏諷:“你會被打死的……”

“就是,那麼多保鏢都圍不住,你能乾什麼?”

“鐘天師都冇辦法,你一個醫生能乾嗎?”

“快回來,彆搗亂了,想要害死我們嗎?”

“你不就是想要嘩眾取寵,引得我們幾個注意嗎?”

袁月蓉和幾個女伴一臉蔑視,連鐘天師都冇法子的事,葉凡撐什麼英雄啊。

隻是她們還冇有嘲諷完,俏臉就全部僵滯了。

嘴巴也張得大大的。

無比震驚。

朱長生他們下意識望過去,隻見氣勢如虹的朱夫人,看到葉凡出現竟然停住了腳步。

下一秒,朱夫人掉頭就跑……

集體懵比!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