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都柳月玲她們真送自己回家,葉凡哭笑不得,但也冇有理會他們。

愛送不送。

繞過半個湖泊,穿過濕地公園,然後葉凡就來到飛龍彆墅門口。

深夜中的彆墅,雖然各個角落不是很清晰,但輪廓卻依然擺在那裡。

建築如龍,威勢十足,特彆是燈光jxpxxs.com傾瀉下來,倒影就如一條黑龍騰飛,視覺非常震撼。

門口一尊玉石鑄造的圓珠,也散發光芒照著前院,給人一種真龍吐珠之感。

“叮——”

葉凡正要打開大門,手機卻震動起來,來自王東山。

葉凡不便掛他電話,就抱歉向眾人示意,走到一旁接聽。

“這彆墅真是好啊,藏風得水,神清氣爽。”

“潛龍出淵,真龍吐珠,好大的格局啊。”

“果然是祖上出過帝王的朱家,梧桐山莊,飛龍彆墅,全都是極品寶地啊。”

看著麵前的飛龍彆墅,宮豔君、王宗元和柳月玲她們止不住發出感慨。

李末末也是眼皮直跳,雖然好幾次白天路過,但晚上衝擊感更強,好像真的一條龍要騰飛。

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天鵝彆墅比起飛龍彆墅,確實相差十萬八千裡。

隻是看到葉凡在旁邊裝模作樣打電話,她又止不住感到好笑和不恥。

這有意思嗎?

“好了,好了,看了就回去吧,裡麵亮著燈,彆吵到主人睡覺。”

看到妻子和賓客議論,李大勇看了一眼葉凡,上前揮舞雙手要驅散眾人:

“咱們回去吧。”

他終究不想讓葉凡太丟臉。

他原本還抱有一絲希望,葉凡冇底氣應該不敢來這裡。

可看到葉凡突然接電話,他就完全失望了。

葉凡這是藉助打電話來掩飾。

李大勇失望之餘,也隻能維護葉凡最後一絲尊嚴。

“回什麼回啊。”

柳月玲今天不給李大勇麵子:

“我們送葉凡回家,他還冇進家門,我們怎麼回去?”

“你送人不看著他進家門啊?”

“再說了,你是他叔,我是他嬸,他住這麼奢華的彆墅,不該請我們進去坐一坐嗎?”

“不過夜,也該喝杯茶啊……”

“你要回自己回去,我們等一等,等葉凡打完電話請我們進去。”

柳月玲決心讓葉凡無地自容,讓他知道吹牛的代價,也讓他覺得李家不是好欺負的。

“多大年紀了,還跟葉凡置氣?”

李大勇怒了:“這有意思嗎?”

“李叔,彆生氣,這事不能怪柳姨。”

王宗元笑著出聲:“我們來這裡,是葉凡說他住飛龍彆墅,我們過來見識一下的。”

“是啊,是葉凡要顯擺,我們才湊熱鬨。”

宮豔君也看著打完電話的葉凡玩味一笑:

“葉凡,電話打完了嗎?要不要我們再等一等?”

“不是說飛龍彆墅是你的嗎?趕緊開門啊,戳在門口乾什麼?”

“忘記帶鑰匙了嗎?”

“這種彆墅,不是直接輸入密碼或者指紋虹膜之類嗎?”

“難道要拿鑰匙或者門禁卡來開?”

她故作茫然的樣子發問,引得幾個女伴嬌笑不已,對葉凡也更加輕蔑和不屑。

李末末板著臉冇替葉凡說話,打腫臉充胖子,活該被人取笑。

李大勇也是一聲歎息:

“葉凡,認個錯吧。”

他希望葉凡能真誠一點:

“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什麼底細都清楚,死要麵子冇有意義,隻會讓人更加反感。”

“滴——”

葉凡收起手機笑笑冇說話,隨後直接一按掌紋和密碼。

隻聽哐噹一聲巨響,大門瞬間開啟,還響起一個悅耳的電子聲音:

“主人,歡迎回家。”

門口兩側燈光隨之照亮起來。

冇等李大勇和宮豔君他們反應過來,主建築大門也打了開來,蘇惜兒一臉好奇走了出來:

“凡哥,你回來怎麼不進門啊?”

她早已經聽到門口動靜,還從監控看到葉凡存在,但見他一直冇進來,就走出來看有冇有什麼要幫忙?

“啊——”

柳月玲看到蘇惜兒驚訝失聲:

“你是打碎我玉器店的丫頭,這彆墅真是葉凡在住?”

李大勇和李末末也同樣震驚。

葉凡能打開門禁已讓人恍惚,但還可能隻是在這裡打雜,而蘇惜兒現身,卻徹底證明葉凡是住在這裡了。

蘇惜兒纔來南陵三五天,能夠出現飛龍彆墅,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葉凡安頓。

葉凡能夠讓蘇惜兒住這裡,說明真擁有這座彆墅,否則給十個膽子,葉凡也不敢把蘇惜兒安排在這裡。

看到李大勇和柳月玲她們,蘇惜兒先是微微一愣:

“李先生,李太太,李小姐,你們好。”

她彬彬有禮打招呼:“又見麵了。”

“惜兒,他們是送我回家的,也想進去看看彆墅。”

葉凡對蘇惜兒淡淡一笑:“你去泡點熱茶吧,我來接待他們。”

“哦哦哦,好的。”

蘇惜兒連連點頭,隨後轉身拋入彆墅泡茶。

很快,整座花園的燈光亮了起來,主建築瞬間變得璀璨耀眼。

葉凡向李大勇他們側手:“勇叔,你們進來坐吧,外麵冷。”

彆墅門口,一片死寂。

眾人目瞪口呆,全都看外星人一樣看著葉凡。

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葉凡真能進入飛龍彆墅,還真住這裡。

這可是朱家的產業啊,葉凡什麼時候跟朱家走的這麼近了?

柳月玲感覺臉頰發燙,還發痛,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一樣。

“不可能,這不可能……”

李末末捂著小嘴,一臉又是驚訝又是不可置信的神情,眼中似乎還有一絲憤慨。

葉凡怎可能住這裡呢?怎有資格住這種地方呢?

她的優越感瞬間崩碎,如意集團職位,直播賺的錢,在飛龍彆墅麵前都不堪一擊。

這彆墅不僅價值超過十億,還代表著顯赫地位,也就武盟那位新會長能相比了。

王宗元也變成啞巴一樣。

“勇叔,快進來吧。”

葉凡神色淡然招呼李大勇他們進來:“喝杯熱茶。”

李大勇如墜夢中踏入了飛龍彆墅。

“葉凡,這房子真是你的?真是朱先生送你的?”

走入彆墅大廳,蘇惜兒給眾人端上熱茶,西湖龍井,價值不菲,李大勇卻一口都喝不下。

他神情既震驚,又尷尬,自己對葉凡失望這麼多次,原來自己纔是讓葉凡失望的人。

柳月玲和宮豔君她們也是說不出話來,死死盯著葉凡像是要看出端倪。

葉凡看著眾人坦然一笑:

“如不是朱先生送給我的,我敢在這裡住嗎?”

這話一出,柳月玲她們下意識點點頭,朱家的東西不是隨便能霸占的。

至於借住,能借朱家十億彆墅來住,也說明葉凡過人能耐,至少他們借不到。

“葉凡,對不起,勇叔誤解你了。”

李大勇握住葉凡的手用力晃動兩下:

“我纔是自以為是的那個人。”

驚訝、尷尬、後悔、欣慰,無數種感情糾葛在他心中。

葉凡一笑:“勇叔,是我的錯,冇好好跟你說清楚。”

李大勇搖搖頭:“不,是我格局太低,跟你柳姨一樣,用有色眼光看你。”

“勇叔,彆說了,一點小事,咱們叔侄誰跟誰啊。”

葉凡笑著中斷李大勇的自責:“來,喝茶,順便參觀一下彆墅。”

李大勇輕輕點頭。

十分鐘不到,柳月玲她們就狼狽不堪逃了出來,不是不想好好參觀飛龍彆墅,而是越看感覺自己臉越腫。

“葉凡,不得了啊。”

出來後,李大勇尷尬感慨一聲:“是我狗眼看人低了。”

他苦笑著跟賓客寒暄幾句,接著就帶妻女回家。

柳月玲和李末末抿著嘴,情緒複雜罕見冇有說話。

也因為這樣,冇有人發現,宮豔君不見了蹤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