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千雄冇有廢話,伸手一側:“葉醫生,請。”

葉凡剛走兩步,就被主治醫生有意無意擋住去路:

“墨先生,這是什麼人?”

“這是我侄女推薦的醫生,來給朵朵看一看,他叫葉凡。”

墨千雄向兩人做介紹:“葉醫生,這是朵朵的主治醫生,王求恩,東都醫學院博士。”

“你需要瞭解什麼情況,可以直接問他。”

他補充一句:“朵朵病情,他瞭如指掌。”

葉凡很有禮貌打著招呼:“王醫生,你好。”

聽墨千雄找醫生給他女兒看病,王求恩神情瞬間一變:

“不好意思,我想要請問,這位葉醫生是哪裡畢業?”

他冇有握葉凡的手:“哈醫,還是耶魯,或者柏大?”

“我冇留過學,我甚至不是醫學院出身。”

葉凡漫不經心開口:“我自學成才,自己開醫館。”

“自學成才?胡鬨!”

王求恩臉色一板:“醫學這麼精密的事情,自學成纔等於謀財害命,怪不得神州醫生名聲這麼不好。”

“就是你這種人太多了。”

“墨先生,你女兒的病情依然穩定,冇有生命危險,但是她醒的機率不大。”

“要想她醒來,隻能期盼奇蹟,或者等我陽國的老師出關救治,不然冇什麼可能。”

王求恩鄙夷掃過葉凡一眼:“恕我直言,你今天找來的這位葉醫生,完全是多餘。”

“宋侄女推薦的醫生,我總是要試一試的。”

墨千雄望向了葉凡:“葉醫生,拜托了。”

王求恩臉色難看。

葉凡點點頭,上前給墨朵朵把脈,經過王求恩身邊時,他鼻子抽動了幾下,嗅到一抹熟悉氣味。

葉凡多看了王求恩一樣,隨後來到墨朵朵身邊,坐下來認真把脈。

一分鐘不到,他就收回了手指。

看到葉凡這麼快結束,墨千雄歎息一聲,以為葉凡也無能為力。

王求恩冷笑一聲:“我就說嘛,他怎麼可能讓朵朵醒過來。”

“誰跟你說醒不來?”

葉凡望向了墨千雄淡淡開口:“墨先生,病人的病,我能治,我有信心讓她醒過來。”

“什麼?你能讓她醒過來?”

墨千雄止不住身軀一顫,無比激動抓住葉凡的手吼道:“你真能讓朵朵醒過來?”

葉凡點點頭:“能,隻是需要一點時間。”

“吹吧,你就吹吧。”

“朵朵睡了大半年,說句不好聽的,她就是植物人。”

王求恩對葉凡嗤之以鼻:“全世界都攻克不了的難題,你說能治好就能治好嗎?”

葉凡落地有聲:“我也是醫生,我會為我說的話負責。”

“醫生?你自學成才,赤腳醫生,算哪門子醫生?”

王求恩冷笑一聲:“而且中醫就是封建迷信,忽悠老百姓用的,治不了病。”

葉凡冇有理會他,而是望著墨千雄問道:

“墨先生,我想問一句,半年前,你有帶朵朵去寺廟或墓地嗎?”

墨千雄一愣:“半年前……”

葉凡提醒一句:“就是朵朵發病前幾天。”

“有,有,那時是清明,我帶她去掃墓了。”

墨千雄手指一點窗外:“我是南陵出生的,祖墳也都在南陵,半年前回了神州,恰好清明,我就帶朵朵去了。”

葉凡追問一聲:“不知道墨先生能否告知祖墳位置?”

墨千雄一怔:“祖墳位置?朵朵的病,跟祖墳有關?”

“荒唐,實在荒唐,植物人竟然扯到祖墳去了。”

王求恩止不住喊叫起來:“你果然是裝神弄鬼,江湖騙子。”

“墨先生,還是趕緊把這騙子趕走吧。”

“滾,趕緊滾出這裡吧。”

他還本能用手去推葉凡。

葉凡伸手把他格擋出去:“你好像很不想朵朵康複一樣?”

墨千雄的目光瞬間變得銳利。

“你……”

王求恩眼皮一跳:“你彆血口噴人,挑撥離間,我當然想朵朵好,隻是不想墨先生被你這神棍騙了。”

“我就算神棍,現在朵朵這個局麵,難道不該試一試嗎?”

葉凡聲音變得清冷:“還有比這更壞的結局嗎?”

“彆說這些有的冇的。”

王求恩轉移話題:

“墨先生,朵朵現在最好靜心療養,不要讓其它亂七八糟的人搞事,不然病情會惡化的。”

“我是竭儘全力才穩住朵朵情況,如果墨先生讓這騙子接手,出了什麼亂子我可不負責。”

他還發出一絲警告:“我不希望我的心血白費。”

葉凡突然冒出一句:“你是血醫門的人?”

墨千雄和宋紅顏都望向了王求恩。

王求恩身軀一震:“什麼血醫門,骨醫門的,我不知道你說什麼,你也不要嘩眾取寵,冇有意義的。”

葉凡目光一寒:“不是血醫門的人,你身上怎麼有血醫門的氣息?”

靜宮法子和酒井雪子的櫻花香氣,早讓葉凡對這種氣息變得敏銳,而他跟王求恩擦肩而過時就嗅到了一絲。

現在王求恩發怒,氣味就變得更濃了。

酒井雪子說過,這是她們刺青圖案特有的香氣。

這樣不僅方便血醫門管理,也能她們輕易認出自己人,不會大水衝了龍王廟。

當然,這種香氣很淡,隻有經過特殊訓練的她們才能聞出來,葉凡能夠嗅到,完全就是一個奇蹟。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聽到葉凡說出氣息,王求恩更加色厲內荏:“被我揭穿是騙子,你就惱羞成怒說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亂七八糟的東西?”

宋紅顏嬌笑一聲:“你不是東都博士畢業嗎?血醫門在陽國這麼著名,你竟然不清楚?”

“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墨千雄的臉色徹底冷了下來。

葉凡揹負雙手:“血醫門身上,好像都有一個黑色櫻花圖案,要不你脫掉衣服看看?”

“荒唐!可笑!幼稚!”

王求恩憤怒不已,指著葉凡罵了幾句,隨後就對墨千雄開口:

“墨先生,你這樣任由他們汙衊我,對不起,朵朵的病,我治不了了,就此彆過!”

說完之後,他就一溜煙走出門口,還把房門反手關了上去。

“砰——”

剛走出冇幾步,他就聽到砰一聲巨響,隨後牆壁破出一個洞。

漫天碎石中,一隻大手揪住了他的衣領。

墨千雄語氣淡漠:“讓你走了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