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九點,皇庭酒店,可以容納百人的榮華宴會大廳。

燈火通明,觥籌交錯,氣氛很是熱烈。

賓客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指點江山,高談闊論。

穿著時尚的漂亮女子嘰嘰喳喳,就像是孔雀在炫耀著美麗的羽毛。

事業有成或背景顯赫的男人們則仰首挺胸,一個比一個顯得彬彬有禮。

居中顯眼的位置,身穿西裝的鄭俊卿、鄭盛妝正跟幾箇中年人紮堆,談笑甚歡。

幾個男人一邊客套著,一邊偷瞄著鄭盛妝。

雖然鄭盛妝病了一場,身材消瘦不少,但裝扮依然充滿著女人味。

黑色高跟鞋套著一雙黑色絲襪,黑色絲襪裹著修長白皙的雙腿,曲線誘人延伸到黑色的短裙上麵。

如非知道對方不是自己能得罪,他們都想把鄭盛妝活吞了。

“鄭署,祝賀你康複。”

“是啊,鄭署冇事了,是我們榮幸。”

“鄭署,希望你早日回來主持大局。”

“鄭少,也提前祝你在南陵大展宏圖。”

這時,黃院長他們幾個人滿臉春風靠過來,端著酒杯向鄭盛妝和鄭俊卿祝賀。

“謝謝大家了,大家的不離不棄,盛妝一定銘記在心。”

鄭盛妝冇有跟以前一樣不給麵子,相反無比親切和熱情,拿起高腳杯跟眾人一一碰杯。

被朱長生清洗一番後的南陵,鄭盛妝很需要黃院長這些狗腿子支援,不然自己連立足之地都冇有。

“鄭署客氣了,為你服務,是我們的榮幸。”

黃院長受寵若驚,他一邊點頭哈腰,一邊表著忠心:“不管鄭署什麼樣子,我們都是你的人。”

幾個同伴跟著點頭附和:“對,對,不管世道怎麼變,我們都是鄭署的人。”

“不錯,老黃,覺悟高。”

鄭盛妝滿意點點頭,隨後拍拍黃院長肩膀:“放心吧,你們失去的,我一定給你們討回來。”

“這次被朱長生趁虛而入捅了刀子,讓我們損失一大堆利益和人手,但不代表我們就輸了。”

鄭俊卿淡淡開口:“我們四叔今晚也會來南陵,他會召見老同事老朋友,幫我們徹底打通南陵各方人脈。”

“有這些南陵元老的庇護,我們就算不能扳倒朱長生,也能重新奪回失去的東西。”

他的臉上閃爍著一抹自信光澤。

“太好了,太好了!”

黃院長他們一聽欣喜若狂:“謝謝鄭署,謝謝鄭少。”

他們顯然都知道鄭乾坤是誰,這可是南陵積攢功績去龍都高就的人,在南陵可謂無數人脈和門生。

有他豁出老臉運作,朱長生就無法壓製他們了,失去的位置和權力全會回來。

鄭俊卿笑了笑,冇有說什麼,隨後拿出震動的手機走到角落。

接聽片刻,他臉色陰沉。

“怎麼了?”

鄭盛妝帶著幾個同伴,扭著腰肢走了過來:“出事了?”

“一點小事。”

鄭俊卿收起了手機,捏著酒杯冷笑出聲:“葉凡這混蛋還真命大,連環殺局一波接一波,硬是冇有要他的命。”

“葉凡?”

鄭盛妝身邊一個嬌豔女人笑道:“就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跟鄭少作對的赤腳醫院?”

“冇錯,就是那個混蛋。”

聽到葉凡,鄭盛妝眼裡也迸射出一抹怨毒:

“這小子確實不好對付,不僅狡猾,還有朱長生撐腰。”

“所以咱們要對付他,一定要從長計議。”

她中毒奄奄一息時,一度對葉凡生出忌憚,但被宮本治好之後,她又好了傷疤忘了疼。

仇恨重新填滿心間。

“我管他誰撐腰呢。”

鄭俊卿聲音一沉:

“讓我多出一百億,失去雲頂山產權,讓你中毒,還毀我宋家好事,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不把他狠狠踩下去,我哪有顏麵回龍都?汪翹楚和元如畫他們不笑死我纔怪。”

“而且他就一個赤腳醫生,會看點病,玩點小手段而已。”

“你覺得,朱長生會為這樣人橫死而死磕我們鄭家?”

“真是這樣不分輕重的話,朱氏也不會成為五大家了。”

他一副看得很透的樣子,姐姐他們忌憚朱長生給葉凡撐腰,他卻偏偏不怕,他認定朱長生不會為葉凡做太多。

“鄭少說得對,怕個球啊。”

一個平頭青年出聲附和:

“螞蟻撼大象,不自量力,鄭署,鄭少,你把他交給我,我明天就弄死他。”

他晃動一下手機:“南陵我有不少兄弟。”

嬌豔女人也笑著開口:“要不我打個電話,讓特衛署把他抓過來?”

來自龍都的兩人對葉凡完全看不上眼,尋思一個電話能解決的事情,何必顧前顧後。

“謝謝蘇小姐,不過這事,還是我們自己來吧,畢竟手刃敵人纔有成就感。”

鄭盛妝眯起了眼睛,隨後望著鄭俊卿:“行,姐姐也支援你踩死他,不管什麼後果,我跟你一起扛。”

“不會有什麼後果的。”

鄭俊卿大笑起來:“我跟葉凡的最大不同,那就是我能殺他一千次,他卻不敢殺我一次。”

“我動他,失敗的後果就是死幾個人,失去一點利益。”

“我今晚失敗了,我就明天繼續動手,不死不休。”

“他動我,那就不僅他要倒黴,他全家和身邊人全要倒黴。”

“這世界,就是這樣不公平,不平等。”

他很是自信:“他跟我作對的下場,隻是早死或者遲死……”

“說得好,弱者就是原罪,最討厭那些吊絲了,明明一無是處,卻裝得鐵骨錚錚,還老想著癩蛤蟆吃天鵝肉……”

嬌豔女人交錯一下雙腿:“這樣的人不踩死,留著礙眼乾嗎?”

“砰!”

就在這時,一記突兀悶響炸起,全場歡笑頓止。

葉凡單槍匹馬闖入。

兩扇價值不菲的木門,如同遭受推土機的撞擊,瞬間向兩側敞開。

毫無征兆的巨響,驚得大廳內所有人側目。

他們看到門外鋪著地毯的過道,躺著六個荷槍實彈的鄭家保鏢。

他們手腳不斷抽動,時不時發出痛苦悶哼,儼然受到重創。

嬌豔女人她們震驚看著葉凡,這傻叉是誰啊?敢在這裡撒野?

葉凡無視眾人目光,聲音一沉喝道:

“鄭俊卿給我滾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