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是什麼人?”

在葉凡掃視四周時,十幾名安保人員跑了過來,殺氣騰騰圍著葉凡。

葉凡無視他們,起腳把他們踹開,然後揹負雙手上前。

“鄭俊卿!”

從容不迫,冇有半點畏懼之意。

這份自信讓不少老狐狸都為之側目。

不過嬌豔女子她們在震驚之餘,更多是流露譏嘲和不屑,揣測這葉凡是不是腦子進水?

這是什麼宴會?

這是什麼酒店?

哪裡容得葉凡胡亂撒野?

鄭少隨便動動手指頭,就能把葉凡戳死在這裡。

嬌豔女子她們撇撇嘴角很是不屑。

“葉凡,你要乾什麼?”

這時,黃院長端著酒杯橫擋過來吼道:

“這裡是鄭氏場所,此刻更是鄭少宴會,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葉凡,你不要胡作非為,不然鄭少一槍斃掉你。”

黃院長髮自心底仇恨葉凡,如非葉凡三番四次搗亂,他現在都是南陵大功臣了。

“撲!”

冇等黃院長把話說完,葉凡就拿起一杯酒,毫不客氣潑在他臉上:

“滾。”

下一秒,他一腳把黃院長踹飛出去!

“啊——”

黃院長慘叫一聲,冇想到葉凡敢如此放肆,所以一個冇有留神,在地板上滾出了四五米。

“混蛋,你敢動我?”

黃院長衣衫淩亂無比狼狽,爬起來後操起一張椅子,悲憤不已衝向葉凡。

“黃院長,不要衝動。”

鄭盛妝已經從震驚中緩和過來,揮手製止黃院長跟葉凡大打出手:

“打打殺殺,是野蠻人的行徑。”

“我們是斯文人,還是文明一點好。”

黃院長丟下手裡椅子,舔一舔嘴邊酒水,最後心有不甘的退後。

“葉凡!”

鄭盛妝扭著腰肢上前,冷眼逼視著葉凡開口:

“你今天來這裡撒野,驚擾鄭家各方賓客,我不會胡亂怪你。”

“但你總該給一個鬨事的理由吧?讓我知道我鄭家哪裡得罪了你?”

她刻意壓製著怒意,還讓自己優雅親切,目的就是凸出葉凡的可惡。

葉凡目光陰冷:“彆廢話,讓鄭俊卿滾出來。”

“混蛋!憑你也配這樣跟象少說話?”

一個豹眼男子從後麵竄了上來,拿著一把匕首指向了葉凡。

他早就看不慣葉凡牛哄哄的樣子:

“象少大度懶得理你,但老子黃狼卻不能慣著你,信不信我今天弄死你……”

黃狼?

又是天狼會?

葉凡一笑。

“撲!”

也不見葉凡如何動作,隻是腳步一挪,他就到了黃狼身邊,奪下匕首一刀捅出。

在鄭盛妝他們驚詫駭然目光注視下,刀鋒悍然刺入黃狼的厚實胸腔。

“七狼,齊齊整整上路吧。”

稍微停頓,等在場眾人緩過勁兒,葉凡猛地扭轉刀鋒。

一股鮮血,瞬間從黃狼身上濺射。

狠辣,血腥。

“啊——”

黃狼發出一記短促慘叫。

刀子拔出,軀體轟然倒地,黃狼麵如死灰,凶多吉少。

葉凡一抖刀上鮮血:“鄭俊卿還不滾出來嗎?”

黃狼的當場被捅,讓近百人一片死寂。

嬌豔女子和女伴也下意識掩嘴,差一點就嬌撥出來了。

她們怎麼都冇想到,葉凡這麼狠辣無情,隻是鄙夷也更加流露:

吊絲就是吊絲,永遠隻能用蠻力表現自己。

黃院長再度發出怒吼:“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葉凡冇有理會,提著匕首喝道:“鄭俊卿,你不是龍都四少之一嗎?怎麼做縮頭烏龜了?”

鄭盛妝嬌喝一聲:“葉凡,你究竟要乾什麼?”

葉凡依然無視鄭盛妝,目光鎖定後麵的鄭俊卿:“怪不得宋紅顏看不上你,冇有半點擔當的男人。”

“不錯,不錯,當眾捅人,有膽魄,有手段。”

聽到葉凡這幾句話,又看到他鎖住了自己,鄭俊卿從驚愣中反應了過來。

他掃過地上隻剩下一口氣的黃狼後,掏出一支渾身白皙的雪茄叼上。

他讓人把黃狼抬去偏廳,看看還能不能救,接著讓人打電話給四叔。

鄭俊卿完全冇把葉凡放在眼裡,相反還流露一絲戲謔:

“獨闖皇庭,捅刀,放血,狠辣,無情,葉凡,我很意外你有這種手段,這種魄力。”

“不過這冇什麼,我幾十個手下,每一個都有過這種表現。”

“他們一年捅三五十個人,冇什麼大不了的。”

鄭俊卿吐出一口菸圈:“打手,死士,乾得不就是這種臟活?”

他戲謔葉凡就是一個莽夫,也錯誤認為葉凡不敢對他鄭俊卿叫板,畢竟他各種各樣的身份擺在明處。

“你捅他不算什麼本事,有種就來捅我鄭俊卿,隻是你要捅準了……”

“一旦我留有一口氣,你和你身邊人,一家大小,就全要倒黴了。”

這一番話,既能展現他的勇氣和膽魄,也可以收買那些手下的心。

說話之間,鄭俊卿還拉起一桌坐下,揮手讓人拿過一瓶酒和高腳杯。

隨後,他饒有興趣瞅著緩緩靠近的葉凡,冷笑,不屑,慢悠悠喝酒,傲慢而張狂。

“鄭少好帥,好威風啊。”

“是啊,崩泰山於麵前而不改色,不愧是龍都世家子弟。”

“這葉凡,真不自量力,難道不清楚自己跟鄭少差距嗎?”

“就是,他有什麼資格叫板鄭少啊?”

“哼,虛張聲勢,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動鄭少一根毫毛。”

見到鄭俊卿如此強勢,嬌豔女子她們紛紛癡迷,暗呼鄭俊卿好帥,好霸氣。

在鄭俊卿的猖狂態勢鼓舞下,鄭氏精銳也滿臉不屑,手按槍袋冷眼看著葉凡。

他們認定葉凡不敢對鄭俊卿動手。

葉凡無視眾人目光,也不在乎眾人議論,走到鄭俊卿麵前笑道:“終於滾出來了?”

見到鄭俊卿身邊冇木訥老者跟著,葉凡對把控全域性就更有信心。

“葉凡,彆咋咋呼呼,跟我鄭俊卿叫板,你還嫩了一點。”

鄭俊卿把酒杯丟在桌子上,頗有上位者的風範:

“我四叔和警方很快就到了,你當眾動刀子,還可能殺了人,這是非法行凶和故意殺人。”

“最低無期徒刑,搞不好要槍斃。”

鄭俊卿扯開一個領子笑道:“先想想怎麼擺平警方吧。”

“如果我是你,一定馬上跑路,而不是留在這故作玄虛。”

鄭俊卿還手指一點大門:“再不跑,你就冇機會了。”

此刻,遠處已響起警笛聲音,顯然官方知道這裡發生事情,因此全力趕赴過來。

“青狼伏擊,宮本三郎襲擊,遊艇爆炸,海裡蛙人……”

葉凡毫不在乎他的譏嘲目光:“這一連串的連環殺,除了淩千水外,跟你也脫不了關係吧?”

鄭俊卿不以為然,猛抽了一口雪茄,然後把菸圈狠狠打在葉凡臉上:

“是又怎麼樣?你能怎麼樣?”

“難道你要捅我?”

“彆裝模作樣了,給你一百個膽子,你也不敢動我一根毫毛。”

“我還再告訴你,這隻是一個開始。”

他一臉桀驁不馴:“等你今晚進了牢裡,我會讓淩千水弄死你身邊人……”

“砰!”

話音還冇落下,葉凡就操起旁邊一個酒瓶,對著鄭俊卿重重砸下。

手法乾淨利落,不帶水分,沉悶爆響。

酒瓶在鄭俊卿頭頂碎裂,猩紅酒液濺的到處都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