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出現在江麵上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淩千水被困住的遊艇。

江麵諾大,卻冇有淩千水一點出路。

三百艘船隻封鎖了整個江麵,也把淩千水逼入一片狹隘水域。

接著幾十號江氏精銳登船,斬殺掉幾名天狼徒眾後,就在甲板把淩千水三個團團圍住。

窮途末路。

淩千水對葉凡做了這麼多事,江橫渡相信葉凡更喜歡自己手刃對方。

“葉老弟,淩千水他們偽裝逃跑,結果被我們攔截髮現。”

葉凡剛剛登上江橫渡大船,江橫渡就跑過來彙報:

“他們殺了我七八個人,我們也捅死了她幾個親信。”

“她身邊現在就剩下三個人了,船上經過檢查也冇有爆炸物。”

他問出一句:“你看看怎麼處理他們?要不要萬箭齊發?”

這麼多人這麼多船,一人一挺魚槍,就足夠淩千水死無葬身之地。

“不用,先讓我跟她聊幾句。”

淩千水算計自己這麼多,葉凡想要再見她一麵,也算是留一個好紀念。

冇等葉凡上前喊話,淩千水的聲音先傳了過來:

“葉凡,我要跟你聊幾句”

說話中,她在甲板上挺直身軀,頭髮盤起,一身黑衣,雖是落荒而逃,但依然保持著嬌媚和高傲。

葉凡登上船,穿過人群,看著淩千水一笑:“淩會長,我們還有什麼好聊的嗎?”

“葉凡,開出你的價錢。”

淩千水無視四周魚槍,挪移腳步盯著葉凡:

“讓我離開這裡,讓我活下去的價錢。”

“天狼會已經被我滅了,鄭俊卿也要脫層皮,你現在已是孤家寡人,什麼都冇有了。”

葉凡眼裡閃爍著一抹光芒:“你還有活命的價錢?”

聽到葉凡這一番話,淩千水眸子止不住一痛,苦心經營多年的心血,就因為葉凡這混蛋全毀掉了。

她真恨不得一把掐死葉凡,隻是此刻心裡清楚,自己殺不了葉凡,反倒是自己生死被捏住。

無論如何,她要活著去陽國。

想到這裡,她一撩青絲開口:“這個不需要你擔心,你隻要開出條件就行。”

“我知道,我襲擊你那麼多次,還差點把你炸死,你心裡對我恨之入骨。”

“可是一刀宰掉我,隻能讓你出一口惡氣,並不能彌補過去,也無法讓你獲得利益。”

“你還不如給我一條生路,換取能帶給你好處的東西。”

淩千水循循善誘,還有意無意輕掀短裙,讓自己白皙大腿更加吸引眼球。

葉凡毫不客氣回道:“抱歉,我不需要好處,我隻想看著你死。”

“葉凡,成年人了,成熟一點好不好?”

淩千水俏臉一沉:“我的死,對你一點意義都冇有。”

“我覺得有意義就行了。”

葉凡一步步逼著淩千水:“不殺了你,誰也不知道,你將來會不會繼續對付我。”

“我的彆墅車子,還有天狼會全部產業,我統統送給你。”

淩千水還丟給葉凡一張銀行卡:“上麵還有三十億,你一併拿走。”

“這些東西,送不送給我,你都帶不走。”

葉凡拿起銀行卡把玩:“所以一點意義都冇有。”

再多的錢,再多的利益,在淩千水綁架唐琪琪時,都註定換不回淩千水的命。

“葉凡,你這麼頑固,其實是不識抬舉。”

淩千水對葉凡嬌喝一聲:

“冇錯,現在是你占了上風,你有機會殺死我,但不代表你能承受後果。”

“打交道打到這地步,我什麼底細,你應該清楚。”

她相信葉凡對自己有所瞭解。

葉凡緩緩靠近:“不清楚。”

“不清楚?彆裝模作樣了。”

淩千水搬出自己的底牌:“我告訴你,我除了跟血醫門密切關係外,我還是宮本老先生的義女。”

“你殺了我,不僅血醫門會找你算賬,我義父也會不惜代價報複你。”

她還拿出手機,打出了一個號碼。

“宮本?什麼玩意?很厲害嗎?”

葉凡不置可否:“我不是宰了一個小的嗎?不在乎再宰一個老宮本。”

“放肆,我義父不是你可以羞辱的。”

淩千水猛地怒喝道:“須知一山還有一山高。”

“啪——”

葉凡冇有廢話,一巴掌打在淩千水臉上。

一聲脆響,淩千水慘叫著跌飛出去,嘴角都流淌出鮮血。

“你敢對我出手?”

淩千水又驚又怒:“你真不怕後果?”

“你怕是腦子有病吧?”

葉凡冷笑一聲:“死到臨頭還叫囂?對你出手怎麼了?你很了不起嗎?”

“三番五次要我性命,我還能留著你過年?”

葉凡一點都冇有憐香惜玉,不待淩千水起來就一腳踩上去,讓她像是一條死狗一樣趴著。

淩千水怒不可斥:“我背後有血醫門,有宮本但馬守,你動我,不怕他們追究你嗎?”

聽到宮本但馬守,葉凡冇什麼感覺,江橫渡卻是眼皮一跳。

宮本但馬守王室血統,是陽國十大劍聖之一,劍法極高,受人尊重,門生遍天下,其中十個晉入玄境。

一般人還真不敢惹,否則就等於捅了馬蜂窩不說,還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

他很是意外淩千水跟宮本但馬守扯上關係。

“怕?我就怕你們不來追究!”

葉凡右手一伸:“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你義父來,我一樣砍了。”

他從江橫渡手裡拿過一把刀。

“三番五次襲擊我,還拿唐琪琪來要挾我,你覺得我會留你嗎?”

這一刻葉凡殺機崩射,彆說淩千水了,江橫渡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淩千水耳朵微微一動,隨後摘掉耳塞,拿出手機按下擴音:

“我義父要跟你說話。”

她看得出葉凡殺機,忙拿出最後的保命符。

葉凡望向了她的手機,隻聽一個沙啞聲音傳了出來:

“電話那頭的小子你給我聽好了!”

“我是宮本但馬守,淩千水是我的義女,我對她很滿意,很喜歡。”

“你膽敢傷害她,我宮本但馬守絕對不會過你。”

“你識趣的,就給我乖乖放了她,再給她賠禮道歉。”

他的聲音猛地一沉:“否則,雖遠必誅!”

“宮本但馬守?”

葉凡不置可否:“什麼玩意?”

“混賬東西,老夫是陽國十大劍聖之一,你敢羞辱我,是不是活膩了?”

宮本但馬守聲音帶著一絲狠戾:“彆給老子廢話,馬上放了淩千水。”

“你動了千水,老夫一定去神州砍你腦袋!”

“聽明白冇有?”

他高高在上訓斥著葉凡,尋思自己名號搬出來,葉凡還不乖乖跪了?

誰知,葉凡淡淡一笑:

“我在南陵等你……”

下一秒,他一刀落下。

“啊——”

淩千水慘叫一聲,身首異處!

她死不瞑目。

“混蛋——”

宮本但馬守吼叫一聲:“欺人太甚!”

“葉凡,你等著,一週之內,老夫取你性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