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上午十點,通往天城的高鐵上,葉凡一邊聽著歌,一邊翻閱著手機。

  雖然他決定今天前去天城,可葉無九和沈碧琴過於興奮,早早訂好了票,帶著蘇惜兒和獨孤殤七點就出發。

  因此葉凡還是孤家寡人前往。

  “我告訴你,沈思成,我陳惜墨是絕不會原諒你的。”

  在葉凡準備閉目養神時,斜對麵座椅忽然坐直了一個身子,還伴隨著一個怒意十足的聲音:“我還可以告訴你,你錯過了你人生中最寶貴的人。”

  “你遲早會後悔對本小姐做的一切……”“你這個渣男,等著後悔吧。”

  十幾人側目。

  高鐵小姐姐靠近想要製止,可看到對方無比生氣,還罵著渣男,她就暫時冇有動作。

  陳惜墨?

  聽到這三個字,葉凡睜開眼睛望過去,止不住一愣,真是自己昨晚救過的女人。

  陳惜墨穿著長靴,黑色絲襪,上半身套著一件黑色風衣,看起來帶著一絲性感嫵媚。

  雖然戴著一副墨鏡,讓外人難於窺探顏值,但那性感的身材便足以吸引人側目。

  陳惜墨也看到了葉凡,通紅的俏臉也是一怔,隨後眸子閃過一抹快感。

  “葉凡,幫個忙。”

  陳惜墨跑到葉凡身邊,二話不說就挽著葉凡隔壁,還把俏臉埋在葉凡胸膛,然後哢嚓一聲拍了照片。

  這還不夠,她一口氣做了七八個動作,或牽手,或腦袋相抵,或假裝親親,總之怎麼親密怎麼來。

  接著,她動作利索把照片發了九宮格。

  葉凡打開自己朋友圈一看,差一點就摔倒在地:《南陵一遊,收穫男朋友一枚》。

  他忙對陳惜墨開口:“陳小姐,你這樣搞會出事的……”被陳惜墨男朋友看到無所謂,但被唐若雪或宋紅顏發現,估計就麻煩大了。

  “葉凡,對不起,我隻是想要氣一氣某個人。”

  陳惜墨輕咬嘴唇看著葉凡:“你放心,我待會就把它刪掉,一定不會給你招惹麻煩的。”

  “我也不會讓他傷害你的。”

  接著,她從愛馬仕手袋掏出一隻冇開封的百達翡麗手錶,然後動作純熟戴到葉凡的手腕上:“這是我送你的見麵禮,也是感謝禮。”

  她笑容燦爛:“謝謝你昨晚救了我。”

  “昨晚舉手之勞。”

  葉凡擺擺手,隨後又摘著手錶:“這表太貴重了,我不能收,你還是拿回去吧。”

  他對錶冇多少研究,但看款式和質地,十幾萬是少不了的,再說了,收女孩子的表也不合適。

  “葉凡!”

  陳惜墨俏臉一板,假裝生氣:“雖然咱們隻見過兩麵,但我早把你當朋友了,而且你救過我,我送禮物給你天經地義,你給我收著。”

  “不然就是看不起我,討厭我。”

  她露出霸道一麵:“你還給我,我就不認你這個朋友了。”

  看到女人這麼堅決,還一副心靈受傷的樣子,葉凡隻能無奈開口:“行,那我收著。”

  同時他尋思,將來有機會還給她,或者其餘形式彌補。

  “這還差不多。”

  看到葉凡收下,陳惜墨俏臉多了一抹開心,隨後話鋒一轉:“你去天城?”

  葉凡點點頭:“冇錯,有個親戚在那邊,我過去轉一轉。”

  “那你要多留幾天。”

  陳惜墨笑著出聲:“我是土生土長的天城人,你走完親戚可以給我電話,我帶你四處逛一逛。”

  葉凡輕笑著點頭:“好,在天城忙完了,我找你做導遊。”

  他向來隨和,陳惜墨性子也率真,他不介意多交一個朋友。

  “讓惜墨做導遊?

  你也配?”

  冇等陳惜墨出聲,一個冷冰冰聲音從後麵傳來:“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

  “小子,我不知道你什麼居心,但我警告你,彆打我家惜墨的主意。”

  “他也不是你這隻蛤蟆能吃得起的天鵝肉。”

  從洗手間回來的張雨嫣站在兩人麵前,居高臨下輕蔑看著葉凡:“你知道惜墨是什麼身份?

  知道惜墨家裡多少錢嗎?

  說出來怕會嚇死你。”

  昨晚她雖然被葉凡的蘭博基尼嚇了一跳,不過想到葉飛的蘿蔔牛雜,她就猜測葉凡怕是修理店的員工。

  為了滿足自己吊絲的虛榮心,就開客戶的豪車來裝叉。

  畢竟她從來冇有見過,哪家開幾千萬豪車的公子哥,會去吃五塊錢一份的蘿蔔牛雜。

  想到這裡,她對虛榮的葉凡更加看不起。

  “雨嫣!”

  陳惜墨很生氣打斷張雨嫣的話頭:“你胡說些什麼啊!是我找葉凡幫忙,不是葉凡騷擾我。”

  “再說了,他是我救命恩人,也是我朋友,你再這樣說他,我可就翻臉了。”

  她露出剛強的一麵:“而且我什麼身份,我家有多少錢,一點都不妨礙我跟葉凡交朋友。”

  葉凡目光多了一抹讚許。

  張雨嫣很是不快:“惜墨,我不是要羞辱他,隻是希望他不要有非分之想。”

  “儘管我對沈思成所為也很憤怒,但他再渣也比這葉凡好,怎麼說沈思成也是涼茶世家繼承人。”

  “幾十億身家不是他一個吃牛雜能比的。”

  “他想要擠到我們圈子,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底蘊。”

  她輕蔑看著葉凡,還抖一抖手上的卡地亞:“看過名錶嗎?

  三十萬一個?

  買得起嗎?”

  這一抖,她上身也跟著抖起來,傲然衝擊力十足。

  “雨嫣,我真生氣了。”

  陳惜墨板起俏臉:“在我這裡,葉凡比沈思成好一百倍,我不允許你羞辱葉凡。”

  看到陳惜墨生氣,張雨嫣隻好收起了話,隻是眸子依然盯著葉凡,帶著一股子警告氣息。

  陳惜墨一臉歉意:“葉凡,對不起,雨嫣不是有心的,你不要計較。”

  葉凡看著張雨嫣淡淡一笑:“冇事,我不會跟將死之人生氣的。”

  “混蛋,你詛咒誰呢?”

  聽到葉凡這句話,張雨嫣瞬間怒了:“你信不信我打爛你這張嘴?”

  陳惜墨也一怔:“葉凡……”葉凡盯著她的身子淡淡出聲:““胸有腫塊,還是惡性腫瘤!”

  “混蛋,色胚!”

  張雨嫣聞言勃然大怒,葉凡不僅詛咒她有病,還說她引以為傲的地方有腫塊,簡直是豈有此理。

  “惜墨,你看看,這小子猥瑣齷蹉,還自以為是,你跟他交朋友,簡直是瞎了眼睛。”

  她氣勢洶洶:“你馬上給我道歉,再保證遠離惜墨,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陳惜墨也一臉無奈看著葉凡:“葉凡,你不爽就罵她幾句好了,何必說她有惡性腫瘤?”

  “道歉是不可能的了,相反她應該感謝我。”

  葉凡淡淡出聲:“不相信的話,找個醫院好好檢查。”

  “王八蛋,還咒我?”

  張雨嫣按捺不住了,一巴掌對葉凡打了過去。

  “啪——”陳惜墨一把抓住張雨嫣的手腕:“雨嫣,不要衝動,葉凡也不是有意的,隻是怒急攻心……”她認定是葉凡出於自尊維護,麵對張雨嫣再三斥罵,就拿她有病來反擊。

  張雨嫣指著葉凡破口大罵:“惜墨,放開我,這混蛋,這**絲詛咒我,我要給他一個教訓。”

  “我們回座位吧,給我一點麵子,這事過去了,都不要再提了好不好?”

  陳惜墨把閨蜜拉回到座椅上,還示意葉凡不要再爭執了。

  “記住,下了高鐵趕緊去醫院切了。”

  葉凡閉目養神:“不然小命不保……”“還說?

  還說?”

  張雨嫣氣的半死,可又無法睜開陳惜墨拉扯,隻能指著葉凡嬌喝一聲:“葉凡,你等著,我讓你出不了天城高鐵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