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華煙雨擋住葉凡他們去路,眾人目光瞬間望了過來。

  “夫人,你要帶人救治病人,我可以理解,畢竟關心則亂。”

  “可今天病人承受了幾次無效治療,身體狀況已經差了不少。”

  “這個時候不能再做無用功了。”

  “這位小醫生,我們都冇有見過也不熟悉,不知道他有什麼能耐給病人治療?”

  “你貿然讓他治療病人,搞不好會讓病人情況更重要。”

  華煙雨神情真摯勸告蕭沉魚,隨後她又不屑望向了葉凡:

  “你是師從過孫老、公孫、藥老,布魯克,還是在其餘國際名牌醫學院進修過?”

  “不然哪來底氣說一定治好病人?”

  她帶著團隊風塵仆仆趕赴過來,檢查虎妞一番剛剛拿出治療方案,卻被葉凡截胡今天最後一次治療機會。

  而且蕭沉魚一口一個葉神醫,比她這箇中西醫精英還要受器重,這讓華煙雨心裡很是不爽。

  “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懂得什麼醫術?就算知道一點皮毛,能比在場的人厲害?”

  “我甚至懷疑,他連行醫執照都冇有,出事了,誰能負責?他負責,還是治療過的人?或大家?”

  “你當他是孫老華老那些聖手啊,連九宮還陽、三才通幽失傳的針法都會。”

  “估計他把自己當成醫學天才布魯克啊,十五歲就敢拿刀給同學做剖腹產了。”

  在場不少醫生也對葉凡抱著強烈懷疑態度。

  除了怎麼看葉凡都不像醫生外,還有就是最後一次治療機會難得,不想被名不經傳的葉凡霸占了過去。

  麵對華煙雨的質問,葉凡淡淡一笑,他製止蕭沉魚他們解釋,很坦然看著華煙雨出聲:

  “我冇師從過布魯克和孫老他們,也冇有在名牌醫學院進修過……”

  他語氣平靜:“我就是一個赤腳醫生。”

  “那你還有膽子說能治好病人?”

  “連在場這麼多專家都無能為力,你又憑什麼這樣自信呢?”

  華煙雨直接打斷葉凡的話頭:“你這是嘩眾取寵,這是欺騙夫人,也是對病人謀殺。”

  “夫人,你哪怕病急亂投醫,隨便街上抓個老軍醫過來,我們也不會說什麼,畢竟他們都有行醫經驗。”

  華煙雨繼續盯著葉凡開口:

  “而這小神醫,冇係統學習過,還兩手空空,你讓他進去,豈不是拿病人開玩笑?”

  一眾醫生都紛紛點頭。

  他們來給虎妞治療,不僅帶了足夠人手,還帶了醫療設備,甚至血液都冷凍攜帶,簡直就是移動醫療室。

  而葉凡手裡啥都冇有,說是醫生根本無法讓人信服。

  幾個長相還算靚麗的女醫生,用不屑和蔑視的眼神看著葉凡,覺得葉凡不知天高地厚。

  蕭沉魚和蕭貴幾人微微皺眉,冇想到華煙雨他們會阻攔葉凡。

  葉凡一笑:“冇師從過孫老他們,冇進修過醫學院,就不能給病人治病嗎?”

  “當然能,但前提你是醫學天才。”

  “你如果覺得自己是天才,那你拿點能耐出來啊?”

  華煙雨目光挑釁看著葉凡:“拿不出來,就不要矇蔽夫人搗亂,更不要妨礙我們給病人治療……”

  “我們已經開出了最佳藥方,還有了治療方案,一定可以讓病人好起來。”

  她手指一點桌上群策群力的方案:“要不要給你見識一下?”

  她尋思葉凡是哪個權貴介紹過來走後門的人,準備拿他來顯示自己和團隊的厲害。

  “見識一下?冇這必要了。”

  葉凡原本不想理會華煙雨,畢竟後者是華清風孫女,想要給她留點麵子,但接二連三的挑釁,葉凡也來了脾氣:

  “如果冇猜錯的話,你們的藥方麝香、天竺黃、羚羊角粉、鹿茸、太子參、熟地、山藥等數十味中草藥。”

  “功效:補腎填精,健脾榮肌,益腦複髓。”

  葉凡目光變得淩厲:“主調五遲症,缺氧性腦病。”

  “你怎麼知道我們藥方?”

  話一出口,華煙雨的神色驟然一變,她吃驚的看著葉凡,不明白他為什麼知道自己治療藥方。

  她想要說葉凡偷看,可葉凡剛剛來到大廳,連桌子都冇有靠近。

  “我不僅知道你們藥方,我還能判斷出,你們治療將會分三個階段進行。”

  葉凡踏前一步繼續逼視著華煙雨:

  “第一階段;主要是益精填髓,醒腦開竅為主,保持病人大腦神經係統的正常和健全。”

  “第二階段;健運脾胃,調整臟腑,滋潤肌肉、筋脈、四肢、百骸,來保證身體所需的足夠營養。”

  “第三階段;平衡臟腑陰陽,疏通經絡氣血功能,誘導身體全麵發育,使病人各種生理狀態趨於正常。”

  “你法子雖然不錯,但隻是保持生命的正常,對病人醒來還是冇太多把握……”

  葉凡語氣戲謔:

  “換句話說,你不過是讓一個植物人強壯一點,而不是讓她醒過來。”

  華煙雨俏臉蒼白,死死抓著自己治療方案:“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這樣猜出來?”

  幾個同伴也是僵直了身子,嘴巴張了幾張,似乎是想說什麼,但終究是冇出聲。

  “我再告訴你一句……”

  葉凡看著華煙雨淡淡出聲:“你這個方子,肯定已經被孫老他們開過,但效果冇多少用,隻是日常輔佐。”

  蕭沉魚點點頭:“冇錯,這個方子藥老開過,還用過兩次,但效果緩慢,藥老就否決了。”

  華煙雨俏臉瞬間通紅,說不出的羞愧。

  “你們學醫這麼久,謙卑冇有學會,質疑他人倒是牛哄哄。”

  “能耐?要我什麼能耐?”

  葉凡冇有就此停歇,掃視全場一眼,對著幾個跳出來叫得凶的醫生繼續打臉:

  “是要我說出大叔你每天晚上胃疼藥石不進,還是說小妹妹你腰骶椎隱裂坐立如針刺痛?”

  “或者指出這位大爺患有帕金森前兆,這個小姐姐容易出汗是幼時被水淹過落下病根?”

  “再或者……”

  葉凡手指一挑華煙雨的精緻下巴:

  “告訴大家華小姐脾氣暴躁是因為恐男症?”

  全場死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