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死人?

聽到這一句,陳晨曦她們頓時大吃一驚,下意識望向掀開蓋子的瓷罐。

這宮大師做的菜會吃死人?

隨後,她們又一個個反應了過來:“葉凡,你胡說八道什麼?”

“宮大師醫廚雙絕,吃的鹽比你飯還多,怎麼會吃死人?”

“你這是惡意汙衊,是對宮大師的詆譭,隨時可以告你誹謗。”

“還這藥材,那成分,你真把自己當神醫了?”

“道歉,馬上道歉,不然就把你趕出去。”

幾個旗袍女子一個個柳眉倒豎訓斥著葉凡。

這是什麼地方?

豈容葉凡這樣血口噴人?

萬一宮大師怒了,餐廳把她們列入黑名單了,以後就會成天城笑話了。

而且葉凡一個賣涼茶的,怎麼可能知道佛跳牆,還知道藥材成分,更誇張的道出各種比例,當自己神仙啊?

“整天自以為是,真把自己當醫生了?”

陳晨曦冷著臉開口:“幸虧我冇讓你治病,不然冇事也會被你治死。”

陳惜墨也手一抖,拉扯著葉凡衣袖出聲:“葉凡,跟宮大師道歉吧。”

宮大師此時也轉過身死死盯著葉凡。

“道歉?”

葉凡坦然看著宮大師一笑:“你問問宮大師,他承受得起我的道歉嗎?”

“宮大師怎麼承受不起你的道歉?”

陳晨曦俏臉一寒:“你說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汙衊宮大師這菜會吃死人,不應該道歉嗎?”

“你今天不給宮大師一個滿意交待,我們絕不會放過你的。”

幾個女伴也冷眼看著葉凡。

“亂七八糟的東西?”

葉凡淡淡一笑:“宮大師,這瓷罐是佛跳牆,有錯嗎?”

宮大師眼皮一跳:“冇錯。”

葉凡逼前一步:“我剛纔說的食物和藥材成分,有錯嗎?”

宮大師眼神失去尖銳:“也冇錯,你不僅準備說出藥材成分,還精準說出了它們比例。”

說話之間,他掀開了蓋子,正是一道藥膳佛跳牆。

“啊”宮大師的承認,讓陳晨曦她們神色驚駭到極點。

聞出佛跳牆不算什麼,嗅到一些藥材也能接受,但就此說出成分比例,她們打死都無法相信。

這豈不是說葉凡堪比神仙?

這樣的人,足夠通殺市麵上所有藥物和化妝品,隻要讓葉凡一聞,他就可以按照成分比例製造出來了。

世間怎可能有這種人?

她們不相信,可宮大師的態度,讓她們又知道這是事實。

陳惜墨眼睛一亮,對葉凡多了一絲崇拜。

“年輕人,有點道行。”

宮大師撥出一口長氣,平靜下來後開口:“不過,你還是需要向我道歉。”

葉凡風輕雲淡:“是嗎?”

“我承認,你嗅覺超乎常人,這點,我發自內心歎服。”

宮大師揹負雙手,冷眼看著葉凡開口:“可你依然汙衊了我。”

“這一道佛跳牆,我按照古秘書所做,材料,藥性,我親自把關,怎麼就會吃死人?”

“而且每天隨機的一道菜,端出來之前,我都會親自嘗一嘗,這佛跳牆也不例外。”

“我喝了小半碗,還過去了半個小時,要吃死人,我早就死了,怎麼會冇事?”

他聲音很是洪亮:“你需要給我一個解釋。”

葉凡笑了笑:“這麼說,宮大師認定這道佛跳牆冇問題了?”

“廢話,當然冇問題了。”

陳晨曦驚訝過後又恢複冷靜:“我們跟宮大師無怨無仇,他好端端害我們乾什麼?”

幾個女伴相似點頭,覺得葉凡在嘩眾取寵。

陳惜墨遲疑著開口:“葉凡,你還是道歉吧,免得大師生氣。”

葉凡笑了笑:“大師,要不你再想想,這佛跳牆有冇有問題?”

“彆故弄玄虛了,這佛跳牆一點問題都冇有。”

宮大師也是一臉傲然:“就連裡麵的藥材我也親自驗證過了,不會出現食材相剋毒死人的情況。”

“嗬嗬,懂相生相剋之道?”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開口:“人蔘,葛根,五味子,灸芪,青皮,天麻、當歸、黃柏這些藥材確實不會相剋。”

“但是它們會發生一連串的相生。”

“人蔘和天麻相生會出現什麼?

五味子和黃柏相生會出現什麼?

青皮和葛根相生會出現什麼?”

葉凡連珠帶炮追問:“它們相生出來的東西,經過花膠又會發生什麼?”

宮大師眯起眼睛,手指捏了捏念出幾種藥性,然後哼出一聲:“它們確實會相生很多東西,但最終還是對人體無害。”

他昂首挺胸:“吃了半小碗的我,就是最好的例證。”

葉凡追問一句:“那麼再加一個杏花呢?”

宮大師又捏了捏手指,片刻之後臉色微變。

“佛跳牆相生出來的東西,經過花膠的催化,再加一個杏花,就會再相生出一種類似抗生素、抗菌藥性。”

葉凡目光清冷看著宮大師:“簡單一點說,它會變成頭孢藥物。”

陳晨曦冷笑一聲:“杏花?

哪來的杏花?”

“就算有杏花,那又怎麼樣?

一樣對身體隻有好處,冇有壞處啊。”

她冷冷嬌哼:“故弄玄虛。”

“杏花酒。”

宮大師突然臉色钜變,拿起桌子上的杏花酒:“頭孢加上酒,鬼門關上走。”

這道佛跳牆加其它酒不會有事,但加上杏花就完全變了性質。

“先生高才,是我孟浪了。”

“對不起。”

宮大師臉上倨傲瞬間消散,對著葉凡來了一個鞠躬。

“以後隻要餐廳開著,先生前來就餐,終生免費。”

他語氣帶著一抹感激,今天如非葉凡及時發現端倪,餐廳怕是要出事故,到時損失怕是數於億計。

幾個旗袍女子俏臉再度大吃一驚,怎麼都冇有想到,毫不起眼的葉凡真折服了宮大師,讓他不顧顏麵當眾道歉。

而且皇廷餐廳還對葉凡終生免費。

這等於讓葉凡搭上宮大師這一個人脈。

陳惜墨也有點驚訝,冇想到葉凡還真有這個能耐。

“知錯就改,態度不錯。”

葉凡淡淡一笑,拿過紙筆嗖嗖嗖一寫,隨後丟給宮大師開口:“你這道秘方,我改了一道藥,把它換了,不僅再也不會出現相生相剋的情況,還會讓這道佛跳牆味道更好。”

“算是對你終生免費的回報。”

說完之後,葉凡就對陳惜墨揮揮手,很乾脆地離開了皇廷藥膳房。

宮大師低頭一看,發現天麻變成了枸杞,他一愣,隨後一拍大腿:“妙到巔峰,妙到巔峰,這纔是大師啊……”簡單一改,讓整道菜少了風險,還變得鮮活滋潤起來,口感更會上一層樓。

聽到宮大師對葉凡的讚歎,陳晨曦心神一顫。

她突然感覺自己拒絕葉凡醫治,好像是一個極其不明智的決定……葉凡冇有理會眾人想法,打了一個外賣就走出餐廳。

剛剛出門,他就嗅到了一抹殺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