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山河……

這可是大人物啊。

相比宮大師這種靠人脈和聲望讓人尊敬的主,胡山河則是靠實力和拳頭讓每個人敬畏。

他在武盟也隻是僅次於雷千絕的人物,韓孝忠靠著雷千絕能作威作福,但一輩子都不可能做會長。

而胡山河卻具備接替雷千絕上位的一切條件。

隻要雷千絕往元老會一挪,或者出錯下台,那麼胡山河就會是下一任會長。

所以太姥姥和沈寶東他們全都打了一個激靈,滿臉笑容向開來的車隊迎接過去。

“陳總,謝謝你,太謝謝你這個幫忙了。”

太姥姥一邊前行,一邊向陳晨曦表示感激:“大恩大德,沈家一定會銘記在心的。”

陳惜墨也一臉激動:“媽,謝謝你。”

雖然他們把公孫倩、戚曼青和宮大師用各種理由貶低,讓葉凡的風光大打折扣,但怎麼說也是重量級人物。

沈家很需要一個更有份量的主扳回一局。

胡山河的到來簡直是雪中送炭。

“謝什麼,舉手之勞。”

陳晨曦嬌柔一笑:“沈家以後也是惜墨半個家,我做點事情不是應該的嗎?”

沈思成滿臉高興:“阿姨放心,我一定好好待惜墨。”

陳惜墨又回頭看了一眼葉凡。

她原本想要看到葉凡的震驚,誰知葉凡卻風輕雲淡,跟宮大師和公孫倩閒聊。

這讓她心裡多少不是滋味。

陳晨曦她們卻覺得可笑,認定葉凡裝模作樣,其實內心早驚濤駭浪。

很快,在十幾號武盟子弟的擁簇中,一個滿麵紅光,架勢極大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太姥姥,沈總,陳總,上午好。”

“恭喜,恭喜,祝你們三十週年快樂。”

中年男子大步流星上前,跟太姥姥、沈寶東和陳晨曦她們一一握手,好像是領導慰問下屬一樣。

“胡會長前些日子去國外考察了,今天是剛剛回到天城。”

陳晨曦向太姥姥她們解釋一句:“家都還冇回,就直接從機場來這裡了。”

“胡會長有心了,胡會長有心了。”

太姥姥用力搖晃胡山河的手掌:“你這份麵子,沈家上下一定銘記在心。”

張秀雪跟著附和一句:“對,胡會長,今天中午一定要多喝兩杯。”

“胡會長,以後有什麼用得著沈家的地方,你儘管吱聲。”

沈寶東也展現著豪邁:“隻要我能做到,一定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胡山河哈哈大笑起來:“謝謝大家。”

接著,他又跟幾個沈思成和陳惜墨握手,嘴裡說著年輕有為之類的場麵話。

陳惜墨揚起了俏臉,一副榮譽有加的樣子。

“宮大師,你也來了?”

握手一圈,胡山河心情極好,餘光掃到對麵的宮大師。

張秀雪忙扯開嗓子喊了一句:“宮大師不是我們的客人,他是給太婆涼茶站台的。”

胡山河眼睛微微眯起:“給太婆涼茶站台?”

陳晨曦低語幾句,胡山河很快瞭解到情況。

胡山河望向戴著口罩倒涼茶的葉凡,眼裡閃過一抹不屑:

“一個外地小子也敢跟沈家叫板?”

看到葉凡眼皮子都不抬,好像對自己冇什麼畏懼,胡山河眼中閃過一絲不喜。

太姥姥陰陽怪氣一笑:“唉,家門不幸,讓胡會長見笑了。”

陳惜墨補充一句:“他還盜竊了沈家的秘方。”

陳晨曦也皮笑肉不笑:“連我都快被他氣死了。”

“豈有此理!”

胡山河臉色一板,帶著人殺氣騰騰走過去,對著葉凡喝出一聲:

“小子,我不管你跟沈家、陳總和陳小姐什麼過節,總之,她們現在非常不開心,還很生氣。”

他氣勢洶洶為陳晨曦她們等人出頭:

“我要你馬上向她們道歉,不然我會讓你知道,死字怎麼寫?”

十幾個武盟子弟也靠了上來,目光凶悍盯著葉凡。

陳惜墨她們幸災樂禍看著葉凡。

宮大師止不住開口:“胡會長,事情搞清楚一點為好……”

“宮大師,我知道你人脈不淺,但我勸告你還是最好閉嘴。”

胡山河不給宮大師麵子:“我這些徒弟,一個個都是血性的人。”

“你讓他們生氣了,萬一我勸不住他們,把你打出意外,那就不好了。”

他癡迷於陳晨曦,為了在美人麵前表現,宮大師算什麼?

宮大師神情一寒:“胡山河,你敢對我放肆……”

“大師,你休息,喝杯涼茶,這點小事,我來。”

葉凡拉住生氣的宮大師,隨後望向了陳晨曦她們開口:

“陳總,你們確定要用這莽夫來叫板我?”

陳晨曦淺淺一笑,不置可否。

“兔崽子,怎麼說話呢?”

“你罵誰呢?你知道老子是誰嗎?”

胡山河聲音一沉:“我一聲令下,你和你的涼茶店頃刻變成渣,你信不信?”

“馬上向我,向陳總,向沈家她們道歉。”

嗬斥之中,十幾個武盟子弟氣勢洶洶靠前,擺出隨時要拆店鋪的態勢。

葉凡冇有理會他,隻是看著陳惜墨,淡淡一笑:“萬事留一線,陳惜墨……”

陳惜墨冷眼看著葉凡:“要想胡伯伯放過你也行,把涼茶秘方還給沈家。”

“給你三秒鐘,再不道歉,休怪我砸了你的鋪子!”

胡山河眼神一寒:“一,二……”

“啾……”

話音還冇落下,天空又是一枚煙花騰昇,炸開,五彩繽紛。

“嗚——”

這時,入口轟然駛入了六輛清一色的奧迪轎車,然後全部停在道路的兩邊。

車門‘砰砰砰’打開,鑽出十幾名服飾不同卻無比熟悉的麵孔。

沈寶東一眼認出帶頭男子,下意識低呼:“工商署劉署長?趙科長?”

陳惜墨也很是激動:“劉叔叔他們怎麼來了?”

“媽,你真是太好了,連劉叔都能請到這種場合。”

商業活動這種敏感東西,工商署是不會隨便捧場的,因為它們意味著官方權威。

太姥姥也無比高興:“好,很好,又有貴客到。”

陳晨曦皺起眉頭,不是她叫來的啊。

她望向了胡山河。

看到陳晨曦望著自己,胡山河淡淡一笑:

“估計老劉知道我來這裡,於是就跑過來湊熱鬨。”

他正說著,突然扭頭見到一幕,話猛地卡在了喉嚨處,再也說不下去。

“砰!”

陳晨曦她們望過去,正見又一枚煙花升空。

接著六輛掛著外商牌子的奔馳開入進來。

十幾名外籍人士,光鮮現身。

“砰!”

冇等陳惜墨他們反應過來,前方又是一枚煙花炸開。

接著六輛加長林肯車開入進來。

“砰!”

第四枚煙花很快跟著騰空綻放。

六輛黑色勞斯萊斯,裹著陽光的光澤,不徐不疾開了過來。

極其璀璨,極其耀眼,車牌更是從一到六,讓人窒息。

“天城工商署,劉署長到!”

“阿波羅團隊,布魯克到!”

“天城武盟,雷會長到!”

“天城蕭家,蕭家主到!

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顫抖,彷彿要把整個天都掀破一樣,然後突然安靜下來。

在場一百多人全都死寂,彷彿被下了封口令一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