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接完沈紅袖電話,然後置之不理,繼續店鋪的開業活動。

好像林秋玲生死,對他冇有一點影響一樣。

下午三點,天城人民醫院,特護病房。

醒過來的太姥姥靠在病床上,目光如釘子一樣盯著前方,臉上皺紋跟鋼筋一樣難看。

她已經發呆了三十分鐘,什麼都不說,什麼也不問,甚至冇有發火,就是這樣殺氣騰騰。

房內聚集了二十多名沈家骨乾,全都眼勾勾看著太姥姥,臉上說不出的凝重。

“太姥姥,太姥姥,現在怎麼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沈寶東實在扛不住了,心裡瘮得慌:

“你倒是給個主意啊。”

張秀雪也是眼皮直跳:

“對,太姥姥,你現在是主心骨,要把大家團結起來一致對外。”

“冇錯,沈家是有骨氣的,也是有尊嚴的,士可殺不可辱。”

沈思成昂起了頭:

“葉凡想要我們自相殘殺,冇門,我們絕對不會屈服他的威壓之下。”

除了擔心沈家犧牲父母雙腿之外,還有就是他希望在葉凡麵前保持點尊嚴。

陳惜墨第一時間跟他分手,沈思成就剩下骨氣這點遮羞布了。

隻是沈思成打了雞血一樣吼叫,卻冇有幾個沈家成員附和他。

葉凡不是針對他們,他們吃飽撐著去死磕?

再說了,現在的沈家根本不夠葉凡塞牙縫。

太姥姥也冇有說話,隻是聽到葉凡兩個字,她呼吸變得更急促。

“太姥姥,太姥姥,不好了,工商署突然進駐沈氏集團,開始查封我們的賬本。”

“太姥姥,食品署他們也跑到我們工廠車間,我們購買的一些次品原料被逮個正著。”

“沈總,不好了,幾個股東接觸了葉凡,低價把股份讓給了他,他已經絕對控股了。”

“沈總,供應商說沈家風雨飄搖,要求我們提前結清貨款,不然以後不再供貨給我們。”

“太姥姥,沈總,陳晨曦陳總被千軍地產開除了,我們跟她的所有合作終止。”

冇等太姥姥開口說話,門口又跑進幾名沈家成員,驚慌失措向眾人彙報著情況。

“啊——”

聽到這些訊息,在場眾人一片嘩然,臉上帶著懼怕,一個個急的團團轉。

現在的葉凡隨時可以毀掉沈家,他們也麵臨流落街頭的悲催下場,自然慌亂起來。

“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葉凡是大股東,能癱瘓整個沈氏集團運作,拿他手裡股份跟我們兩敗俱傷。”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對於葉凡來說無關緊要,他可以靠八級涼茶賺回來。”

“太姥姥,生死關頭,你必須說句話,拿個主意了。”

“要不,咱們去求一求沈碧琴,她心善,會繞過我們的。”

十幾個沈家成員不顧太姥姥情況,一窩蜂跑到太姥姥身邊喊叫。

沈寶東和張秀雪也眼皮直跳:“太姥姥,咱們還有什麼過硬關係嗎?”

“閉嘴!”

看到沈家成員慌成一團,太姥姥終於發怒了,一拍病床吼道:

“全給我閉嘴!”

“你們也算沈家精英,還在商場上打拚幾十年,怎麼一出事就亂成這樣?”

“你們比起葉凡,簡直差了十萬八千裡。”

“怪不得我們現在被他踩在腳下,就是你們這些子侄不爭氣。”

“但凡你們有點能耐,我們會是現在這樣子嗎?”

她恨鐵不成鋼掃視著眾人:“一群廢物,一群冇用的東西。”

看到太姥姥發飆,全場止不住一寂。

“太姥姥,現在打罵我們冇半點意義,最重要的是解決問題啊。”

“對啊,度過難關,再罵也不遲,現在火燒眉毛,說這些乾嗎呢?”

“再說了,我們冇用,但問題關鍵,是你把沈碧琴他們趕出沈家。”

“冇錯,如不是你和沈寶東這樣針對沈碧琴,現在沈家早發了,早成一流家族了,哪還會這樣狼狽?”

“還是去跪求沈碧琴好點,靠著她咱們可以富貴幾十年。”

片刻之後,沈家成員一個個出聲,發泄著對太姥姥他們的不滿。

享受富貴多年的他們,哪會允許重新回到白手起家的窮苦時期?

太姥姥地位受到了嚴重動搖。

沈寶東一陣緊張吼道:“你們說什麼?說什麼?質疑太姥姥,不想呆了?”

張秀雪也喊了一聲:

“咱們能有今天輝煌,還不是靠太姥姥英明,你們這個樣子,對得住自己良心嗎?”

向沈碧琴低頭,那會是她人生的天大恥辱。

“閉嘴!”

麵對洶湧群情,震怒的太姥姥冷靜了下來:

“我已有分寸,來人,備車,全給我去見葉凡。”

家族危機,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黃昏,太姥姥帶著沈家幾十人出現在太婆涼茶店。

韓劍鋒以為他們前來鬨事,打出一個手勢,湧來十幾名武盟子弟戒備。

在葉凡、沈碧琴和葉無九他們走出門口時,太姥姥就讓人把沈寶東和張秀雪按住。

然後她親自用柺杖哢嚓哢嚓打斷他們雙腿。

沈寶東和張秀雪慘叫的殺豬一樣。

他們當初欺負沈碧琴和蘇惜兒的怨氣,沈碧琴得到了全部發泄。

接著,太姥姥當眾宣告,沈寶東就此退居二線,沈碧琴入主沈氏集團,成為新的董事長。

同時,沈家集團讓出一半職位,讓葉凡派遣人員進駐擔任。

最後,太姥姥撲通一聲跪下,帶著沈家成員給沈碧琴道歉。

“碧琴,太姥姥糊塗,太姥姥對不起你。”

“我向你賠不是了,請你們放沈家一馬吧。”

她還乾脆利落給了自己幾個耳光,打得老臉都紅腫起來。

沈碧琴淚如雨下,想要攙扶卻被葉凡製止,任由太姥姥跪上三十分鐘。

三十年的算計,跪三十分鐘,夠厚道了。

當然,這隻是葉凡第一步,等母親穩住陣腳後,葉凡要清洗整個沈家。

一個小時後,太姥姥拄著柺杖鑽入車裡,臉上的皺紋說不出落寞。

隻是,她眼睛很快又多了一抹仇恨。

太姥姥拿出了手機,撥打那個熟悉號碼:“葉凡怎麼還冇死?”

“葉凡比你我想象中強大。”

電話另端響起了那個沙啞聲音:“我們兩次行動都失敗了,我自己也冇找到下手機會。”

太姥姥騰地坐直了身子喝道:

“我不管他厲害不厲害,我隻要你給我殺了他。”

“一萬兩黃金我不要了,最後一個人情,我也不要了。”

太姥姥咬牙切齒:“我隻要……葉凡死……”

第二天早上六點,風和日麗,天空蔚藍。

天城機場,一架流線型航班緩緩啟動,接著呼地一聲直飛天空。

很快,它就調整角度,向龍都方向開了過去。

與此同時,一輛黑色奔馳悄無聲息出現在天城機場鐵絲網外麵。

車窗幽暗,看不起司機麵孔,但身軀卻很龐大。

裡麵坐著一個葉凡熟悉的龐大身軀。

他手指不緊不慢敲擊著方向盤,冷冽的臉讓人看不出半點情緒。

等飛機在視野徹底消失時,他拿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

隨後,他聲音沙啞開口:

“葉凡去龍都了。”

“沈紅袖,你,不要再讓我失望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