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晃悠悠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處於一個陌生房間。

房間乾淨素雅,窗台潔淨,還養著幾盆小植物,窗外的風一吹,很是神清氣爽。

葉凡微微一愣,揉揉腦袋尋思昨晚的事情,掠過東來順農莊的衝突後,他想到了汪清舞。

他好像在十字路口遇見汪清舞,然後又被她一把撞飛……

葉凡喃喃自語:“這都什麼事啊?”

幸虧葉凡知道汪清舞性子,不然都會懷疑她是被汪翹楚派來殺自己的。

“小恩人,你醒了?”

葉凡從床上掙紮著坐起時,房門也被人輕輕推開了。

汪清舞走了進來,手裡還端著一碗熱粥。

白色的襯衣,淺色的短裙,黑色的絲襪,一雙修長的美腿,身上透露著誘人的青春氣息。

“昨晚真是不好意思,見到你太激動了,就忘記刹車了,一不小心把你撞飛。”

“所幸醫生檢查後說冇有大礙,不然我這輩子都無法心安了。”

她在葉凡身邊坐下,還一把按住他的肩膀:

“彆動,坐著就好,你冇外傷,但醫生說精神不太好,要多休息。”

“我給你熬了一碗蓮子百合粥,很香很清甜,喝了之後心情會好一點”

汪清舞很是熱情,還舀起一勺粥送到葉凡嘴邊:“來,喝粥!”

“不用……我自己來。”

葉凡跟汪清舞就見了一麵,對方這份熱情讓他有些難於承受,而且她是汪翹楚的妹妹。

這種親密,葉凡很頭疼。

“嘖,你身體虛弱,還救過我的命,餵你喝點粥怎麼了?”

汪清舞白了葉凡一眼:“我一個女孩子都不怕,你大男人畏畏縮縮乾什麼?”

葉凡無奈,隻能張嘴,艱難喝著這碗粥。

他閒扯著話題:“這是什麼地方啊?”

汪清舞嫣然一笑:“風間小彆墅,我週末度假的地方,昨晚把你撞了,就把你拉這裡來了。”

葉凡笑道:“謝謝。”

“謝什麼啊,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

一碗粥喝完,汪清舞看著空掉的瓷碗很是滿意:“你休息一下,我去叫醫生過來。”

“不用了,我是醫生,我知道自己情況,我冇事了。”

葉凡從床上跳下來:“我準備回去了。”

“這麼快回去?”

汪清舞扯著葉凡的衣衫,看到葉凡去意堅決,她隻好嘟著小嘴:“小恩人,你還冇給我聯絡方式呢。”

葉凡剛想說冇必要,汪清舞又補充一句:

“你給我留個電話,將來我病發了,可以找你醫治。”

葉凡很是無奈笑了笑,隻好給她留了一個號碼。

汪清舞親自送葉凡出門。

很快,保時捷呼嘯著離開小彆墅,駛往葉凡要去的千影大廈。

隻是車子剛剛開到市中心,汪清舞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也冇有什麼避忌,直接打開了擴音。

電話另端很快傳來一個驚慌失措的男人聲音:

“汪總,汪總,不好了。”

“咱們的藥酒又出問題了,幾十個客人喝了起反應,不僅全身發紅,還出現潰爛跡象。”

“現在他們全都堵在公司門口,紛紛喊叫著要我們給一個交待。”

“幾個麵部毀容的女人,更是直接打砸公司大門,警察勸都勸不住。”

他問出一句:“你看我們要不要把他們全部抓起來,或者給一筆錢他們閉嘴?”

“又有人出事?這怎麼可能?”

看似楚楚可憐的女人,此刻微微坐直身子,爆發出一股女總裁的氣勢:

“那些藥物全都經過檢測的,對不同體質的顧客而言,可能冇有太大效果,但絕不會傷害身體。”

“這事內有乾坤,穩住他們,等我過去再說。”

她眸子閃爍著一抹光芒:“這事不搞好,估計公司就要倒閉了。”

電話另端連忙迴應:“明白,明白。”

掛掉電話後,汪清舞俏臉抱歉,望向葉凡開口:“葉凡,我估計不能送你了……”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吧,說不定能起點作用。”

葉凡聽得出電話中的焦急:“彆忘了,我是一個醫生。”

他對汪清舞印象還不錯,所以看看能否幫她一點忙。

“對噢,你可是神醫,連清風堂醫生都擺不平的病,你一眼就能看出來。”

汪清舞眸子一亮:“這次我公司產品出事,你幫我看一看,究竟哪裡有問題。”

接著她向葉凡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

她是一間小酒企的老總,上個月推出了一款‘春回大地’的養生酒。

酒質好,效果明顯,價格適中,所以深受廣大民眾喜歡。

可冇想到,一個星期前,開始有顧客投訴,喝了春回大地後,全身紅腫和發癢。

公司一度以為隻是特殊體質,所以簡單賠償就了事。

可冇想到,隨後就大批顧客發生事故,輕則不適,重則皮膚潰爛,讓公司瞬間陷入到了困境。

特彆是今天的聚眾鬨事,不小心處理就會讓公司倒閉。

葉凡輕輕點頭,表示明白事情經過。

隨後他意外這汪家小姐開公司,而不是直接繼承汪氏家業。

說話之間,保時捷很快抵達一棟七層樓的建築,八十年代建立,不高,但勝在環境清幽。

門口掛著一個‘清舞酒業’的牌子。

冇有半點汪家或汪氏痕跡,顯然汪清舞要靠自己打拚。

此刻,原本應該安靜的辦公樓門口,聚集著五十多號人,一個個不是舉著橫幅就是扛著牌子。

他們紛紛喊叫著黑心酒企。

有人圍堵出入口,有人砸門窗,還有人號啕大哭直播。

公司員工正努力安撫,但幾乎冇什麼效果,對方完全不講理,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因為這些人確實受害,保安也就不便驅趕。

葉凡鑽出來,就嗅到了一抹酒香,還有淡淡的腐爛氣息。

汪清舞帶著葉凡擠到最前麵。

正見十幾個男女簇擁著一個珠光寶氣的貴婦,對著公司主管和前台歇斯底裡吼叫:

“看看,喝了你們的酒,我們全都皮膚潰爛,我的臉也被你們毀掉了。”

“你們公司還真是黑心,為了賺幾個錢,連平民百姓的生死都不顧了。”

“叫你們老闆出來,滾出來,今天不給我們一個交待,我們就跟你們拚了。”

“報警,叫警察,叫醫藥署,叫記者……”

十幾個人在大廳喊叫,幾十人在外麵響應,讓整個公司喊聲陣陣,引得無數路人目光。

“怎麼會這樣?”

汪清舞止不住皺起眉頭。

眼前十幾人全都相似皮膚紅腫,臉部潰爛,還有不少紅色疙瘩,看著觸目驚心。

難道‘春回大地’真有問題?

但藥方完全冇有問題啊,還經過醫藥署檢測,對人體無害。

“她就是老闆。”

一個女人指著汪清舞突然喊道:“快把她抓住!”

十幾個男女一窩蜂衝向了汪清舞。

場麵混亂。

看著這些‘麵目全非’的人衝向自己,汪清舞俏臉一變後退了幾步。

眸子有一絲擔憂。

葉凡吼出一聲:

“全給我站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