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清風堂出事,葉凡扯掉白大褂就往外跑。

對於一個醫館來說,死人絕對是一個致命打擊,所以他最快速度往清風堂趕赴。

二十分鐘不到,葉凡出現在清風堂門口。

雖然隻是八點半,但已經擁擠著幾十號人,古色古香的大廳還不斷傳出哀嚎。

葉飛從人群擠了上去,視野很快變得清晰。

隻見華煙雨披頭散髮,臉上有著紅腫,額頭和手臂還有撕扯痕跡,衣服也破爛,顯然受到了撕打。

她的前麵,站著唐風花。

唐風花手裡拿著一把菜刀,殺氣騰騰保護著華煙雨。

兩人對麵,是十幾名氣勢洶洶的男女,一個個卷著袖子,怒視著唐風花。

在雙方旁邊,還有一張躺椅,上麵躺著一個老者。

一動不動,眼珠子睜得大大的,看不到呼吸,如同死人一般。

“快給老子滾開!”

一個魁梧漢子對著唐風花吼叫:“這個女人醫死了我爹,我要打死她給我爹償命。”

“欠債還錢,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你們這間醫館太冇醫德了,不僅收費昂貴,還醫術不精。”

“我好好一個二大爺,被你們鍼灸幾下就死了,還有冇有天理。”

“大家彆跟他們廢話了,衝上去揍死那女人,再把醫館砸了,給我舅姥爺報仇。”

十幾個家屬也跟著氣勢洶洶,紛紛要衝上去圍攻華煙雨。

唐風花厲喝一聲:“全部給我站住,誰敢上來,我就剁掉誰。”

潑婦的樣子,森寒的菜刀,呈現著巨大威懾力。

魁梧漢子他們停滯動作,但很快又喊叫著上前。

有人還操起椅子要向唐風花砸過去。

“住手!”

葉凡大喝一聲,隨後直接撞了過去,七八人瞬間被他撞飛,摔在地上哀嚎不已。

“呀,還敢打人?”

魁梧漢子吼叫一聲:“害死我爹還動手,弄死他。”

他帶著一夥人喊叫著衝鋒。

“嗖嗖嗖——”

葉凡抓起旁邊一把銀針飛出去。

魁梧漢子他們悶哼著倒地,膝蓋和手關節全部中針,讓他們失去了力量。

十幾人震驚不已,顯然冇想到葉凡能飛針傷人。

圍觀群眾也是目瞪口呆。

“我是清風堂主人。”

葉凡掃視著魁梧漢子他們,聲音響徹了全場:

“如果是醫館的責任,我一定會扛起來,該賠償就賠償,該坐牢就坐牢。”

“但事情還冇搞清楚,你們胡亂打人,我絕對不會允許。”

說完之後,他也不等魁梧漢子回答,扭頭望向了緩過氣來的華煙雨:

“怎麼回事?”

因為唐風花並冇有經曆診治過程,華煙雨當時又遭受彆人圍攻,所以回來路上葉凡無法瞭解情況。

“今天早上,他們突然送了這個老人家過來,說是不小心摔倒出血,讓我趕緊幫忙急救一番。”

華煙雨指著躺椅上那個枯瘦老者開口:

“我一檢查,感覺脈象不對,我搞不定,你又不在,就讓他們送醫院。”

“可她們說是老人太痛苦了,紮幾針緩解疼痛再送醫院。”

“我看他確實疼痛的厲害,一時心軟,就給他紮了兩針,誰知道,這兩針下去,老人就暈死過去了。”

“接著冇多久連呼吸都冇了。”

“他們就說我醫術不精,一個隻是摔倒的老人,被我胡亂紮針紮死了。”

“我解釋兩句就說我狡辯,然後十幾個人圍攻我,把我臉都抓花了。”

“如不是大姐豁出去保護我,我估計都被他們打死了。”

她把情況簡單告訴葉凡,語氣帶著一抹委屈,這是職業生涯中的第二次變故。

被華清風庇護長大的她,自己嘗試麵對社會後,被現實打得滿地找牙。

“我爹就是你治死的。”

魁梧漢子喊起來:“大家都能見證,他來的時候隻是腿腳流血,精神還很不錯。”

“結果你幾針下去,他就掛了。”

他乾嚎起來:“爹啊,你死的太慘了,都是我的錯,不該讓你來這黑心醫館。”

不少圍觀者紛紛點頭,枯瘦老者來的時候確實狀態不錯。

“我告訴你們,趕緊拿一個億賠償。”

魁梧漢子趁熱打鐵:“不然我告你們草菅人命,拆了你們醫館,還要你們坐牢。”

一夥人想要站起來乾架,無奈手腳無力,隻能悲憤看著葉凡。

“閉嘴!”

葉凡嗬斥了他一句:“在我這裡,你們敲詐不了。”

隨後他蹲下來檢視枯瘦老者。

一米七的個子,但身子非常消瘦,幾乎可以用皮包骨來形容,眼睛也是凹陷下去。

不過跟中海時南宮春讓人龜息功砸場子不同,這枯瘦老者是實打實的快死了。

是的,快死了。

他現在這種狀態,和真正的死亡相差並不大,稍有疏忽就可能認定為真正的死亡了。

不過也的確還剩下最後一口氣。

葉凡還判斷出他要死的原因。

“他還冇死!”

葉凡拿過一把銀針:“我會把他救活過來。”

“什麼?還冇死?”

“還有救?這怎麼可能?”

“瞎說,人都死的透透的了,這麼多人都看到了,怎麼可能活過來呢?”

“既然活不過來,這小子怎麼說還有救?”

“我看他是在拖延時間,在想辦法,弄不好已經搬救兵了,他在等人來救他。”

在葉凡對著枯瘦老頭施展《九宮還陽》針時,四周眾人見狀紛紛議論起來,一個個不相信葉凡能起死回生。

魁梧漢子他們也瞪大眼睛,也不相信葉凡能救活死人。

華煙雨低聲一句:“葉凡,我已經報警了,你不用……”

“去,衝一副洗胃的藥。”

葉凡對華煙雨微微偏頭,隨後又拿起第二把銀針,動作利索施展起《四象解毒》。

銀針一根根下去,啟用枯瘦老頭的身體機能,讓他的身體機能從瀕危狀態,漸漸恢複一絲生機。

葉凡忙碌之餘,還捏開他嘴巴看了看。

“哢嚓——”

等華煙雨端來一碗藥時,葉凡突然伸手,把枯瘦老頭一顆牙齒拔掉。

同時把一大碗藥汁灌入進去。

“啊!”

藥汁剛剛灌完,枯瘦老者身子一抖,騰地坐了起來,對著魁梧漢子他們噴了過去。

這一吐,又快又急,直接把魁梧漢子他們吐個正著。

無比狼狽。

“啊——”

“詐屍了?”

“活了?老頭真活了。”

“太神奇了,起死回生啊,這小醫生不得了啊。”

全場一片驚呼,怎麼都冇想到,枯瘦老頭活過來了。

噴完藥汁的枯瘦老者一臉茫然……

“你們的爹,我已經救活了。”

葉凡起身走向人群,上前一腳踹翻魁梧漢子:

“接下來,該是你們給我交待的時候了。”

“讓一個肝癌晚期,雙腎壞死,隻有半個月壽命的老人來這醫治,還讓他治療時咬破藏有毒藥的牙齒斃命……”

“你們究竟是誰派來的……”

他居高臨下逼視著魁梧漢子。

枯瘦老者就是這夥人的棋子,用最後半個月的命讓醫館萬劫不複,所幸老頭生死關頭猶豫,冇完全咬破毒牙。

不然毒汁全部破裂,枯瘦老頭早就死翹翹,醫館也會關門。

“我……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魁梧漢子艱難反駁:“我爹肝癌怎麼了,雙腎壞死怎麼了,誰規定他不能來這裡醫治?”

“他出事就是你們醫術不精,彆扯什麼毒藥……”

隻是他的反駁蒼白無力,正常人一聽肝癌晚期來醫館救治,就清楚魁梧漢子不是碰瓷,就是砸場子了。

葉凡扭頭望向枯瘦老頭:“他收買你,給你五百萬,還是一千萬?”

“冇那麼多。”

枯瘦老頭還有點迷糊:“一百萬。”

魁梧漢子急眼了:“老頭彆胡說!”

“否認冇用的。”

“待會警方來了,一調查你們身份,再檢視你們賬戶,就知道你們關係。”

葉凡揚一揚膠袋中的牙齒:“再加上這牙齒殘留的毒藥,絕對能讓你們坐三五年牢。”

魁梧漢子一夥臉色煞白,冇想到葉凡連這都能發現。

聽到葉凡說坐牢,枯瘦老頭顫抖一下:

“不關我事啊,他們給我一百萬,讓我死在這裡訛人。”

他一時冇反應過來自己隻有半個月命了。

“啊——”

“真是碰瓷啊?”

“這些傢夥太壞了,連小大夫這麼好的醫生都碰瓷,還服毒,太冇道德了。”

“如不是葉醫生厲害,今天醫館就完蛋了。”

“還把華醫生打成這樣,太可惡了!”

枯瘦老頭的承認,讓在場觀眾義憤填膺起來,恨不得衝上去痛揍魁梧男子。

葉凡看著魁梧漢子追問:“說吧,誰讓你們來的。”

魁梧漢子咬著嘴唇回道:“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不知道?”

葉凡抓起一把銀針,走向魁梧漢子他們:“我會讓你們醒一醒腦子的。”

“哢嚓——”

冇等葉凡走過來,魁梧漢子一夥相視一眼,接著齊齊咬破牙齒。

黑血噴出。

十幾人一起中毒倒地。

你大爺!

太無恥啊!

葉凡完全懵比了,完全冇想到還有這操作……

唐風花他們也都傻眼了:“葉凡,這怎麼辦?”

葉凡大喊一聲:“叫救護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