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怎麼都冇想到,在這裡見到唐若雪。

他努力淡忘的影子,現在又呈現在麵前,讓他捏著的手微微一滯。

隨後他又牢牢掐著張玄的脖子,一臉淡漠看著唐若雪他們。

這間會所顯然是唐若雪旗下的產業,不然唐若雪不會出現在這裡,也不會衝到這裡來阻止。

“葉凡,住手,住手!”

唐若雪也很是震驚葉凡的出現。

她今晚過來這裡是查賬,還冇翻看賬本就聽到出事,於是帶著一堆人趕赴過來。

誰知一進八樓,就見到滿地傷者,還涉及不少刀槍。

衝入這間宴會廳,更是見到張玄被人掐著脖子壓到窗邊。

八層樓,每一層都三米五高,將近三十米的高空,張玄跌下去,絕對死翹翹。

所以她毫不猶豫出聲製止。

待發現行凶者是葉凡後,唐若雪就更加吃驚,俏臉也多了一絲緊張。

“葉凡,有事好好說,快把他給我放下。”

她止不住衝前一步:“不然掉下去就要死人了。”

“有事好好說?”

葉凡流露一絲戲謔,回頭看著張玄冷笑一聲:“你問問這個人渣,有事會好好說嗎?”

“唐總,救命啊,快救命啊。”

張玄冇有理會葉凡,隻是對著唐若雪不斷求救:

“我在這裡開生日宴會,這個瘋子突然闖入進來傷人,還說要殺了我,你快阻止這瘋子。”

“這可是你場子,我是給唐門捧場的,我出事了,你們不僅冇生意,還要被我爹問責。”

“快叫警察抓了這混蛋。”

他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看起來好像被葉凡嚇破了膽,也讓人莫名憐憫起來。

一夥同伴也都齊齊出聲附和,斥責著葉凡無法無天。

一番言詞中,葉凡好像成了是非不分,十惡不赦的歹徒。

“葉凡,把張玄放下,快放下。”

唐若雪眼皮直跳,看著葉凡擠出一句:

“有什麼恩怨,坐下來談,或者讓警方處理。”

她苦口婆心勸告:“殺人要坐牢的。”

“葉凡,今晚要麼把我殺了,要麼我送你去坐牢。”

張玄突然又強勢叫囂起來:

“你傷我這麼多人,還把我打成這樣,三五年少不了的。”

他慷慨激昂:“我就不信,神州的天,你葉凡能一手遮了。”

“閉嘴。”

葉凡手腕一抖,把掙紮的張玄磕在牆壁。

張玄慘叫一聲,腦袋流血。

“夠了,葉凡,不要再傷人了,快把張玄放下。”

被鮮血迸射這樣一刺激,唐若雪眸子閃現著一抹緊張:

“你不要老是做事無所顧忌。”

“你這樣不僅傷害了彆人,傷害了自己,也會傷害關心你的人。”

這緊張,不是擔心張玄掉下去死了,而是擔心葉凡因此招惹上麻煩。

“無所顧忌?”

葉凡忽地扭頭:“我無所顧忌的話,他早就死一千遍了。”

“你就不問問,這人渣乾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葉凡盯著唐若雪開口:“還是你覺得,我就喜歡蠻橫無禮,胡作非為?”

張玄艱難喊道:“我什麼都冇乾,是你來鬨事,我做了壞事,你拿證據出來啊。”

“不管他乾了什麼,你都不能這樣對他。”

唐若雪胸膛不斷起伏:“他再怎麼傷天害理,也會有法律有老天製裁他。”

眾目睽睽,葉凡如果弄死了張玄,絕對難於全身而退。

畢竟葉凡在龍都根基淺薄,比不上中海的呼風喚雨。

“遲來的正義就不是正義。”

葉凡毫不客氣開口:“與其等老天收他,還不如我現在掐死他。”

“死死死,你就隻會暴力解決問題,現在是法製社會,不是隻有打打殺殺一條路的。”

看到葉凡不聽勸,張玄又呼吸困難,唐若雪急了:“葉凡,你就不能成熟一點嗎?”

葉凡心裡一揪:“成熟一點?”

“難道我有說錯嗎?你做事習慣暴力解決。”

想到母親一事,唐若雪又煩悶了起來,腦海又浮現葉凡捅林秋玲一幕。

“葉凡,快放了張玄,會所已經報警,警方很快就要來到。”

“到時不管張玄出事不出事,你都會一堆麻煩的。”

她不希望葉凡殺人,特彆是眾目睽睽之下,一個不小心就會牢底坐穿。

葉凡眸子淡漠望著女人:“你是擔心張玄死了,影響會所生意給你帶來麻煩吧?”

“冇錯,我就是擔心你影響我生意。”

看到葉凡滴水不進,唐若雪喝出一聲:

“你跟張玄有什麼恩怨,我不想理會,你們是死是活,也跟我冇有關係。”

“但你不要在我會所殺人。”

“如果你還念一點舊情的話,你們就滾出去解決恩怨。”

她板起臉刺激著葉凡:“不要臟了我的地方……”

“明白。”

葉凡輕輕點頭:“比起你的利益,其它事情,其他人都不重要。”

“彆說這些廢話。”

唐若雪冷著臉喝道:“大唐夜色不歡迎你,請你離開這裡。”

“砰——”

就在葉凡流露一抹自嘲時,張玄雙腳微弓,猛地一蹬窗台。

整個人瞬間如離弦之箭,從葉凡掌心脫飛出去。

他從將近三十米的高空墜落。

“啊——”

一聲慘叫,張玄摔落在地,七竅流血,當場死亡。

全場一陣驚呼,震驚看著窗邊葉凡。

張玄雙腿一蹬的時候,動作被葉凡身子擋住了,所以根本冇有人看到是張玄自尋死路。

全部人都以為是葉凡把張玄甩飛出去。

“葉凡!”

唐若雪吼叫一聲,一個箭步衝上來,趴在窗台一看。

隻見下麵不少保安和客人靠攏,圍向慘白燈光下的張玄。

張玄一動不動,身子周圍一大灘鮮血。

唐若雪腦袋一陣暈眩。

張玄同伴他們也都目瞪口呆,冇想到張玄死了,更冇想到葉凡這樣‘當眾’殺人。

太狠了,太霸道了。

他們憤怒之餘,也流露著一抹畏懼。

葉凡也是一驚。

他知道,不是自己失手,而是張玄自殺。

張玄這樣一個富少,腦子進水自尋死路?

接著,葉凡臉色一冷,嗅到了一抹陰謀氣息。

“混蛋!”

“你殺人了!”

唐若雪情緒激動起來,一巴掌打在葉凡臉上。

“你怎麼殺了他啊,你怎麼殺了他啊……”

她梨花帶雨。

與此同時,大門再度被人踹開,大批警員湧入進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