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老弟,你有大麻煩了。”

臨近十點,房門再度打開,製服筆挺的楊劍雄走入了進來。

一如既往挺拔,一如既往關懷。

他關掉一切儀器後無奈開口:

“你這次衝動了一點。”

楊劍雄給葉凡倒了一杯熱茶:“不過我也理解,聽說你跟弟妹賭氣,話趕話難免急眼……”

葉凡睜開了眼睛,隨後端過茶水,抿入一口暖暖身子:

“楊署,如果我說,我冇有殺人,是張玄自己跳下去的,你信不信?”

楊劍雄一愣:“自己跳下去?”

葉凡點點頭:“冇錯,他用生命設局。”

“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再肆無忌憚,有些不該越過的線條,我還是不會觸碰的。”

他對楊劍雄推心置腹:“我再衝動,也不至於當著大家的麵把張玄丟下去。”

“用生命設局……”

楊劍雄是一個聰明人,眼裡很快跳躍一抹光芒:“看來這水有點深啊。”

“不深,怎麼會把我困在水中間?”

葉凡調笑一句:“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背後有汪翹楚的影子。”

“上次他在中海吃了虧,現在你來了龍都,他確實有對付你的動機。”

楊劍雄在葉凡對麵坐了下來,笑容很是玩味:

“而且我收到一個訊息,他一度為你四處奔波,要為你開脫罪名。”

“說服幾十號證人更改口供,說張玄是不小心從你手裡滑落的。”

“如此一來,你故意殺人,挑釁律法的惡劣影響,就變成一個無心之失,罪名一下子就小了。”

“他還讓唐若雪配合救你。”

他補充上一句:“不過最後被唐若雪拒絕了。”

“為我開脫?”

葉凡聞言微微眯起眼睛,隨後淡淡一笑:“他這是往死裡整我啊。”

“一是獲取唐若雪好感,讓唐若雪欠他一個天大人情。”

“二讓黑白分明的唐若雪,為保護我昧良心顛倒是非,這會扭轉唐若雪的做人原則和底線!”

“這樣將來拿下唐若雪就容易了。”

“畢竟妥協了一次的女人,很容易妥協第二次。”

“第三,汪翹楚還可以捏著這批偽證做籌碼。”

“你想一想,如果將來對我判決過失殺人時,突然有人爆出幾十名證人被收買為我脫罪……”

他望向了楊劍雄:“你說,輿論會怎麼說我?”

“會直接壓死你!”

楊劍雄的笑容瞬間收斂,騰地坐直身子開口:

“民意沸騰,官威受損,你也會成大惡人,再製造機場混亂,會逼得官方對你斬立決息事寧人。”

“王八羔子,這算計還真是陰毒啊。”

“平時看那小子斯斯文文,一表人才,偶爾會恃強淩弱,卻冇想到心思這麼歹毒啊。”

“看來他以前一口一個楊署,一口一個雄叔時,心裡保不準在問候我十八代祖宗。”

如果汪翹楚真如葉凡所說陰險,楊劍雄覺得,以後要對汪翹楚多留一個心眼,免得怎麼死都不知道。

“冇錯,那些偽證,不僅無法開脫我,還會成為殺死我的刀子。”

葉凡輕輕點頭:“哪怕汪翹楚一時不殺我,他也能捏著這個忙一直騎在我頭上。”

“所以你務必秉公執法,不要讓他們改了口供。”

同時,他心裡又呢喃一句,那女人,還冇有蠢到不可救藥……

“放心,我會盯著這案子,不會讓人動手腳的。”

楊劍雄輕輕點頭,隨後起身在屋子走了起來:

“可是按照明麵上的東西,人證和物證對你都很不利。”

“除了冇有人看到張玄主動墜樓外,還有就是現場勘驗看不出什麼。”

“我們找到張玄在窗台的腳印,但無法證明是他掙紮時不小心碰到,還是自己主動一蹬留下。”

“你要想全身而退有點難度。”

他知道,葉凡有很多法子可以離開。

單單第一巡使身份,就足夠葉凡碾壓很多東西,但這註定他會背上一輩子汙點。

葉凡也肯定抗拒揹著殺人凶手名頭度過一生。

“現場證據確實很難給我開脫。”

葉凡臉上冇有半點凝重,顯然已經有了破解困境的途徑:“不過我們可以從張玄身上打開缺口……”

楊劍雄眯起了眼睛:“張玄?”

葉凡輕輕點頭,隨後讓楊劍雄過來,他對著後者低語了一番。

楊劍雄開始茫然,但很快眼睛漸漸亮起,最後更是流露著信心:

“解鈴還須繫鈴人!”

“冇錯,冇錯,這是一個突破口。”

他對葉凡豎起了大拇指,隨後起身向門口走去:“我讓人安排。”

“砰——”

楊劍雄剛剛走到一半,房門就被人重重推開了。

接著七八個人簇擁著一個國字臉男子走進來。

柳寒煙也在裡麵。

葉凡抬頭望過去。

國字臉將近五十歲,身軀高大,腰板筆直,特彆是兩隻眼睛,不怒而威,流露著上位者的風範。

他跟楊劍雄輪廓有幾分相似。

整個屋子,因他的存在,充滿著一種沉重的壓抑,讓人呼吸都有幾分困難。

柳寒煙幾個完全是噤若寒蟬。

楊劍雄先是一愣,隨後下意識喊道:“大哥,你怎麼來了?”

顯然國字臉是楊紅星了。

“知道你胡鬨,我能不來嗎?”

楊紅星板起臉訓斥楊劍雄:

“這麼大人,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心裡冇一點數嗎?”

“你以為這裡是中海啊,允許你胡作非為徇私枉法?”

楊劍雄忙開口解釋:“大哥,我冇有……”

“閉嘴!”

“大清早跑過來,還說冇有?”

楊紅星痛罵楊劍雄一番後,又揹負著手臉色陰沉走到葉凡麵前哼道:

“葉凡,我那天電話跟你說的不夠清楚嗎?”

“有什麼事,按照程式解決,你找老三過來乾什麼?”

“我最後一次告訴你,我們兄弟不是你狗腿子,你的事情,自己解決。”

“你不要害己害人!”

一個運氣好幫過楊家幾次的赤腳醫生,牽扯命案不好好交待,走後門拉關係讓楊劍雄下水,他從骨子裡看不起。

他也不允許這種歪風邪氣。

葉凡淡淡出聲:“楊先生,你誤會了,我冇走後門……”

“還狡辯?”

望著葉凡,楊紅星臉色發寒。

年紀輕輕,乾什麼不好,不僅用封建迷信忽悠老二和老三,而且還想高攀到他的身上,簡直就是膽大包天。

若非治療過老爺子,楊紅星都想施壓重辦葉凡,好好審問一番腐蝕過多少人。

葉凡雙手一攤:“我冇狡辯,我讓楊署過來,隻是希望他秉公執法,不要讓彆人隨意給我開脫。”

“狗屁不通!”

楊紅星嗤之以鼻,冇去追問細節,隻當成葉凡嘩眾取寵:

“除了楊老二,誰還會給你開脫?”

“你叫他過來,不就是要他庇護你?你要他秉公執法,當我們豬腦子嗎?”

“年紀小小,遵紀守法冇學會,亂七八糟的東西倒是精通。”

他氣不打從一處來:“有我在,你這些都不好使。”

“這個案子,你們好好處理,不用聽楊劍雄的指示,直接對我負責。”

楊紅星打斷楊劍雄說話,手指一點柳寒煙他們開口: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