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大爺!

什麼偶遇!

什麼找到你!

不要加戲好不好?

葉凡看著郭詩雨完全風中淩亂。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我就是來考個試。

“以前大學的時候,閨蜜她們說你迷戀我到不行,甚至為我還拋棄了袁靜。”

郭詩雨輕輕一撩秀髮,盯著葉凡玩味一笑:

“我當時不太相信,我確實比袁靜漂亮一點,有才華一點,但你應該不會這麼瘋狂。”

“冇想到我離開中海差不多兩年了,你還能找到這裡來,看來你一直盯著我的行蹤啊。”

“葉凡,我該怎麼說你好呢。”

在幾個女伴驚訝目光中,郭詩雨繼續自我感覺良好:

“葉凡,我再說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們是不可能的。”

“你當年的英雄救美,我很感激,但愛情就是愛情,無法摻雜其它東西的。”

她聳聳肩開口:“你還是死了心吧,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幾個女伴感慨郭詩雨當年豔麗四射時,也嫌棄看著衣服普通貌不驚人的葉凡。

這樣一個吊絲,也好意思追求白富美的郭詩雨?

郭詩雨輕敲高跟鞋,上前一步,眨著美麗眸子:“葉凡,我們這輩子隻做朋友好不好?”

“郭詩雨,你想太多了。”

葉凡亮出了準考證晃了晃:

“我是來參考華佗杯筆試的,跟你冇半毛錢關係。”

“我都根本不知道你會在這裡出現。”

他手指一點大廳:“另外,我也再說一次,我對你真冇有感覺,也從來冇喜歡過你。”

看到準考證,郭詩雨她們神情一怔,似乎冇想到葉凡是來參賽的。

不過郭詩雨很快收起尷尬,不置可否一笑:

“冇喜歡過我,當初會麵對手術刀,依然義無反顧拿命保護我?”

“對我冇感覺,又怎會拋棄炙手可熱的袁靜來龍都?”

“真不把我放心上,又怎麼會把功課做到這麼深?”

“不僅知道我今天來參賽,還硬著頭皮跟我同一個考場考試?”

“一個學工商管理的差等生,千裡迢迢跑來龍都參加醫學考試,這是正常人思維嗎?”

“還說不是為了我?”

“得了,老實承認吧,這樣臉皮薄掩飾,你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她有點不爽葉凡敢做不敢認,無法滿足她做女王的虛榮心:

“隻是不管你怎麼努力,耗費心思,你都不可能得到我的。”

“我現在已經是博愛醫院中醫科副主任,而你卻一事無成,咱們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姐妹們,我們進去考試。”

郭詩雨輕輕揮手,香風襲人,帶著幾個女伴走入大廳。

葉凡張開嘴巴看著郭詩雨背影,怎麼都冇想到自己考個試,還被人當成千裡追美的狗……

隨後,他散去念頭,動作利索走去前台詢問考試地址。

兩分鐘後,葉凡出現在一樓的田家炳大廳。

這是一個大禮堂,可以容納兩千人的地方。

禮堂擺放著一千多套桌椅,上麵放著統一的紙筆,四周還是幾十個攝像頭。

葉凡掃視一眼,發現一千多人到場,正尋找著各自位置落座。

葉凡轉了一圈,很快鎖定自己位置,九百九十九號。

讓他意外的是,郭詩雨她們幾個正好在自己前麵。

這讓郭詩雨她們再度搖頭,認定葉凡是追著郭詩雨來的。

“葉凡,還說不是為了我?”

郭詩雨轉過身來望向葉凡戲謔:“不然座位怎會靠的這麼近?花了不少錢和關係吧?”

葉凡一臉平靜開口:“我真是來考試的。”

“嗬嗬,考試,你懂什麼中醫嗎?”

郭詩雨冇好氣開口:

“這筆試,一百道題,一百五十分,你能考五十分,我給你機會追我,不然有多遠滾多遠。”

“敢賭嗎?”

幾個女伴絲絲笑著望向葉凡。

葉凡皺起眉頭:“冇有意義。”

“大家安靜一下,把手機關掉,把書本交上來,準備考試了。”

就在這時,講台上出現一箇中年男子,他拿著麥克風示意全場安靜下來:

“時間三個小時,一千兩百人考試,分數從高到低排列。”

“前一百名,進入市賽。”

“考試時不要交頭接耳,不要作弊,否則取消資格,五年不得再考,列入失信黑名單。”

“監考、審卷都由中醫協會成員擔任。”

“盧考官他們負責此次考試的監考、審閱,髮捲,公佈。”

“熊會長擔任此次巡查,負責複檢、公證,投訴事項。”

隨著中年男子這一番話,十幾個男女相續現身,一個個跟在場考生打招呼。

其中一個高大老者格外耀眼,體格強壯,威嚴十足,中醫協會龍都分會長,熊農氏。

全場一千多人安靜了起來,坐在各自位置等待考試。

郭詩雨也冇有再跟葉凡糾纏,靠回椅子上翹起了雙腿,這個理論考試,對她來說小菜一碟。

葉凡也平複心情,拿起了鉛筆。

熊巡長他們很快離開考場,不過有五六個人留了下來。

他們揹負雙手環視四周,儼然就是負責此次考試的考官組了。

一道目光突然向葉凡盯了過來。

葉凡下意識抬頭。

雙方目光相碰。

盧本喜!

葉凡怎麼都冇有想到,會在考場上撞見盧本喜。

當初這傢夥被汪清舞踢出局後,葉凡以為他不會再出現自己麵前,成為自己人生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結果,盧本喜成為考場負責人之一。

葉凡暗呼這世界真小,他捕捉得出盧本喜臉上的怨恨,還有冰冷目光中蘊含的狡猾。

不過葉凡也冇有過多理會,盧本喜對他來說掀不起什麼風浪。

“安靜,考試開始了。”

試卷很快發下來,一百道題,診斷,中藥,方劑,涉及諸多,密密麻麻。

一千多人選出一百人,看似選出的人數不少,但也是十比一,所以題目還是很有深度。

郭詩雨他們拿到試題都微微皺眉。

葉凡掃過一眼,卻冇多少情緒起伏,拿起筆就嗖嗖嗖寫起來。

1:下列哪項不是四逆湯中配伍炙甘草的用意:

a.解生附子之毒、b.緩生附子之峻、c.緩乾薑之峻、d.調和諸藥、e.益氣守中。

葉凡毫不猶豫寫上答案d,接著繼續橫掃題目……

幾個監考的考官異常輕鬆,除了大禮堂有足夠的監控之外,還有就是試卷難度夠大。

試卷難度夠大,作弊就冇什麼用處,搞不好還會把正確的弄成錯誤的。

所以他們逛了兩圈後,也拿起鉛筆做起選擇題和填空題,看看自己能考出多少分……

盧本喜也晃悠悠做著題目。

某女,2天前食後受涼,腹瀉不止,日行六七次,水樣便,腹微痛,納呆噁心,小便短少,舌苔白厚膩,脈緩。

臨床診斷是什麼?

葉凡幾乎冇有半點猶豫,寒濕困脾證很快寫了出來,接著又把剩餘題目最快速度做完。

三個小時的卷子,葉凡不到一個小時就完成,其中大半時間還是花在論述題上。

做完之後,葉凡檢查一遍,就把試卷交上去。

不多不少,正好一個小時。

在場眾人見狀都很吃驚,這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提前交卷的。

郭詩雨她們看著自己隻做了一半試卷,然後看著瀟灑離去的葉凡,臉上流露一抹不屑。

毫無疑問,葉凡什麼都不會,所以早點交捲了事。

而且提前交卷,也有故意引起郭詩雨注意的意思。

郭詩雨很是失望:“這種小把戲,太幼稚了。”

“白癡!浪費報考費。”

盧本喜也流露一抹譏諷,以為葉凡看到自己負責考試,知道自己過不了,就交白卷跑掉。

他把葉凡試卷一抖,準備丟給改卷組。

同時,他順勢瞄了一眼。

不看還好,一看,他就呆住了。

這不是一張空白試卷,這是全部做完了的試卷。

最讓他震驚的是,前麵答案基本跟自己對得上啊。

唯一幾個出入的答案,經過推算後,也是葉凡正確……

盧本喜一臉震驚:

“這怎麼可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