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

“翹楚!”

“汪少!”

看到汪翹楚等人出現,還有槍聲帶來的威懾,眾人全都安靜了下來。

雙方保鏢紛紛後退,周管家也站回汪清舞身邊,恰好擋住了後麵的葉凡。

汪翹楚氣勢如虹走到雙方中間,揹負雙手不怒而威,一掃在唐若雪麵前的溫潤儒雅。

無論是鄭相思還是汪清舞都收斂情緒,臉上莫名多了一絲緊張。

鄭相思在鄭家位置雖然不低,但終究是女兒身,比不起汪翹楚這種繼承人。

“楊紅星女兒墜馬,現在還冇有醒過來,他心情非常不好。”

汪翹楚毫不客氣訓斥著兩女:

“你們這樣大庭廣眾鬨事,還動刀動槍,是不是嫌自己頭鐵?”

“你們難道不知道,楊紅星出了名的不近人情嗎?”

“他調入龍都,代表著很多人的意誌,就是打壓權貴子弟的胡作非為。”

“你們被他抓到把柄,無論是汪家還是鄭家,都要脫一層皮。”

他恨鐵不成鋼:“你們自己死沒關係,不要把家族拖下水。”

汪清舞咬著嘴唇倔強回道:

“哥,不是我想要鬨事,是青木給我下藥……”

鄭相思忙辯解一聲:

“汪少,這隻是一個誤會,我們願意道歉和賠償,是汪小姐要閹掉青木少爺。”

“行了,彆說了,事情我都清楚了。”

汪翹楚揮手製止兩女爭執,神情保持著威嚴:

“這事,青木不對,鄭相思也不對,一旦毀掉清舞清白,不僅影響汪家戰略,也會引得三方混戰。”

“血醫門,鄭家,要負責任。”

“但清舞終究冇有出事,如果相思知道是你,她也不可能做這事。”

“冤家宜解不宜結,以後大家還低頭不見抬頭見,所以這事,清舞也要退一步。”

“青木三郎當眾向清舞道歉,同時賠償汪家一株千年人蔘。”

“鄭家則把這間酒吧過戶給清舞。”

他乾脆利落作出調解:“而清舞不再追究你們,龜田也讓你們帶走,如何?”

鄭相思和青木三郎相視一眼,知道今晚要出血了。

於是鄭相思點點頭:“冇問題。”

青木三郎也一笑:“聽汪少是吩咐。”

一株千年人蔘,價值過億,全世界都冇幾根,汪翹楚這是獅子開大口,但青木此時冇有辦法。

“我不同意!”

汪清舞一條道走到底:“今晚如不是我運氣好有人相救,我現在估計都成青木玩物了。”

“所以我不要什麼道歉和賠償,我隻有一個要求,把青木三郎給我閹了。”

“不然這事玩不了!”

她始終不願放過青木三郎,這樣的人渣,不廢了他,以後還有不少女人受害。

“閉嘴!”

汪翹楚臉色一寒:“清舞,彆意氣用事,青木有錯,但不至於受此重罰,你不要任性。”

汪清舞昂起脖子:“我不是任性,我這是討回公道。”

“這不僅是我意思,也是家族意思。”

汪翹楚掃視周管家他們一眼:

“從現在開始,你們誰都不能為汪清舞對付青木,不然家法處置。”

周管家他們嘴角牽動不已,看到青木三郎他們戲謔笑意,心裡都憋屈無比。

“哥,你怎麼這個樣子?你不保護我就算了,還不讓我報仇?”

汪清舞憤怒不已:“你還是不是我哥!”

“就因為我是你哥,我纔不會讓你胡來。”

汪翹楚目光銳利盯著妹妹:“否則你要被爺爺他們家法處置。”

“廢物!”

汪清舞止不住喊叫一聲:

“整天說自己五大家,五大家,怎麼厲害,怎麼牛叉,其實全是紙老虎。”

“不僅要拿我去聯姻賺取利益,還連我被陽國人欺負,你都不敢吭聲。”

“我以你為恥!”

她很是傷心,本以為哥哥出現,今晚能順利討回公道,結果卻成犧牲品,給汪家藉機賺一筆,青木卻冇半點處罰。

這再度證明她昔日的觀點,豪門無情。

“啪——”

汪翹楚臉上掛不住,直接一巴掌甩在汪清舞臉上:

“給我閉嘴!”

“你不服,就打給爺爺,看看究竟是你對還是我對。”

他這些日子心裡也一肚子氣,收拾葉凡不成反倒給自己找了不少事,現在妹妹又挑釁他的權威,豈能不發火。

汪清舞踉蹌著後退幾步,捂著臉頰淒然一笑:

“我是受害者,你還打我?”

汪翹楚臉色一沉:“那是你該打。”

鄭相思他們看著汪氏兄妹內訌,臉上都揚起幸災樂禍的笑容。

汪清舞忍著委屈,不相信爺爺也是這種態度,她拿出手機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汪清舞走去角落努力控訴著。

隻見她臉色越來越難看,眼眸裡的淚水也是越來越多,張著嘴想說什麼,但始終是說不出口。

最終,她將手機掛掉,俏臉淒然。

瞧見這一幕,誰都知道,汪清舞今晚的公道討不回了。

也是,個人得失,哪裡能跟家族利益相比?

青木三郎眼裡閃爍一抹玩味。

“不懂事!”

汪翹楚掃過妹妹一眼,隨後對著青木和鄭相思開口:“青木,給清舞道歉吧。”

“汪小姐,對不起,今晚是我失禮了。”

青木三郎啪啪兩聲給了自己兩巴掌。

汪翹楚很滿意青木給麵子:“不錯,有誠意,記得把人蔘送過來。”

“汪少,道歉冇問題,千年人蔘也冇有問題。”

青木三郎揉了揉臉頰笑道:“甚至我可以再賠償汪家十株百年血靈芝。”

十株百年靈芝?

眾人一片驚訝,這可是錢財難買到的好東西。

汪翹楚眼睛眯起開口:“青木少爺應該還有條件吧?”

“條件就是,把打傷龜田的那傢夥給我留下。”

青木三郎手指一點葉凡。

這是誅汪清舞的心。

“不行!”

汪清舞打了一個激靈,下意識橫檔在葉凡麵前吼道:

“你們不準傷害他。”

她怎麼都冇想到,青木會這樣向葉凡發難。

葉凡?

汪翹楚轉身,循著眾人目光望去,他一眼認出了葉凡,瞳孔瞬間凝聚成芒。

一股怒火從心底騰昇腦海。

他怎麼都冇想到,是葉凡救了妹妹,更冇有想到,葉凡跟妹妹廝混在一起。

居心叵測!

他恨不得一槍崩掉葉凡。

隻是他很快收斂情緒,當作不認識葉凡,對著青木三郎淡淡一笑:

“三天之內把靈芝和人蔘送到汪家。”

他一聲令下:“來人,帶汪清舞離開!”

幾個人立刻把汪清舞拉走。

汪清舞悲憤不已:“汪翹楚,你這個王八蛋,我跟你斷絕關係。”

“周管家,你們一定要保護葉凡,一定要保護他。”

“他是為了救我打傷龜田的,他不能出事……”

這是要她忘恩負義,這是要她一輩子愧疚。

汪翹楚充耳不聞,盯著周管家他們喝道:“全部滾開,彆擋青木的路。”

周管家神情猶豫了一下。

“啪——”

汪翹楚一巴掌打翻周管家:“讓開!”

十幾名汪氏保鏢隻能把路讓開。

汪清舞痛哭流涕。

她對汪翹楚徹底失望,隻是怎麼掙紮卻脫不了身。

汪翹楚熟視無睹,準備帶人離開,但走到門口突然心血來潮。

他停下腳步,想要看看葉凡什麼下場。

鄭相思帶著人晃悠悠上前,盯著葉凡咯咯一笑:

“今天是不是上了一課?”

冇有永恒的敵人,隻有永恒的利益,隻要籌碼足夠,葉凡這種吊絲,隨時可以犧牲。

葉凡一口喝乾杯中酒:“確實上了一課,讓我知道五大家子侄的無恥。”

“你不是要我們給你交待嗎?”

青木三郎也走了上來笑道:

“現在,我們就給你好好交待,一個無知小子,也真當自己是人物了。”

幾十號人手持武器壓向了葉凡。

“嗒嗒,嗒嗒嗒……”

葉凡冇有在乎,靠在沙發上,手指有節奏地敲擊杯子。

鄭相思開始一臉戲謔,覺得葉凡在裝腔作勢,接著卻是俏臉一變。

青木三郎神情痛苦,捂著心臟直挺挺倒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