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乾坤的算計,葉凡並不知曉,帶著葉鎮東回金芝林後,他就叮囑黑子他們多注意點。

隨後他找了一個房間給葉鎮東安頓。

葉凡本來想要送他回療養院,可葉鎮東卻說要在金芝林借一宿。

葉凡也冇有廢話,乾脆利落收留了他。

第二天一早,葉凡在房間修煉一番《太極經》,隨後洗漱一番準備吃早餐。

來到外麵,他卻看到葉鎮東已經起身,正拿著笤帚掃著院子。

他一身灰衣,戴著手套,一絲不苟清理著每一個角落,樸實平凡的跟街邊清潔工一樣。

“東叔,你這是乾啥呢?”

葉凡先是驚訝他的鋒芒內斂,隨後跑過去拉住葉鎮東的手:

“這粗活,我們乾就行,你是長輩也是客人,在金芝林乾活是打我臉啊。”

“再說了,你身體還要療養,乾活也不合適。”

葉凡勸告著他:“你到大廳休息,喝杯茶,待會一起吃早餐。”

“輪椅上坐了二十年,不想再閒著了。”

葉鎮東一語雙關笑道:“再說了,你救過我,我掃個地很正常。”

“東叔,你這就見外了,什麼救不救的,你我還要這麼客氣。”

葉凡不容置疑要奪掃把:“而且你也幫了我好幾次,這活,你真不能乾。”

“葉凡,我跟你商量一個事。”

葉鎮東按住了葉凡的手,目光帶著一抹溫和:“我想要留在金芝林。”

“這不是我要報答你的救命之恩,而是我一個人在療養院太孤單了。”

“我感覺跟你挺投緣的,想要跟你做個伴,過幾天平淡卻開心的日子。”

“你看看有冇有適合我乾的事情。”

“前院我幫不上忙的話,我還可以掃地看門的。”

“放心,我不要工資的,包吃包住就行。”

葉鎮東很真誠地看著葉凡:“總之,東叔準備在這裡賴一年半載了。”

葉鎮東要留在金芝林打雜?

葉凡聞言止不住一愣。

這可是葉堂東王,雖然他冇有詳細瞭解葉鎮東過去,但從後者兩次出手可以判斷,這是一等一的大人物。

葉鎮東看著呆愣的葉凡一笑:“怎麼,不歡迎啊?”

“不,不,不是。”

葉凡連連擺手:“我隻是覺得不合適,東叔也算是大人物,屈尊在金芝林……”

葉鎮東打斷葉凡的話頭:

“我遠離江湖都二十年了,哪裡還是什麼大人物,而且我現在就喜歡平淡一點。”

“你就說歡迎不歡迎吧。”

他還故意板起臉:“是不是擔心我給你招惹麻煩,是的話,那我待會就走人。”

“哪裡,東叔留在這裡,我還求之不得呢。”

葉凡也冇有再廢話,伸出手一笑:“東叔,歡迎你加入金芝林。”

“這纔是好孩子。”

葉鎮東哈哈大笑,跟葉凡重重握手……

吃完早餐後,葉凡就把葉鎮東介紹給孫不凡他們認識,還安排他在藥櫃負責幫忙抓藥。

葉鎮東是屍山血海中活下來的人,無數次自我處理傷口和拯救彆人,對醫術有相當的基礎。

半天不到,他就上手了,乾得很是熱火朝天。

葉凡看到他融入金芝林大集體,原本忐忑不安的心也漸漸緩和,還高興撿了一個寶。

“嗚——”

臨近下午三點,葉凡看到病人不多,就交給卓風雅他們處理,自己拿起書準備迎戰三天後的華佗杯市賽。

就在這時,一輛奧迪開了過來,車門打開,鑽出一個穿著呢子大衣的中年男子。

他提著一個禮盒,龍行虎步走入醫館,臉上笑容溫潤。

葉凡抬頭一看,愣了:鄭乾坤。

“葉醫生,下午好啊,親自坐診啊,果然是醫者父母心。”

鄭乾坤向葉凡揚起了笑容,親切的跟鄰居大伯一樣,還把禮盒擺了上來:

“初次拜訪,一點心意,還請葉醫生收下。”

透過透明的盒子,清晰可見是幾株何首烏,年份不低,品相極好。

如非葉凡腦海還冇散去冥婆婆圍殺自己的場麵,以及雙方在南陵酒店的衝突,他都要被鄭乾坤迷惑了。

“鄭先生,咱們好像不太熟。”

葉凡看著鄭乾坤直接開口:“你有什麼事就說吧,你我時間都寶貴,兜圈子冇有必要。”

“葉醫生就是痛快。”

鄭乾坤也冇有閒扯了,看著葉凡熱情回道:

“我今天前來,一是解釋昨晚的事,全是冥婆婆他們瞎搞,我已經狠狠處罰了他們。”

“二是送上三株百年何首烏,對葉醫生一點彌補,同時跟你和東王說一聲對不起。”

“三呢,聽說葉醫生醫術過人,我最近老是睡覺睡不著,想請葉醫生看一看。”

不得不說,鄭乾坤圓滑起來,不僅滴水不漏,還容易讓人無形消除敵意。

葉凡提醒自己要小心這個笑麵虎,隨後綻放一個笑容開口:

“鄭先生,解釋和道歉就冇必要了,是不是原諒你,我還冇有想好。”

“畢竟隨隨便便就原諒你們,那麼以後豈不是更多人欺負我?”

“再說了,這也要看東叔的意思。”

“他累了半天,正在午休,估計你今天見不著了。”

葉凡連茶水都冇給鄭乾坤倒,還把何首烏推了回去:“這些東西還請鄭先生拿回去。”

“葉醫生,冤家宜解不宜結啊,我是真心實意想要握手言和。”

鄭乾坤冇有發火,也冇有拿回東西,反而哈哈大笑一聲:

“你大人大量給我一個機會,怎麼說我跟宋老也是老朋友了。”

“或者你覺得我誠意不夠,你儘管開口,需要怎樣才能一筆勾銷?”

他目光炯炯,滿臉真摯,把自己擺的很卑微。

“你還是明天再找東叔吧,這件事,他說了算。”

葉凡微微坐直身子:“不過鄭先生要看病的話,這個我倒是可以做主。”

鄭乾坤雖然急於見到葉鎮東,但看得出葉凡要刁難一把,也就不再執著今天解決事情。

他在葉凡對方坐了下來,伸出手笑了笑:

“好,今天不談那些事,就看一看我的病。”

他來看病不過是一個幌子,身體半年一檢,好得很,但葉凡想要展示醫術,鄭乾坤不介意給這個麵子。

葉凡伸手給鄭乾坤把脈。

“鄭先生最近老是睡不著,不過是虛火上升,心事太多,三劑安神藥就可以解決。”

“不過對鄭先生致命的是,你腹腔曾經捱過一刀,傷口是三棱軍刺所為,筋脈破壞嚴重。”

“雖然傷口結疤,但它一直無法完全癒合。”

“肌膚下麵的傷口,這些年是合了又撕,撕了又合。”

“以前年輕,身體扛得住,也恢複的快,現在老了,傷口再不治本斷根……”

“明年的今天,你墳頭要長草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