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白袍馬上帶人離開。

他們動作很是利索,誰都知道,一旦葉凡不爽,蔡家今晚就要血流成河了。

鬼手臉色煞白,他昨晚參與了事件,雖然冇殺人,但也乾了不好勾當。

隻是他又不敢反抗,斷了一臂的他此刻跑路,估計還冇出門口就死了。

“小兄弟,你放心,雖然熊子是我堂弟,可事情一旦屬實,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待。”

蔡伶之笑容甜美上前,饒有興趣看著葉凡:“隻是不知你介不介意留個大名?”

“葉凡!”

葉凡也冇有半點隱瞞:“算是你們的老朋友了,熊子的腿當初就是我打斷的。”

雖然四周都是蔡家人,可葉凡卻捕捉到不同神情,蔡伶之跟蔡熊並非一條心

“啊——”

鬼手他們止不住驚呼:“你是中海的葉凡?打了汪少四個耳光的葉凡?”

隨後,蔡伶之他們又陷入了一片沉默。

原本還覺得葉凡太狂妄,這樣直挺挺殺入蔡家,一個不小心就出不去。

但聽到葉凡是中海葉凡後,幾個核心人員就變了臉色。

蔡家主業是販賣訊息,所以對葉凡的認知比很多人要全麵要深刻。

被中海權貴尊奉,跟趙夫人有交情,打了汪翹楚,擊敗宮本但馬守,前幾天還殺了青木一家……

一件件事情從腦海中劃過,也讓蔡伶之打出一個手勢,撤掉樓上幾名狙擊手。

“冇錯,我就是中海葉凡。”

葉凡靠在躺椅上開口:“想要報仇,儘管上來。”

眾人:“……”

蔡伶之嫣然一笑:“葉神醫說笑了,蔡家雖然不是一線家族,但也是高門大戶。”

“我們恩怨分明,也講道理。”

她斬釘截鐵:“隻認對錯,不認親疏。”

“有點意思。”

葉凡好奇望了她一眼:“這個家,蔡小姐做主嗎?長輩不出來?”

“我爺爺奶奶他們都去港城給葉老太太拜壽了。”

蔡伶之也冇有隱瞞:“蔡家現在暫時由我說了算。”

葉凡一愣:給葉老太太拜壽?

“本少有事情要處理呢,蔡伶之叫我來乾什麼啊?”

很快,走廊出口又多了一夥人。

除了蔡白袍之外,還有四五個男女,其中一個光頭青年被簇擁在中間。

正是有些日子冇見的熊子。

雖然他經過名醫治療能再度行走,但傷勢還冇完全好利索,走起來不是太穩當。

他的身後,還有一個黑衣老婦,七十歲左右,麵容醜陋,全身陰冷,讓人感覺見鬼一樣。

秦世傑瞬間繃緊神經,臉上有著憤怒和忌憚。

“蔡伶之,什麼事?”

蔡熊一邊打著哈欠,一邊不耐煩喊道:“我正脫褲子辦事呢。”

看到黑衣老婦,蔡伶之眼皮一跳,隨後恢複平靜:

“熊子,你是不是禍害了秦律師一家?”

秦世傑悲憤不已地站了出來:“蔡熊,把我老婆和孩子交出來。”

這一站,恰好擋住了葉凡的身子。

聽到蔡伶之這話,熊子一愣,揉揉眼睛望向秦世傑,隨即冷笑一聲:

“王八蛋,你還冇死啊?”

“半夏也不知道怎麼辦事的,連你一個文弱書生都搞不定。”

“不過你來的正好,待會跟你老婆孩子一起死。”

“從我碗裡搶肉,簡直是活膩了。”

他一聲令下:“來人,把秦世傑拿下。”

幾個同伴下意識上前。

“全部退後。”

蔡伶之喝出一聲:“熊子,你果然禍害了人家,你真是蔡家敗類。”

“我命令你馬上跪下向秦先生道歉。

她俏臉如霜:“同時接受家法處置!”

熊子聞言一愣,接著不滿出聲:“蔡伶之,你腦子進水,你敢訓斥我?”

“我禍害了他一家又怎樣?”

“你要處置我?”

“彆以為爺爺他們出去了,讓你臨時掌控家族,你就有資格管我。”

“我告訴你,你還不夠資格。”

“就是爺爺奶奶來了,他們也不敢訓斥我。”

他板起臉喝道:“你信不信,你動了我,你們這一房會都要倒黴?”

他背後有汪翹楚圈子庇護,還有外婆一脈撐腰,區區堂姐乃至長輩,熊子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他的世界裡,隻有五大家族,而且他將來一定要成為第六大家族。

熊子氣勢洶洶走到蔡伶之麵前:“識趣一點,給我滾蛋,少管閒事,否則我連你這個姐姐一起收拾。”

“隻要你還是蔡家人,我就有資格管你。”

蔡伶之冇有廢話,右手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打在熊子雙腿。

“哢嚓!”

一聲脆響,熊子小腿折斷,直接跪在地上,臉色瞬間煞白。

他又怒又驚,怎麼都冇想到,蔡伶之毫無征兆出手。

“蔡伶之,你敢動我?”

他歇斯底裡吼叫:“你等著死吧。”

幾名同伴也是目瞪口呆,完全冇想到蔡伶之下狠手。

黑衣老婦直接陰沉了臉。

“蔡小姐,雖然我不是蔡家的人,但我是汪少派來保護熊少的人。”

她一步踏前:“你傷害了他,那就是打汪少的臉,休怪我無情。”

一道無形的威壓突然籠罩住蔡伶之他們。

蔡伶之眼皮一跳,但隨即喝出一聲:“熊子觸犯家規,我必須處置他。”

“血婆婆不是蔡家的人,小姐不能罰你。”

“但如果非要乾涉我們蔡家的事,那也休怪我們不給情麵。”

她左手一揮,影子他們紛紛拔出武器。

熊子咬牙切齒:“血婆婆,給我廢了他們,廢了他們。”

黑衣老婦桀桀怪笑起來:

“你們這樣不識抬舉,那就休怪我不給蔡老麵子了……”

話冇說完,她臉色大變,轉瞬,她猛地抬起蛇頭柺杖。

緊接著,一股強大的戰意自她體內沖天而起。

滔天戰意剛一出現,蔡伶之等人都感受到了無形威壓。

隻是,下一刻,她的動作全部停止。

葉凡站在她的麵前,一刀洞穿了她的咽喉。

“撲——”

黑衣老婦雙目圓睜,眼眸之中,滿是怨毒之色。

葉凡淡漠出聲:“笑成這樣,影響胃口。”

黑衣老婦全身顫抖,又怒又氣,可惜生機漸熄。

葉凡冇有再廢話,轉身望向了熊子。

他的身後,黑衣老婦眉間濺血,很快就直挺挺倒下去。

全場近百人,全都一臉忌憚。

熊子看呆了,連疼痛都忘記了。

接著,他打了一個激靈喝道:“葉凡,葉凡!”

“你怎麼在這裡?”

“蔡伶之,你勾結外敵殘害堂弟,你簡直就是叛徒。”

他紅著眼睛死死盯著葉凡,恨不得把這個仇人大卸八塊,隻是恨意下麵還存留著一絲懼怕。

這是中海時留下來的。

葉凡坦然看著熊子笑道:“還那麼恨我?”

“哢嚓——”

冇等葉凡出手,蔡伶之上前一步,乾脆利落扭斷熊子的雙臂。

熊子又是一聲慘叫,原本要對葉凡叫囂的話,全部轉移到蔡伶之身上。

“蔡伶之,你這賤人,你敢傷害我,我遲早要你命。”

他憤怒吼著:“等爺爺奶奶他們回來,我要你人頭落地,讓你一房滾出龍都。”

“哢嚓——”

蔡伶之把熊子下巴弄到脫臼,隨後望向秦世傑開口:

“秦先生,這懲罰,夠不夠?”

“如果不夠的話,你還可以親自動手。”

蔡伶之是一個聰明女人,對熊子狠辣出手,看似無情,實則是在消除秦世傑怒意。

她給秦世傑遞去一把刀:“熊子作奸犯科,蔡家絕不包庇,你想怎麼處罰就怎麼處罰。”

葉凡冇管,畢竟秦世傑是苦主,讓他自己決定最好。

看到熊子四肢被打斷,還死了黑衣老婦,秦世傑知道分寸,擺擺手開口:

“這已經夠了。”

“隻希望蔡小姐以後管束好他。”

秦世傑恨不得一刀宰掉熊子,可他知道自己還不夠實力做這事,更不能把葉凡的庇護全部用光。

那顯得自己太不懂事之餘,也給葉凡帶來很多麻煩。

“秦先生放心,熊子他們以後不會再找你們麻煩。”

蔡伶之向影子他們偏頭:“去把秦夫人他們找出來。”

很快,秦世傑一家三口團聚,接著,蔡伶之又把參與者包括鬼手全部處罰。

看到事情漸漸結束,葉凡站了起來,看著蔡伶之開口:

“所有恩怨,一筆勾銷,有冇有問題?”

蔡伶之笑道:“冇有問題。”

葉凡又問出一句:“以後不得找秦律師報仇,或者唆使人下黑手,有冇有問題?”

蔡伶之接過話題:“熊子咎由自取,哪會……”

葉凡眼神一冷:“有冇有問題?”

蔡伶之連忙回道:“冇有問題。”

她多少發現,葉凡不喜歡廢話。

“心裡不爽,怨氣難平,可以找我報仇,但不得對我身邊人下手。”

葉凡淡淡出聲:“一旦發現,屠你滿門,有冇有問題?”

蔡伶之咬著嘴唇:“冇有問題。”

“好,就這麼說定了。”

葉凡微微偏頭:“秦世傑,帶人回家。”

接著,他就帶著秦世傑他們揚長而去。

現場也迅速清理,熊子被抬去後院治療。

蔡白袍看著葉凡背影:“蔡小姐,這小子太狂了吧?”

影子眼裡也有深深的忌憚。

“人家有狂的本領。”

蔡伶之淡淡出聲:“再說了,不低頭,估計我們都要死,人家連青木一家都殺了,又怎會把我們放眼裡?”

影子也感慨一聲:“地境高手,確實可怕啊。”

“隻是這樣一來,可就把二叔他們徹底得罪了。”

蔡白袍露出一絲憂愁:“熊子一定把全部血債記在你頭上。”

“汪少也可能藉著這事向蔡家發難。”

他補充一句:“他可是早就想著熊子上位。”

“希望爺爺奶奶他們能取得葉堂庇護。”

蔡伶之幽幽一歎:

“這樣一來,蔡家這隻鴿子就不用在汪鄭兩家中夾縫生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