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俊卿?

鄭家鄭三少?

刹那之間。

馮夫人他們如遭電擊,一張臉,突然蒼白下來,以致於四肢都跟著冰涼了。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鄭俊卿會在這裡出現,還橫在葉凡麵前為他出頭。

這,怎麼可能?!蹬蹬蹬!幾十號圍向葉凡的人連著倒退幾大步,一個個神容煞白驚慌失措。

比起獨孤殤的大打出手,鄭三少的yin柔更讓人忌憚,這可是龍都四少之一,吃人不吐骨的主。

爬起來的周國峰更是眼皮直跳,想要狠狠吸氣。

卻,因為過於震驚,以致喉管急促,無比難受。

這……葉凡怎麼能搬出鄭俊卿?

他不願意相信,但最終不得不承認現實,眼前痛揍自己的傢夥就是鄭俊卿。

身為鄭係一員的他見過鄭俊卿好幾次。

他艱難擠出一句:“鄭少,你跟那小子……”“啪——”不等周建峰把話說完,鄭俊卿就左右開弓,最後一個耳光,更是把他仇翻在地。

“什麼這小子那小子的,他是葉醫生,是我兄弟。”

“你對他無禮,就是對我鄭俊卿無禮。”

“我今天把話放這裡。”

鄭俊卿叼著一根菸,手指張狂點著周建峰他們:“這是葉凡和馮家的私人恩怨,你們誰敢跟馮夫人站在一起,誰就是我鄭俊卿的敵人。”

“我對天發誓,我弄死他全家!”

葉凡翻盤汪翹楚一事,不僅讓鄭俊卿成了葉凡小弟,開車多開兩年,也讓他對葉凡重新審視起來。

他突然發現,跟葉凡做朋友勝過做敵人,否則隻怕跟汪翹楚一樣深陷泥潭。

於是看到鄭係一脈的周建峰出頭,鄭俊卿就止不住發怒,擔心周建峰把鄭家拖入萬丈深淵。

“周建峰,你是不是想要死?”

鄭俊卿冷酷的目光,就像是荒原爆出的朔風。

而那些被他掃視過的眼睛,彷彿是將要熄滅油燈的火焰,冇有人敢與他對視。

唯有壓抑呼吸顯得格外沉重。

“鄭少,誤會,誤會,我跟馮夫人不熟。”

周建峰捂著臉頰反應了過來,忙上前一步解釋:“我就是給點麵子來看一看。”

“啪——”鄭俊卿一巴掌甩過去:“滾!”

周建峰忙捂著臉如釋重負後退,接著又多瞄了葉凡幾眼,尋思以後要跟葉凡搞好關係。

這年頭,能被鄭俊卿稱為兄弟的人,他記憶中隻有葉凡一個。

“鄭少,對不起,我們隻是普通客戶。”

“是啊,我們跟馮夫人隻有一點生意,回去馬上斷絕一切合作。”

“我今天過來就是斷交的,我早就不想跟馮氏地產有來往。”

“對不起,鄭少,葉醫生,是我有眼無珠,我自扇十個耳光。”

“葉醫生,馮夫人欺人太甚,我支援你替小姨子討回公道……”在場眾人紛紛喊叫起來,一個個向鄭俊卿和葉凡道歉,隨後紛紛撇清自己跟馮夫人關係。

馮氏地產眼神漸漸絕望,怎麼都冇有想到,一個個盟友不僅不求情,反而落井下石。

馮夫人的俏臉更是冷如含霜,緊握的指甲都快掐入肉裡。

“滾!”

在鄭俊卿識趣讓開路時,葉凡緩緩上前,對著麵前人一人一巴掌,把他們全部打飛。

隨後,他站到了馮夫人麵前:“馮夫人,現在能不能告訴我,我麵對的是什麼人?”

他笑容恬淡,牙齒白皙,但語氣卻讓人膽戰心驚。

“年輕人,你想要怎樣?”

馮夫人臉se很是難看:“你要動我?”

雖然大勢已去,還有鄭俊卿壓著,但她不可能跪地求饒。

對於不可一世的她來說,那點麵子和驕傲很重要,而且她背後也是有一個大靠山的。

“你黑白不分,打傷我小姨子,讓她身體和精神重創,還差點扒掉她的衣服……”葉凡從一名馮氏保鏢身上奪下一支槍:“我要你一手,一腳,不過分吧?”

“你今天有鄭少撐腰,我認栽。”

馮夫人咬著嘴唇:“但我也不是軟弱可欺的,我可以保證,你動我之後,一定會給你給鄭少招惹麻煩。”

葉凡淡淡一笑:“有靠山?”

馮夫人俏臉一沉:“我是汪少的人。”

此話一出,全場一陣嘩然,很多人都生出意外,根本冇想到,馮夫人跟汪翹楚扯上關係。

眾人也冇懷疑馮夫人虛張聲勢,畢竟給馮夫人十個膽子,也不敢扯汪翹楚的虎皮。

鄭俊卿也是一怔,隨後笑了笑,這世界還真小啊。

“汪少?”

葉凡淡淡開口:“汪翹楚?”

馮夫人傲然回道:“冇錯!”

她冇解釋自己跟汪翹楚怎麼認識,關係如何,隻是簡單把他搬出來。

雖然不一定能唬住鄭俊卿,但至少可以讓葉凡掂量後果。

誰知,葉凡拿過一部手機:“給你機會,打給他,問問,他能不能保住你。”

馮夫人一愣,不知葉凡哪來的自信?

隻是她冇有浪費機會,拿過手機撥打一個爛熟於心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一個淡漠聲音:“誰?”

馮夫人瞬間卑微了起來,畢恭畢敬開口:“汪少,我是馮氏地產的馮夫人,我今晚遇上了事,招惹了鄭家鄭三少和他朋友。”

她迅速道出自己處境:“他們要廢掉我,要讓馮氏地產破產。”

“鄭三少?”

電話另端汪翹楚大聲質問,語氣流露著不屑:“鄭俊卿?

你得罪那賤骨頭?”

鄭俊卿臉se難看。

葉凡淡淡一笑:“準確一點告訴他,你得罪的不是鄭俊卿,是我,金芝林,葉凡。”

馮夫人不知道葉凡哪裡來的底氣,譏嘲鄭俊卿名頭難道不比你什麼葉凡要強嗎?

不過她還是補充一句:“我主要是招惹了一個叫葉凡的人,他是什麼金芝林的……”原本不耐煩的聲音突然沉寂。

隨後,汪翹楚冷冷出聲:“那你聽天由命吧。”

下一秒,電話掛了。

聽天由命?

什麼意思?

馮夫人懵了,握著手機呆許久,隨後反應了過來。

聽天由命,等於愛莫能助,更等於招惹不起。

在場幾百人也是一陣精神恍惚,完全冇有想到,鄭俊卿名頭冇嚇住汪翹楚,葉凡兩字卻壓住了他。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人啊,讓汪翹楚這麼忌憚?

周建峰他們擦擦額頭,發現一手冷汗。

“死心了吧?”

葉凡看著馮夫人一笑。

馮夫人低聲一句:“你究竟是什麼人?

五大家冇有你的存在……”“我不是說過嗎?

金芝林,葉凡。”

隨後,葉凡把短槍戳在馮夫人手上,極其冷漠的扣動扳機。

子彈撲的一聲穿透手腕,洞穿地毯。

全場一片尖叫,但隨後又死死掩住嘴巴。

馮夫人身軀一震,震驚大於疼痛,看著傷口冇反應過來。

“砰——”葉凡又是一槍,直接打入馮夫人的大腿。

子彈再次穿出一道血線,在地上漂染的觸目驚心。

馮夫人直挺挺摔倒在地。

劇痛難忍,卻不敢喊叫出聲,擔心刺激葉凡招來殺身之禍。

“砰砰砰——”接著,葉凡又把其餘打過唐琪琪的人全部揪出來,二話不說一人兩槍,把他們全部射倒在地上。

在這過程中,葉凡始終保持著冷漠、無情、殘酷,還有機械一樣的射擊,換彈,給全場帶來巨大沖擊。

好像他下手的不是人,而是畜生。

四男三女眼神帶著絕望倒在血泊。

他們曾跟著馮夫人耀武揚威,做過很多欺男霸女的事,不止一次看著受害者無能為力發出冷笑。

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有一天,這遭遇會落自己身上。

“關門,賠償,找唐琪琪道歉。”

葉凡把槍丟給鄭俊卿轉身出門:“但凡唐琪琪一點不滿意,你們就給自己選墓地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