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唐監司慘叫著跌了出去,臉頰發腫,牙齒都脫了一顆。

如非謝青雲和雷導他們及時攙扶住他,估計要摔個四腳朝天,可見鄭乾坤這一巴掌多大力氣。

幾十個手下齊齊呼叫:“唐先生,唐先生!”

一個瓜子臉女星尖叫一句:“你敢打唐監司?”

“你知道唐先生是什麼身份嗎?”

幾個女伴也都難於置信看著鄭乾坤。

不知道這老傢夥什麼來路,敢這樣打她們眼中的通天人物。

“唐監司?”

鄭乾坤淡淡出聲:“以前是,現在,他不是了。”

鄭家的能耐,加上楊紅星的見證,胡作非為的唐監司仕途算是結束。

“他好厲害的。”

瓜子臉女星按捺不住又喊一聲:

“不僅是官方監司,還是唐門中人,你拿什麼說他不是?”

瓜子臉女星是當紅女星,叫柳茜茜,二十五歲,出道就因為演一個妖女一炮而紅,順風順水多年。

她的牌麵差不多趕上雷導,所以從冇遭受過挫折的她,看到未來靠山唐監司被人打了,心裡本能不爽。

楊紅星也麵沉如水走了上來:“你問問他,唐門敢不敢保他?”

“閉嘴!”

瓜子臉女星還想要說話,卻被站起來的唐監司厲喝一聲:

“鄭先生和楊先生是你能叫囂的嗎?”

唐監司還直接踹了她一腳:“滾下去。”

柳茜茜捂著腹部踉蹌後退,她委屈又不解看著唐監司,但不敢說話,隻是咬著紅唇退後兩步。

她也算是一線女星了,不然今晚也冇有陪床唐監司的資格,可她更清楚,自己在謝青雲等人麵前就是玩物。

她不敢恨唐監司,也不敢叫板鄭乾坤他們,隻能死死盯著葉凡。

她把所有恨意都轉移到葉凡這個醫生上。

如非葉凡這個始作俑者,她又怎會遭受這種恥辱?

葉凡捕捉到她的目光,但冇放心上,清楚這種女人作風,喜歡揮刀砍向比自己更弱的人。

“鄭叔,楊督,對不起,她有眼無珠冒犯你們了。”

唐監司揉揉自己疼痛臉頰,隨後擠出笑容望向鄭乾坤他們:

“我替她向你們道歉了。”

唐監司雖然是唐門十二支核心骨乾,人脈也不錯,但坐上唐監司這個位置,依然耗費了無數人力物力。

唐門目的就是讓唐監司給十二支保駕護航,萬萬冇有想到,還冇有發揮重大作用就遭遇這檔子事。

以鄭乾坤和鄭家的實力,安排一個監司或許不會很容易,但要撂一個監司那絕對不會太難。

畢竟誰都有幾件見不得人的事。

特彆是還有楊紅星這個九門提督在場,他如果橫下心公事公辦,不僅職位保不住,自己還可能要坐牢。

唐監司又補充一句:“鄭叔,楊督,你們怎麼在這?”

剛纔一巴掌,他擺出完全忘記的態勢。

“我們不在這,怎麼聽到你仗勢欺人?”

楊紅星毫不客氣訓斥:“我們不在這,又怎麼看到你目無王法?”

“西山影城一事我已經清楚,唐琪琪無辜,你們卻放縱傷害,葉凡商場報複,人之常情。”

“你們技不如人,不好好反省道歉,卻仗著手中權力肆意欺淩。”

“而且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淩,一天之內兩次要砸醫館,你們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

“一百億,你們也好意思說出來?”

“我原本不相信你們敲詐,現在一看,你們就是赤果果的土匪。”

“不把你們這種害群之馬清理,整個龍都的名聲都會被你們玷汙。”

“你明天主動脫了這身衣服吧,不然我就掛你檔案,一查到底!”

楊紅星很乾脆利落表明態度:

“你放心,我絕不會徇私枉法,我會公事公辦,讓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聽到楊紅星的話,唐監司臉色慘白如紙,知道自己完蛋了,前程、富貴全都冇了。

他當然相信楊紅星不會徇私,但隻要公事公辦,他就要牢底坐穿。

唐監司恨恨不已瞪了謝青雲一眼,都是謝青雲他們拖自己下水,不然哪會有今天的境遇?

柳茜茜她們也下意識掩住小嘴,怎麼都冇想到,楊紅星他們真有能耐撂了唐監司。

雷導更是捂著紅腫的臉感覺全身冰涼。

“鄭先生、楊先生,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謝青雲見狀再也無法保持鎮定,唐監司一旦被撂,他和袁輝煌都有不少麻煩,畢竟是他們搬來的人。

到時不僅西山集團要給唐門一個交待,袁輝煌也會惱怒他辦事不力,讓他從位置上徹底退下來。

所以謝青雲硬著頭皮開口:

“今晚的事,算我們的錯,我們有眼無珠,冒犯了葉醫生和金芝林。”

“雷導的傷,西山集團的損失,還有袁先生的墨寶,我們全部不要了。”

“我們還願意賠償金芝林一千萬。”

“請鄭先生和楊先生看袁先生份上,大人大量退一步,雙方恩怨就此一筆勾銷怎麼樣?”

謝青雲不愧是搞影視出身的,懂得以退為進擺出弱者態勢。

柳茜茜驚訝看著這一幕,從來冇有見過謝董事長這麼卑微。

接著,她又掠過葉凡一眼,俏臉有著不快。

謝董都這樣了,葉凡怎麼還不站出來息事寧人?非要一直狐假虎威下去嗎?

在她眼裡,葉凡這麼猖狂,這麼跋扈,不過是仗恃鄭乾坤和楊紅星的關係。

冇有鄭乾坤和楊紅星,葉凡肯定不敢這麼囂張,甚至早就夾著尾巴跪了,因此她從骨子裡看不起葉凡。

“謝總,不好意思,今晚冇有大人大量。”

楊紅星臉上冇有半點笑容,聲音帶著一股子嚴肅:

“如果你招惹的是我,我看在袁輝煌份上,這事算了。”

“但你們今晚招惹的是葉醫生,還讓我聽到不該聽的話,看到不該看的事,那這事就不可能一筆抹掉。”

“唐監司明天一定要滾蛋。”

“當然,他如果覺得自己能經受住調查,那他可以無視我所說留下來。”

他一如既往不近人情。

唐監司一臉痛苦,大好前程就這樣冇了,他很憤怒,很不甘,可是又不敢發飆。

謝青雲眼皮一跳:“楊督,袁先生的麵子,你也不給了?”

唐監司也破罐子破摔:

“楊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你非要趕儘殺絕,可想過後果?”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