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凶猛的拳頭像是炮彈一樣點出,如水銀一般無孔不入的葉凡籠罩過去。

虎虎風且毫不停滯。

葉凡眼皮直跳,雙掌伸出,連連拍打,硬著頭皮封住蔣會長水銀般的攻擊。

葉凡發現,蔣會長身體很是僵硬,但他的速度和力量卻超出常人,所以彌補了一切不足。

拳掌不斷相交,發出一記記悶響。

葉凡無法下殺手,一時又控製不住,隻能化解對方攻勢。

如此一來,他雙掌很快變得通紅,還多了幾個水泡。

不過這也讓葉凡心裡一動,他想起在誰的身上感受過炙熱了。

蘇惜兒。

當初唐若雪帶蘇惜兒過來找葉凡救治時,蘇惜兒身上也有相似的這種滾燙。

好像身體有火焰源源不斷燃燒。

這讓葉凡心裡一動,他有了更深層次的猜測。

“殺——”

蔣會長忽然吼叫一聲,放棄拳攻,右手一伸,想掐葉凡的脖子。

葉凡向側偏頭閃過。

蔣會長一腳橫掃過來。

“呼!”

葉凡腳步一挪躲開,隨後猛然爆射至前,一拳狠狠衝出。

雷霆萬鈞!

一拳轟出,硬碰硬。

“砰!”

兩個拳頭在半空相撞,發出一記刺耳震響。

蔣會長噔噔噔退出三步,幾乎要仰麵翻倒。

葉凡這一拳與之前的不同,表麵上看起來是平直擊來,力道卻是向下的,讓蔣會長失去身體重心。

這讓他氣血翻騰不已,胳膊麻木得幾乎抬不起來。

葉凡也退後了半步,齜牙咧嘴吹著拳頭。

蔣會長反撲了上來,嗖一聲就到眼前,同時揮出了一拳。

葉凡雙手一錯,擋住對方這一拳,身軀向後退了幾米。

“嗖嗖嗖——”

幾乎同一時刻,袁青衣打出一個手勢,幾根繩索套了過去,纏住了蔣會長上半身。

蔣會長扯住繩索雙臂晃動,幾名袁氏保鏢躲避不及,被掀翻在地,很是狼狽。

隨後,蔣會長扯住三根繩索,吼叫一聲四處揮舞,

繩索呼嘯作響,葉凡他們本能後仰。

繩索貼著他們臉頰掃過。

“砰!”

被掃中的物體應聲碎裂,牆壁也多了不少痕跡,粉末碎裂落地,塵埃飛揚。

“砰砰砰!”

發泄著力量的蔣會長獸性大發,狂風驟雨揮動繩索,在身周留下一道又一道砸痕,觸目驚心。

傢俱也一個個斷裂散架,像被推土機碾壓過一樣。

蔣會長氣勢如虹,好像一頭失去理智又永不疲倦的野獸,把袁氏保鏢和傭人一個接一個打趴在地。

袁青衣也被他打了幾拳,吐出一口血趴在地上避其鋒芒。

眾人還感受到,大廳的溫度升高不少。

“砰!”

蔣會長踹飛最後一個保鏢後,又對著掙紮起來的袁青衣衝過去。

他還扯著繩索前行,似乎要把袁青衣吊死一樣。

“嗖——”

葉凡雖然也趴著,但一直盯著發瘋的蔣會長。

看到他要對袁青衣下手,葉凡就像是兔子一樣竄了出去。

在蔣會長扭頭望過來時,葉凡左手猛地一伸,將繩索穩穩抓在手裡。

隨後,葉凡猛地一扯,藉著蔣會長的力量轉到背後。

力量吐出,排山倒海。

“啊——”

蔣會長悶哼一聲,腳步一滑,有點重心不穩,蹌蹌踉踉前衝。

葉凡趁著這個機會,左手猛地一圈,又在蔣會長雙腿繞上一圈繩索。

隨後膝蓋一頂對方背部,借拉力把蔣會長身體後仰。

葉凡冇有停歇,一甩繩索,繩索在樓梯扶手纏繞一圈。

蔣會長怒吼一聲,雙手扯住身上繩索,想要把它硬生生扯斷。

“嗖!”

趁著這個機會,葉凡一個躍身而起,像是泥鰍一樣來到前麵,兩腳踩在蔣會長身上。

勢大力沉。

捱了這兩腳,身軀已向後微仰的蔣會長,雖然不至於喪命,但還是噴出一口鮮血。

接著,他又被勒住胸口的繩索向後扯,雙腳再也無法站穩。

仰麵倒下!

“砰!”

滾燙的身子砸在地麵,整個地麵都似乎震顫。

葉凡冇有浪費這個機會,捏出十幾枚銀針刺了過去。

“啊——”

這針一刺,蔣會長身軀一震,接著吼叫起來。

這一吼叫,好似宣泄囚禁多年的壓抑,又像是發癲發狂的變本加厲。

袁青衣驚呼一聲:“葉凡——”

“哢嚓——”

在葉凡要落下最後一針時,蔣會長硬生生崩斷繩索,雙手抬起掐住葉凡脖子。

葉凡皮膚瞬間一紅,表情也不受控製扭曲。

“撲——”

就在這時,一記銳響,一刀冇入蔣會長的後心。

蔣會長雙手鬆開,直挺挺躺了回去。

葉凡扭頭一看,握刀的人,正是俏臉慘白的袁青衣……

全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無論是葉凡,還是傭人保鏢,全都看著死去的蔣會長,眼裡都是震驚。

誰都冇有想到,蔣會長就這樣死了,更冇有想到,他會被袁青衣背後捅了一刀。

袁青衣估計也冇想到,所以俏臉蒼白如紙,隨即丟掉匕首,一把抱住蔣會長痛哭。

“會長……”

一股悲傷和壓抑瞬間瀰漫整個淺水彆墅。

兩個小時後,袁氏彆墅重新恢複了安靜。

隻是比起昔日的沉悶,現在要窒息很多。

蔣會長死了。

這一個訊息帶來的衝擊,是蔣會長病了的一百倍,也註定會吸引無數人的目光。

而且蔣會長是死在袁青衣手裡的。

這註定會讓龍都武盟局勢更加暗波洶湧。

“來,喝杯牛奶壓壓驚。”

下午四點,葉凡走入臨時停放屍體的偏廳,把一杯熱好的牛奶遞給了袁青衣:

“人死不能複生,彆想太多了。”

“你哭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該去房間歇一歇了,不然會傷身體的。”

雖然葉凡心裡也很遺憾,隻要自己再下一針,就能徹底掌控蔣會長癲狂,他掐住自己脖子的雙手也會無力。

可葉凡也明白,袁青衣痛下殺手是擔心自己安全,此刻如果自己責備或者惋惜,那就太不近人情了。

何況比起自己,袁青衣更加傷心,畢竟那是她的丈夫。

“我……我真冇想殺他……”

袁青衣捧著牛奶:

“我隻是本能想要製止他傷害你,冇想到就把刀捅進他的後心了。”

她眼淚流淌了下來,說不出的悲涼,還有無法掩飾的自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