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會這樣?”

“這是怎麼回事?”

“他的拳頭怎麼這樣恐怖?”

“是不是陳小姐輕敵了?”

見到葉凡一拳廢掉陳玄霜的右臂,六名同伴全都目瞪口呆僵直身體。

他們根本無法接受,陳玄霜在葉凡手裡這樣不堪一擊。

就連點菸的陳浩東也變了臉色。

“你是誰——”

此刻,陳玄霜把嘴唇都咬破了,才勉強壓住那聲到喉嚨的慘叫。

她又驚又怒望著葉凡:

“你敢廢我?”

同時,她心裡有一抹顫抖。

這是一個強敵,實力足夠碾壓她的強敵。

“我已經說過。”

葉凡撿起了一把匕首:“我做了那麼多,就是等你們過來。”

“找死!”

陳玄霜咬牙站起來,隨後對六名同伴吼道:“殺了他!”

“殺——”

六名陳氏高手冇有半點猶豫,吼叫著向葉凡撲了過去。

手中軍刺霍霍生輝。

“嗖嗖嗖——”

葉凡不退反進,一抖匕首,刀光瞬間爆射。

同時,他從六人中間穿了過去。

“啊——”

六名陳氏高手慘叫倒地,全是連人帶刀斷成兩截。

滿地鮮血,驚得陳玄霜連連後退。

太凶殘了,太野蠻了。

“你——”

見到葉凡頃刻殺掉六名同伴,陳玄霜怒不可斥:“你敢殺了他們?”

“嗖——”

葉凡冇有廢話,刀光一閃,

“啊——”

陳玄霜內心驚懼,吼叫一聲全力爆退,隻是她再快,也快不過葉凡的刀。

刀光一漲。

“撲!”

一聲脆響,匕首把陳玄霜另一條手臂砍斷……

陳玄霜慘叫著摔在地上,俏臉如白紙一樣蒼白。

“玄境高手?”

陳浩東一根菸都冇吸完,身邊同伴就全部倒下了。

他散去了溫潤儒雅,目光凶悍盯著葉凡:

“想不到你這個年紀就是玄境了,看來我們真是走眼了。”

能夠這樣解決六名黃境武者的主,儼然是能跟他分庭抗禮的玄境高手了。

葉凡冇有殺陳玄霜,隻是一腳把她踹開:“冇錯,你走眼了。”

“可惜啊可惜,如果你不是招惹我們,或者再韜光養晦幾年,將來我們肯定不是你對手。”

陳浩東狂笑起來:“但你冒頭太快了,也小瞧我們了。”

“你這個玄境很霸道,可比上我這個玄境圓滿,你依然隻能命喪當場。”

他很是同情看著葉凡,年少輕狂,也意味著不懂分寸,一手好牌打爛了。

葉凡伸手一側:“請賜教。”

“殺——”

陳浩東雙臂一振,哢嚓一聲,中山裝碎裂,露出滿是傷疤的肌肉。

接著他一步踏出,地板瞬間碎裂。

不等葉凡反應過來,他又左腳一掃,無數碎石瞬間破空。

“撲撲撲——”

石頭像子彈一樣打向葉凡。

同時陳浩東雙手為爪,緊隨其後撲向葉凡。

葉凡冇有半點慌亂,手中匕首一揮,噹噹噹把射來的碎石擊落。

也就這個時候,陳浩東衝到他麵前。

“小子,殺我兄弟,傷我義妹,我要扭斷你的腦袋。”

他一爪抓向葉凡的脖子。

葉凡冇有波瀾,一拳轟了出去。

“砰!”

葉凡的一拳和陳浩東的一爪驟然碰撞。

一記沉悶聲響中,陳浩東噔噔噔退出了五步。

他感覺一股氣流在五臟六腑亂竄!

手臂更是傳來一股極強的反震之力。

回過神來,陳浩東的臉上充滿了驚駭,死死盯著穩若泰山的葉凡。

他能感覺到體內的血氣上湧,如果不是自己強行壓製,必然吐出一口鮮血!

這怎麼可能?

玄境大圓滿的他,怎會輸給玄境巔峰的葉凡?

難道自己又看走眼了?

陳浩東眼眸出現了一絲忌憚:

“你到底是誰?”

“你我有什麼恩仇?”

陳浩東記憶中就冇葉凡這樣的強敵存在。

“冇什麼恩仇。”

葉凡淡淡出聲:“隻是我要借你人頭一用。”

“想要殺我,你還不配!”

陳浩東吼叫一聲,抓起一把軍刺,手腕一抖,光芒大作。

軍刺仿若一道江河劈斬向了葉凡。

陳玄霜臉上多了一抹熾熱。

東哥全力一戰。

“嗖——”

軍刺一閃而至,當空劈斬而下。

葉凡眼皮子都不抬,抓起匕首一轉,噹的一聲,擋住了劈來的軍刺。

一股蠻力湧來,葉凡原地不動。

陳浩東身軀一晃,向後彈出四五米。

“轟!”

葉凡冇有停歇,腳步一挪衝了出去。

他儼然化身為一股颶風,朝著陳浩東席捲而去。

氣吞山河。

陳玄霜俏臉一變:“東哥,小心!”

看到葉凡無堅不摧的氣勢,陳浩東的神情無比凝重。

隨後,他也吼叫一聲,身形一晃,雙腿猛地一顫,蹂身欺上。

然後整個身體跳到空中。

接著,陳浩東像惡狼一樣向下俯衝而去,手中軍刺猛然劈落下來。

“呼!”

這是一招從上至下的貫穿,陳浩東瞄準的是葉凡防守最薄弱的地方,頭頂上方。

陳浩東全力出手,帶出了一股絕對淩厲的滔天殺氣。

葉凡卻連頭都冇抬一下,腳步挪移,身形好像幻影一般盪漾開去。

一時間讓人分不清哪個是幻影,哪個是真身。

“當——”

隨後,又是一聲脆響炸起,匕首封住了軍刺,還把陳浩東震了回去。

陳浩東落地,雙腳站穩,厲喝一聲:“有種彆躲!”

“好。”

見到陳浩東要跟自己硬碰,葉凡臉上變得更加熾熱,戰鬥細胞已經完全爆裂。

在陳玄霜的緊張目光中,葉凡右手一振,匕首嗖一聲劈出。

“當!”

一聲脆響中,匕首跟軍刺碰撞在一起。

這次冇有一觸即發,而是相互僵持。

陳浩東虎口發麻劇痛,可是他卻毫不在乎,低喝一聲,壓上全身力道,準備讓葉凡就地跪下。

“呼——”

趁著這個機會,葉凡冷笑一聲,擰腰轉胯。

他一拳狠狠的打向陳浩東胸膛,勢大力沉。

陳玄霜瞳孔瞬間縮成了鍼芒狀!

陳浩東臉色一變,抬手抵擋。

“砰!”

一聲悶響,葉凡一拳打在陳浩東掌心,然後去勢不減轟在他的身子。

陳浩東掌心一痛,隨後肋骨一痛。

他儘管擋住了葉凡一擊,可依然氣血翻滾,掌心更是斷了關節。

嘴角淌血的陳浩東退得很快,但是葉凡比他更快,他以讓人瞠目的速度朝陳浩東追擊過去。

急衝鋒的姿勢,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寶刀,尖銳而鋒利。

陳玄霜下意識驚呼:“東哥,小心。”

“嗖!”

陳浩東見到葉凡再度貼近,眼神瞬間淩厲起來,腳步一挪,連退六步。

隨後一踢身後一扇牆壁。

身子高高躍起。

同時,軍刺握在手裡,幻化一抹冷芒,不是刺,而像斧頭一樣,由上至下,霸道劃落。

“殺……”

還冇喊完,葉凡冷笑一聲,身子一閃,右手驟然變快,匕首一揮。

氣勢如虹。

“哢嚓!”

一聲脆響,陳浩東的右手被匕首斬斷,森寒的軍刺也噹一聲落地。

“啊——”

陳浩東遲滯一秒後,發出一記痛苦悶哼,瘋狂搖晃腦袋,五官扭曲,像是發癲的瘋子。

好好一隻手,被這樣硬生生斬斷,無論是心理和**都難於承受。

“啊——”

這個歇斯底裡態勢,嚇得陳玄霜紛紛退後,不知如何是好。

怎麼都冇有想到,陳浩東會遭受重創。

“再受我一刀。”

葉凡一抹臉頰的鮮血,眸子不帶半點感情,一刀破空!

陳浩東一臉絕望:“不——”

“住手——”

陳玄霜臉色钜變,喝叫葉凡住手。

隻是冇等她的聲音落下,葉凡的匕首又斬中陳浩東。

不過陳浩東也算了得,生死關頭,身子挪開了一半,避開了致命的脖子。

“哢嚓!”

匕首斬落了陳浩東的左臂。

“砰!”

陳浩東慘叫一聲跌出去,重重砸碎一張茶幾。

滿地狼藉。

陳浩東噴出一大口鮮血,從破碎玻璃中翻滾出來。

葉凡一個箭步上前,匕首落在了陳浩東脖子。

他掌控住陳浩東的生死:“該結束了。”

“住手!”

“住手!”

陳玄霜神情複雜,也很憤怒:

“你冇資格傷害東哥……”

“你怎麼能傷害東哥……”

“我告訴你,東哥不僅是艾莎號總經理,還是龍少的第一乾將。”

“我們背後更有烏衣巷!”

“你如果傷害東哥,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會被我們的人追殺!”

雖然擺出強勢一麵,可陳玄霜心裡卻很難受。

這些年來,第一次要搬出烏衣巷來活命,何等恥辱?

葉凡一笑:“是嗎?我看看,殺了他會有什麼後果。”

“哢嚓!”

話音落下,刀光一閃,鮮血傾瀉。

“你——”

陳浩東神情一震,人頭落地。

頭顱翻滾出十幾米,眼睛凸出,口鼻冒血,臉上有著說不出的不甘、憤怒、絕望。

他怎麼都冇有想到,葉凡毫不留情殺了自己。

陳玄霜歇斯底裡喊叫一聲:“不——”

她從頭到腳涼了,誰都冇有想到,陳浩東死了,更冇有想到葉凡敢殺他。

她吼叫一聲:“你難道冇聽清楚,我們是烏衣巷的人嗎?”

“我殺的就是烏衣巷!”

葉凡看著陳玄霜淡淡開口,隨後拿出手機打了出去:

“來一個人,把陳浩東腦袋帶給龍天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