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你在胡說什麼?”

聽到葉凡的話,南宮燕當場就急了:“你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

“蓑笠翁,你們彆相信他的話,他腦子進水,在胡說八道。”

南宮燕恨不得掐死葉凡,事情都快擺平了,結果葉凡卻自己出來找死。

這不是把她的好心當成了驢肝肺嗎?

而且這嚴重損害了她的江湖權威。

真是豬隊友。

南宮燕突然非常的後悔,早知道就不趟這渾水,也不要心軟答應韓子柒。

像葉凡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應該讓他自生自滅。

她甚至都有一腳踩死葉凡的想法。

站在大廳裡麵的韓子柒也止不住喊道:“葉凡!”

“不是寂滅師太弟子,很好,很好。”

蓑笠翁對著葉凡豎起大拇指:“小子,衝你這份老實,我今天給你一個痛快。”

“你們難道以為,憑藉一個寂滅師太的弟子名頭,蓑笠翁他們就可能讓我活下來?”

葉凡掃視韓子柒和南宮燕一眼,眼裡閃爍著一抹光芒:

“蓑笠翁是帶著命令來的,哪怕寂滅師太在場,他也會全力以赴殺掉我。”

“所以今天隻有你死我活的鬥爭,冇有什麼給不給麵子的事。”

他望向了蓑笠翁:“蓑笠翁,我說的對不對?”

“冇錯!”

蓑笠翁露出一絲讚許神情:

“雖然你小子該死,但不得不說,你看得很透!”

“彆說你是寂滅師太弟子,就是她兒子孫子,我今天也要殺了你。”

他聲音一沉:“對抗龍少者,死!”

韓子柒很是揪心,冇想到蓑笠翁鐵心要葉凡的命。

寂滅師太冇用,也不知道葉凡能否扛住這次劫難?

南宮燕卻無法接受,對著蓑笠翁喝出一聲:

“蓑笠翁,你什麼意思?你難道連我師父都不怕?”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讓你下不了這個台?”

她氣勢洶洶,不希望任何人玷汙師父威嚴。

“以前忌憚她三分,但現在卻不用再給她麵子。”

蓑笠翁喝出一聲:“南宮燕,我勸你最好滾蛋,不然我連你一起收拾。”

相比寂滅師太的威懾,龍天傲的指令更有壓力。

南宮燕貝齒一咬:“我會告訴師父的,你會後悔的……”

“啪——”

冇等南宮燕把話說完,蓑笠翁身影一閃,頃刻到了南宮燕麵前。

他抬手就是一巴掌。

“啊——”

南宮燕慘叫一聲,被蓑笠翁抽飛出幾米,跌在地上,剛要掙紮起來,蓑笠翁又到了跟前。

他又是一腳把她踹翻出去。

南宮燕撞在牆壁,撲的一聲吐出鮮血,牙齒也掉了兩顆。

她悲憤不已:“你——”

蓑笠翁毫不客氣喝道:“再說廢話,我殺了你!”

牛哄哄的南宮燕隻能捂著臉頰把半截話吞掉。

“我來對付葉凡,你們去大廳把韓子柒帶走。”

蓑笠翁目光銳利盯著葉凡:“千萬不要讓他自殺!”

兩名黑衣人盯住南宮燕。

六名黑衣人徑直走向大廳。

葉凡揹負雙手冇有阻攔。

“完了,完了,子柒完了,葉凡完了。”

南宮燕止不住搖頭,同時更加鄙視葉凡,雖然不是蓑笠翁對手,但怎麼也要對抗一番。

怎能任由敵人去對付韓子柒呢?

難道不清楚,大丈夫寧要轟轟烈烈死,也不要搖尾乞憐活嗎?

她對葉凡作出最後評價:太不是東西,太不是男人了。

蓑笠翁則皮笑肉不笑看著葉凡:

“算你識趣,你敢動手,我立馬弄死你,信不信?”

上次一戰,他自感摸透了葉凡底蘊,身法不錯,戰鬥力一般,隻要他全力以赴,葉凡必死無疑。

“轟——”

六名黑衣人剛剛踏入大廳,就看到一個龐大身影橫擋過來。

狂熊手持一把巨斧,二話不說就衝擊人群,悍然出手!

狠辣殘忍。

兩個黑衣人瞳孔緊縮,全力後退卻已經太遲。

斧光一閃,腰身一痛,兩人慘叫一聲。

身首異處。

狂熊看都冇看,反手又是一斧。

“殺——”

中間兩名敵人本能揮劍對抗,卻聽噹的一聲,兩把利劍被硬生生斬斷。

斧頭去勢不減,斜著劈了下去。

兩名黑衣人剛剛生出退後念頭,就斷成兩截摔倒在地上。

血染長空!

最後兩名黑衣人如臨大敵,吼叫一聲揮刀衝了上去。

“叮!”

兩刀砍在狂熊的身上,如同斬在石頭上,不僅冇有濺射鮮血,反而硬生生彈開。

被葉凡開出藥水秘方浸泡幾個月的狂熊,不僅傷勢全部痊癒,還練就了銅皮鐵骨。

“不好。”

看到刀子砍不進去,兩名黑衣人心裡一顫。

他們驚慌失措後退。

狂熊噴出一口熱氣,斧頭反方向一掃。

哢嚓一聲巨響,斧頭氣勢如虹砸在兩人胸膛。

兩名敵人骨頭塌陷,踉蹌退後,嘴裡噴出一口血。

冇等他們退到門口,狂熊又從他們中間走過去,雙臂一張,一夾。

兩人腦袋開花,生機熄滅。

“滾!”

狂熊橫在門口吼出一聲,像是森林野獸一樣,讓人不寒而栗。

兩名盯視南宮燕的黑衣人止不住後退一步。

蓑笠翁也眼皮直跳。

南宮燕也是倒吸一口涼氣,隨後恍然大悟點點頭,對葉凡行徑找到了合理解釋。

葉凡啊葉凡,這就是你的籌碼吧?怪不得你這樣猖狂,不需要我們介入。

隻是你這個保鏢雖然厲害,但比起蓑笠翁卻還是不如。

今天這一戰,你依然會是輸家。

南宮燕微微搖頭,認定葉凡高看手中籌碼了。

待見到葉凡退後幾步遠離,她就對葉凡更加失望了。

毫無擔當。

“小子,我說你怎麼如此淡定,原來是暗中請了橫練高手壓陣。”

“這大個子夠強橫啊,銅皮鐵骨,還殺了我六名手下。”

蓑笠翁也從驚訝中反應過來,他盯著葉凡喝出一聲:

“隻是我告訴你,他保不住你!”

葉凡淡淡一笑:“是嗎?那就試試。”

“死!”

蓑笠翁喝出一聲,隨後就腳步一挪,炮彈一樣衝前。

狂熊吼叫一聲,也一揮斧頭衝了過去,擋在葉凡麵前出手。

“砰!”

蓑笠翁雙手一錯,幾根魚線飛出,纏住斧頭猛地一壓。

在斧頭方向一偏的時候,蓑笠翁身子一彈,撞入了狂熊的懷抱裡。

勢大力沉。

狂熊悶哼一聲,身子噔噔噔後退。

隻是他反應也極快,斧頭失去作用,就乾脆雙手張開,丟掉斧頭,對著蓑笠翁就是一抱。

蓑笠翁早已有防備,左臂向上一擋,硬生生隔開對方手腕。

接著又滑了出去,躲開狂熊雷霆一擊。

“有點意思!”

看到狂熊有點能耐,蓑笠翁來了興趣,吼叫一聲後,又揮舞拳頭上來對戰。

狂熊冇有太多表情,也是右手一沉,迎擊蓑笠翁狂風暴雨一般的攻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