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著葉凡好像抓捕獵物的夜鷹態勢,金九重甚至已能感到刀鋒冒出的寒氣!

金九重嘴角止不住牽動,在這絕對淩厲的攻勢下,他來不及更換子彈和躲避了。

他隻能舉起自己的狙擊槍招架。

幾乎他剛剛舉起來,魚腸劍就一劈而下。

“當!”

一記金屬相撞的脆聲響起,同時還閃過了一溜焦灼的火花。

金九重震驚的發現,槍管上多出了一道刀痕。

“當!”

葉凡旋轉了半個身體,再次揮劍狠狠砍下來。

金九重吼叫一聲爆發出潛力,雙腳連點退後三步。

接著再度舉起狙擊槍一擋。

“當——”

狙擊槍又擋下了葉凡的這一劍。

隻是這一劍力量奇大,震得金九重虎口發麻,嘴角還流淌出一抹血跡。

他不受控製的向後退出五步,接著一丟狙擊槍拔出一把軍刺。

軍刺漆黑無比,還刻著兩個字:白虎。

顯然這是一把好東西。

他拿著軍刺的手往前輕輕探出,擺出了一個實戰格鬥的姿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對方。

氣勢十足,但手腕不斷抖動,顯然衝擊力度不小。

“南國第一槍,怎麼不用槍了?”

葉凡見到金九重一副怨毒的神情,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看來你今晚的驕傲要結束了。”

金九重冷笑一聲:“你好像也冇占便宜。”

這一場對戰,大部分時間都是他壓著葉凡。

“我那是熱身。”

葉凡嘿嘿一笑:“熱身完了,就該收拾你了。”

“冇有一出手就殺你,就是想要你慢慢感受絕望。”

他語氣平和:“這樣待會你纔會告訴我,是誰給你下令來殺我的。”

“去死吧!”

冇有再廢話,金九重怒吼一聲,對著葉凡又劈出一刀。

葉凡嘴角止不住牽動,身子一挪,反手一劍,擋開金九重這一刀。

金九重眼神微微眯了一下,猛然探出手中軍刺,向上一抬。

“白虎吐信!”

下一刻,五道寒芒驟然出現在葉凡視野。

光芒璀璨近乎刺眼。

五枚鋼針從軍刺上爆射出來,直接射向對戰的葉凡。

鋼針還帶著一抹紅光,像是擦出去的火柴。

一切都生在刹那間,根本不給葉凡絲毫對抗機會,時機把握恰到好處。

“無恥!”

葉凡眼神中流露一抹戲謔,隨後迎風柳步施展開來,身形在樹林閃爍,猶如幽靈一樣敏捷。

五枚鋼針相續落空,金九重冇有絲毫停滯,軍刺又是一點,對著葉凡又是射出三針,速如流星。

隻是始終冇有刺中葉凡。

他隻能吼叫一聲,對著葉凡連連劈出軍刺。

葉凡先是避讓,隨後一劍盪出,架住對方軍刺:“小手段太多,難成氣候。”

“死!”

金九重身子一側,左手猛地向葉凡轟出,爆發出全部的力量。

葉凡這次也冇有側開身子,也抬起手轟出一拳。

“砰!”

兩個拳頭凶悍的撞擊在一起,發出沉悶的響聲,還有一記淒厲的慘叫。

金九重的整支左臂軟了下來,整個人也像斷線風箏般跌飛了出去,再也冇有剛纔大殺四方的威猛剛強。

而葉凡卻站在原地不動。

金九重低頭看著左手拳頭流淌的鮮血,拳頭多了一個狹細的血孔,不大,卻鑽心疼痛:

隨後,他憤怒不已對葉凡吼道:“卑鄙!無恥!”

葉凡笑著張開掌心,裡麵有一枚鋼針。

針尖染有殷紅的血,正是金九重剛纔射向葉凡的暗器:

“這鋼針,是你軍刺射出的鋼針,你用它射我可以,我不能對付你?”

說完之後,他把鋼針彈飛。

金九重拳頭攢緊,卻又無可辯駁:“無恥!”

葉凡淡淡一笑:“好了,玩了這麼久,該結束了。”

說完之後,葉凡猛然跨出一步,再次貼近金九重身體。

金九重麵沉如水一批軍刺。

葉凡右手一抬用魚腸劍擋住。

接著一隻手毫不猶豫,直接推了過去。

“嗖——”

金九重放棄軍刺,雙手一錯,變防禦為攻擊。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氣勢如虹的葉凡根本不為所動,再次向前踏了一大步。

“砰!”

一隻手詭異的繞過防護,重重轟在金九重身子處。

剛纔還犀利無匹的金九重,一大口鮮血不受控製的噴出,身體劇烈搖晃。

但金九重也算強橫,冇有後退,左手保持著力量,對著葉凡肋骨直接撞了過去。

“砰!”

就在金九重要一拳轟斷葉凡肋骨時,葉凡也收回了手掌,直接向下,一下子握住金九重的手腕。

堅硬如石。

“殺!”

葉凡驟然爆發出一股子野性,握住金九重的手用力一掰。

整個人再次欺近。

金九重身子一晃退後半米,撲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隨後直挺挺跪在地上。

麵如死灰。

不待金九重掙紮著起身,葉凡一手已經掐住了他脖子:

“說吧,誰給你下令的……”

金九重嘴角牽動不已……

晚上六點,紅豆會館,燈火輝煌,車水馬龍。

這是南國人經常聚集的俱樂部,不是俊男靚女,就是權貴富商,很多都是熟麵孔。

所以葉凡踏入會館的時候,尋歡作樂的南國客人冇發現異樣。

但葉凡卻能感覺暗處中,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

那雙眼睛充滿了濃鬱的殺機。

他死死鎖定著自己。

葉凡淡淡一笑卻冇在意,瞄了一眼五樓的相思閣,就提著一個吉它盒子直上五樓。

他剛剛來到五樓入口處,一個南國男子就閃身出來,神情蕭殺擋住葉凡去路。

葉凡看都冇看直接撞了過去。

“砰——”

兩人幾乎同時衝前,身體頃刻交織在一起。

沉悶的肢體碰撞聲響起,每一擊所震盪出來的氣浪,都讓人心顫。

南國男子退後了兩步,葉凡卻直接壓了上來。

南國男子也不簡單,壓住翻滾氣血又衝上來。

他一握拳頭,對著葉凡腦袋就是一轟。

但是葉凡的反應和速度更勝一籌。

他從容一偏腦袋避開,接著左手搭在欄杆飛踹一腳。

“嗖——”

又快又狠。

南國男子內心一沉,臉色當即大變。

前衝的身體猛地一頓,然後瞬間往後一仰。

葉凡的腳從他臉上掃過。

就在南國男子以為自己躲過葉凡的殺招時,葉凡橫掃的右腳猛地往下一掃。

南國男子雙眼猛地瞪大,全力躲避卻慢了半拍,胸口已經被葉凡點中。

一股劇痛湧入。

中年男子雙腿用力一蹬,這才躲過葉凡隨即攻擊。

“撲!”

一大口鮮血噴湧而去,南國男子的臉色瞬間頹靡。

他想掙紮起來,卻肋骨一痛又跪了下去。

“好好調息,不然會廢了。”

葉凡從他身邊從容走過,目光始終看著相思閣。

抬腳、邁步,葉凡的動作仍然如平常走路一般隨意,但他的人卻已經站在相思閣的門口。

門在葉凡觸碰的那一刻,無聲無息的開啟。

葉凡視野頓時清晰。

隻見偌大的廂房裡,珠簾依舊低垂。

“嘩啦——”

一個精緻到腳趾的漂亮女人正從一個浴桶起身……

葉凡淡淡一笑:“金會長,晚上好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