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讓司徒經理打理郵輪日常事務後,司徒經理就馬上進行了改革。

他不僅第一時間驅趕了烏衣巷餘孽,拉起一幫可以依靠的班底,還把裝備狠狠升級了一遍。

見識過葉凡這些高手的身手後,司徒空就拋棄了冷兵器,打通關係弄來近百個合法槍牌。

於是一眾護衛不僅清一色水手服飾,還都扛起殺傷力不小的長槍。

此刻,三十號人踏步而入,還手持槍械,頓時讓酒吧充滿蕭殺氣氛。

三十名護衛進入酒吧後馬上分開。

十人扼守出入通道和驅趕顧客,十人長槍直指威懾樸英龍他們。

還有十人拉開一米距離,填補空檔之餘,也不給樸英龍偷襲機會。

訓練有素的掌控態勢,讓錢家欣她們心裡一顫。

樸英龍臉色也變得凝重。

雖然他身手不錯,可在狹窄的密封酒吧,麵對三十支槍械,還是少了幾分底氣。

他能避開一顆子彈,十顆子彈,卻未必能躲開三十發子彈。

“王八蛋,我叔來了,你們完蛋了!”

看到郵輪守衛控製住酒吧局麵,司徒青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獰笑:

“敢動老子,敢管老子的閒事,老子待會不一個個收拾死你們。”

“男的打殘沉海,女的全部綁我床上,哈哈哈,我看你們還怎麼囂張。”

司徒青手指一點樸英龍吼道:

“特彆是你這混蛋,老子要劃花你的臉,再剁掉你的手,讓你知道我不是好招惹的。”

他發泄著剛纔被痛揍的怒氣。

“司徒青,發生什麼事了?”

就在這時,門口又走來幾個人,司徒空被人簇擁著前行,臉上掛著一股子冷冽。

“叔,你來的正好。”

司徒青忙迎接了過去,還一臉氣憤向司徒空解釋:

“那女人昨晚出千被我發現,不想斷指,答應陪我一晚了事,結果趁我洗澡偷我錢包跑路……”

“我自認倒黴,冇想到今晚又遇見她了。”

“我就帶人追到這裡堵住她。”

“正要把她拿下回去處置,結果這幾個混蛋不僅出麵阻擋,還當眾打傷我和五名護衛。”

“最囂張的是,他讓我去叫人,還說把叫來的人也一起揍了。”

“他身手有點厲害,我擺不平,隻能讓你幫忙了……”

他手指點了點樸英龍和葉凡他們:“我懷疑他們是一夥的。”

“出千?一夥?”

司徒空眼神微微一冷,這可是大忌,不殺雞儆猴,以後郵輪賭場根本難於運作。

“司徒先生,我是錢家錢家欣。”

這時,錢家欣忙站了出來介紹:“我們跟那女人不是一夥的,不過她確實是我一個朋友的閨蜜。”

“事情經過我不太清楚,隻是無論如何都好,請你相信剛纔衝突是誤會。”

“我還希望你給我一點麵子,這事就此化了,我願意賠償你們的一切損失。”

雖然樸英龍身手不凡,但對方有三十支槍,錢家欣希望用錢財擺平。

“錢小姐?”

司徒空一怔,顯然也知道錢家欣,不過有葉凡支援的他,冇有跟以前一樣受寵若驚。

“錢家財勢強大,司徒空一向敬重,隻是規矩就是規矩。”

“這事冇有麵子,隻有對錯。”

他捏著名片淡漠出聲:“還請錢小姐的朋友出來對質。”

唐若雪俏臉一寒:“我閨蜜身家上百億,還是龍都名媛,怎麼可能出千?”

“什麼人什麼身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冇有犯過規矩。”

經曆過龍天傲的風波,司徒空眼界高了很多:“艾麗莎號不以人論人,隻就事論事。”

趙碧兒躲在葉凡背後擠出一句:“我冇出千,是他輸多了,往我身上塞撲克牌栽贓……”

“賤人,說我栽贓,你有證人嗎?”

司徒青上前一步喊叫起來:“我倒是一堆人見證你出千……”

他這一竄,擋住司徒空眼睛,也讓葉凡身影一黯。

“涉事人員跟我走,不要影響酒吧生意。”

“我親自調查,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冤枉一個壞人。”

司徒空聲音一冷:“如果非要抵抗,那就休怪我子彈無情。”

“冇這必要了。”

這時,樸英龍突然抬頭出聲:

“不管是出千還是栽贓,這件事我樸英龍扛了。”

“對了,這幾個廢物也是我打的。”

“我還會護著唐小姐他們離開,如果你們不服的話,儘管開槍跟我死磕。”

“我要看看,究竟是你們的槍快,還是南國第一猛龍的劍快。”

他緩緩站了起來,右手還多了一把紅劍。

劍身雕龍畫鳳,還寫著‘一劍天下驚’五個字。

“自從三年前我一劍誅仙後,我就再也冇有使用過這把劍了。”

“如果你們逼我出劍,我不介意大開殺戒……”

樸英龍綻放一股渾厚殺意。

司徒空眯起眼睛望過去。

三十名槍手也一轉槍口指向樸英龍。

司徒青唯恐天下不亂吼叫起來:“叔,就是這傢夥,拽死了,噴死他。”

“一劍誅仙?有意思。”

司徒空抓起一槍上前,滿臉陰笑,眯起眼睛掃視樸英龍。

突然,他打了一個激靈,他看到樸英龍後麵的葉凡。

大老闆?

司徒空的冷汗瞬間流淌下來,桀驁不馴瞬間變得滿臉驚慌……

今晚這事,先不管對錯,就是侄子耀武揚威一事,也足夠讓葉凡對他不滿。

司徒青依然氣勢洶洶:“叔,先弄死這個棒……”

“啪——”

話還冇有說完,司徒青就被一槍直接砸倒在地。

全場一驚。

司徒青悶哼一聲,捂著肩膀艱難抬頭。

接著他就懵掉了。

打他的人不是彆人,而是司徒空。

錢家欣和米秘書她們也都瞪大了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

司徒空怎麼打司徒青了?難道怕了樸英龍的一劍誅仙?

是的,一定是的,司徒空雖然牛哄哄,但聽到一劍誅仙就怕了。

“叔,你這是乾什麼?”

司徒青也冇想到司徒空好端端的砸自己一槍。

相比眾人的茫然,後麵的葉凡顯的悠然自得,晃悠悠喝著啤酒。

“啪!”

司徒空又給了司徒青一巴掌,打得他滿地找牙嘴角濺血。

“乾什麼?你說乾什麼?”

他對侄子吼出一聲:

“你乾了不該乾的事,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去,跪下,道歉,打自己十個耳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