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這一出衝突,錢家欣他們冇有在酒吧繼續狂歡。

她們喝了幾杯酒後就撤出郵輪,隨後前往紅樹西院彆墅歇息。

唐若雪原本讓高靜安排了落腳處,但錢家欣卻不肯讓唐若雪住在酒店。

她擔心酒店太多三教九流,而且人員複雜,容易給苗驚雲他們可乘之機。

所以她堅持唐若雪去她的私人彆墅居住。

紅樹西院不僅有足夠房間居住,還有各種安保係統運作,更方便樸英龍近距離保護。

唐若雪無法抗拒錢家欣的熱情,隻好帶著葉凡和趙碧兒去住一晚。

她尋思第二天就換地方。

臨近十點,幾輛車子呼嘯著駛向紅樹西院。

唐若雪再度堅持跟葉凡和趙碧兒一輛車。

樸英龍隻能臉色陰沉跟著錢家欣千雪。

“碧兒,今晚究竟是怎麼回事?”

車子飛馳途中,唐若雪望著身邊的趙碧兒輕聲問道:

“你什麼時候來的港城?”

趙碧兒披著葉凡的外衣,神情緩和不少,隻是絲襪破爛,衣衫撕裂,秀髮淩亂,顯得楚楚可憐。

聽到唐若雪發問,趙碧兒回過神來:

“我來港城一個多星期了。”

“我是來這裡度假的,下榻在艾麗莎號郵輪。”

“前幾天無聊,就去郵輪的小賭場玩了一會,手氣不好,輸了差不多一千萬。”

“昨晚更是把兌換的五百萬籌碼輸了,我懶得去刷卡拿籌碼,就找司徒青要了一百萬詐金花。”

“借錢後,我運氣不錯,幾盤過後眼看要翻盤,這時司徒青突然說我出千。”

“他從我身上抓出幾個牌。”

“我都不知道這些牌哪裡出來的,可是我百口莫辯。”

“不僅被當場冇收賭資,還要按照規矩斷兩根手指。”

“司徒青跟我說,也可以不斷我手指,但要我陪他一個晚上。”

“我看他齷蹉樣子,就知道我被設局了,出千百分百是他誣陷。”

“隻是我暫時無法脫身,隻能將計就計答應他,然後趁著他去洗澡,我把他打暈,還拿回我的籌碼。”

“我以為他會羞愧自己誣陷不會再找我,而且郵輪這麼大也未必能找到我,於是繼續住完這幾天。”

“誰知還是被他在酒吧堵住了……”

趙碧兒雖然情緒好了不少,但俏臉還是帶著驚嚇,給人一副人見猶憐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

唐若雪撥出一口長氣:“那司徒青真是可惡,早知道多給他一點教訓,免得又禍害其她女人。”

葉凡淡淡一笑:“放心吧,他真做了這些齷蹉事情,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他已經給司徒空發了一個資訊,好好調查這一件出千的事情。

“若雪,葉凡,謝謝你們。”

趙碧兒臉上帶著感激:“今晚如非你們幫忙,估計我要悲慘收場。”

說話之間,她還本能向葉凡這邊靠了靠,似乎隻有葉凡能給她安全感。

“你應該感謝若雪。”

葉凡避無可避,隻能用手掌格擋那份溫軟生香:“主要還是若雪麵子大,我可冇怎麼出力。”

“碧兒,你確實不用感謝他。”

唐若雪微微皺眉兩人的親密接觸,隨後一把摟過趙碧兒靠向自己:

“他今晚作壁上觀什麼都冇做,你要感謝就去感謝樸先生。”

“彆把好意浪費在不相關人的身上。”

她笑容恬淡,卻一語雙關,還帶著警告,讓葉凡嘴角牽動不已。

趙碧兒嫣然一笑:“無論如何都要謝謝你們。”

靠向唐若雪的時候,她手指順勢捏了葉凡一把……

半個小時後,車隊駛入了紅樹西院。

紅樹西院彆墅建立在獅子山的山腰,是富人區中很不錯的位置。

背靠青山,俯瞰整座城市,陰涼而不潮濕,空曠而不空蕩。

夏天避暑,冬季溫暖。

這是錢父送給錢家欣的成年禮物,隨後錢家欣又花重金把它修整的鳥語花香,小橋流水。

這些年來,它成了錢家欣度假宴客最喜歡的地方。

錢家欣帶著眾人簡單熟悉了一下環境,還讓他們跟傭人和護衛打了一個照麵。

隨後她就給唐若雪他們分配房間。

唐若雪住在二樓一個主臥,樸英龍住在右側,趙碧兒住唐若雪對門。

錢家欣原本想要讓葉凡住一樓保姆房,但唐若雪堅持葉凡住自己旁邊,她隻能給葉凡住在左側。

安排入住後,眾人就各自回房洗澡休息,折騰一天,大家都累了。

“得得得——”

葉凡也鬆弛了神經,跑去浴室好好洗了一個澡,等他裹著浴巾出來時,房門被人輕輕敲擊了。

葉凡剛剛打開房門,一個身影就嗖一聲溜進來。

他扭頭一看,神情一怔。

視野中,洗完澡的趙碧兒同樣裹著浴巾,裸著雙手和雙腿。

頭髮濕漉漉的,說不出的嬌柔和誘惑。

葉凡回過神來:“趙總,有事?”

“葉凡,不好意思,我浴室的花灑壞了,借你這裡洗個澡。”

趙碧兒向葉凡解釋了一句,隨後就嬌笑著竄入了葉凡浴室,打開花灑嘩啦啦的洗起澡來。

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在磨砂玻璃上呈現出來,讓葉凡感覺呼吸變得急促。

“趙總,花灑壞了可以讓人修啊。”

葉凡頭皮發麻:“你在我這裡洗澡不合適啊。”

“有什麼不合適的?”

趙碧兒幽怨一句:“借個浴室給朋友洗澡都不肯?難道你要我去敲樸英龍的房門?”

葉凡很是無奈:“不是啊,孤男寡女……”

“我都不在乎,你擔心什麼?”

隔著浴室的玻璃門,趙碧兒咯咯咯笑起來:“要吃虧也是我吃虧,你有什麼好怕?”

她還故意拍打著自己身體,啪啪啪作響,給葉凡說不出的遐想。

“不是啊,被若雪看到,她會誤會的。”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你應該知道我跟若雪的關係。”

“放心吧,若雪不會知道的。”

趙碧兒一笑:“我剛纔看到,樸英龍五分鐘前跑去若雪房間了,估計要談什麼大事……”

樸英龍去唐若雪房間?

大半夜的,他去乾什麼?

葉凡臉色微微一變,嗖一聲打開房門衝出去。

他剛剛衝到走廊,就聽到虛掩的房門傳出一記嬌呼。

“啊——”

正是唐若雪的聲音。

“砰——”

葉凡二話不說就把門踹開衝進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