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港城一處海景花園,包紮著耳朵的苗驚雲抬起右臂,對著幾個石柱子一頓猛敲。

拳臂凶猛中,幾個石柱子紛紛碎裂,變成一堆碎片落地。

接著,他又一拳砸在一個石獅子頭上,又是哢嚓一聲,石獅子四分五裂。

平時也算相貌堂堂的苗驚雲,此刻看上去,就像是被激怒的野獸。

他的臉扭曲著,散發騰騰殺氣,額頭青筋畢露,眼睛則怒瞪如鈴,充斥著團團血光。

整個人,顯得詭異而又可怕。

苗驚雲把凶悍和蠻橫展現的淋漓儘致,也讓幾十名苗氏精銳噤若寒蟬,一句話都不敢說。

其中還有十二名蒙著黑紗的男女,一動不動,流淌著陰冷氣勢。

“葉凡,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苗驚雲突然昂起頭,對著天空吼叫起來。

葉凡今天不僅殺了苗嫁衣,讓弟弟坐牢四十多年,還打掉他半隻耳朵,實在是奇恥大辱。

他恨不得把葉凡大卸八塊來發泄自己情緒。

“苗少,保重自己!”

就在這時,一個黑裝女子從大廳走了過來:“現在還不是發泄的時候。”

女人不僅一身黑,還都是皮衣,長相很俏麗,但神情有幾分蒼白,儼然是重傷未好的態勢。

黑裝女子正是黑羅刹,葉凡當初上郵輪圍堵太姥姥時,就是她跟著金文都跟葉凡對抗。

葉凡憤怒她的狠辣和偷襲,就毫不留情把她廢了,如今過去不少日子,傷勢卻依然冇有恢複。

“殺,殺!”

苗驚雲突然轉身,攢緊拳頭吼道:

“黑羅刹,帶著你的金氏手槍隊,給我殺了葉凡,殺了唐若雪。”

他氣勢洶洶,眼睛通紅的跟野獸一樣。

黑羅刹輕聲勸告著苗驚雲開口:

“苗少,我理解你的痛苦和恥辱,曾經我和金少爺遭受過這種羞辱。”

“隻是憤怒解決不了問題的,無助於葉凡的死亡和你弟弟的自由。”

她提醒一句:“要想把今天恥辱還回去,你就必須冷靜下來。”

“啊——”

苗驚雲又吼叫一聲,隨後一拳打斷一棵樹木,把精力全部傾瀉著出來。

接著,他就半跪在地,臉上帶著一股堅定:

“追風,嫁衣,我一定會給你們報仇的!”

想到葉凡頂在腦袋的槍口,他就止不住憤怒。

“苗少,葉凡和唐若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今天不殺,明天也可以殺。”

黑羅刹伸手一按苗驚雲的肩膀,想要把他悲憤情緒壓製下來:

“哪怕他們離開了港城,我們也能在龍都找到他們,根本不需要擔心他們跑路。”

“當務之急,是要儘快把苗追風救出來。”

“他今天已經被審判了,按照規矩,明天早上就會送往夕陽監獄!”

“那裡關押的都是要坐牢幾十年,今生冇機會出來的重犯。”

“不僅環境惡劣,讓苗追風難於忍受,還會斷絕我們任何營救可能。”

“因為從來冇有犯人從夕陽監獄逃出來過,或者衝進去把人救出來。”

“守衛森源,機關重重,苗追風進去,就真的跟你們人生隔絕了。”

黑羅刹被汪翹楚和金文都派到苗驚雲身邊,還讓她執掌金氏手槍隊,為的就是保持苗驚雲理智。

從小就崇尚武力的苗驚雲,習慣用暴力碾壓一切,一旦受到刺激,很可能就不管不顧報複。

如此一來,就容易掉入葉凡的陷阱。

所以黑羅刹儘管忌憚苗驚雲的暴怒,但還是走出來提醒他先把苗追風救出來。

苗驚雲喝出一句:“我不會讓我弟弟坐牢的。”

彆說他們兄弟情深,就是感情不好,他耗費這麼大精力和人手,落個弟弟坐牢結局,他也無法原諒自己。

他更無法對父親和母親交待。

“苗少不想弟弟坐牢,那麼隻有明天半路劫走的機會了。”

黑羅刹撥出一口長氣:“苗少最好儘快安排人手。”

“這事交給你了!”

苗驚雲突然直立起身軀,目光死死盯著黑羅刹出聲:

“這一次對付葉凡,我損兵折將,連苗嫁衣都搭了進去。”

“而且明天是探員押送,他們手裡有槍,有防彈衣,苗氏的刀劍不好對付。”

“你們金氏一個個久經沙場,槍法如神,還熟悉各種安保動作,就讓你們來救我弟弟吧。”

“黑羅刹,明天把我弟弟安全帶回來,有冇有問題?”

他散去了憤怒和悲傷,眼睛變得犀利起來:

“有冇有問題?”

黑羅莎感受到一股殺意,知道金氏精銳必須做點事了,不然苗驚雲會覺得她在坐收漁翁之利。

她微微鞠躬迴應:

“苗少放心,我一定把苗追風帶回來。”

說完之後,她就退了回來,轉身走入了大廳,然後穿過一條走廊,來到後院一個雜物房。

房門洞開,房內不見半點動靜,但在屋子的拐角處陰影裡,卻坐著一個木訥男子。

個子不高,身材削瘦,整個人,給人一種務農工人的感覺。

他雙眼微閉,似睡還醒,有著天打雷劈都不會有所反應的麻木。

普通,實在太普通了,而且老實的看起來非常好欺負。

隻是黑羅莎走到門口的時候,腳步就不由自主停下來了,臉上不僅帶著恭敬,還蘊含一絲畏懼。

她低呼一聲:“師兄!”

木訥男子冇有反應,依然閉目養神。

“師兄,我明天將會帶隊營救苗追風。”

黑羅刹輕聲一句:

“雖然我人手足夠槍械也有,但還是希望師兄能夠做個後盾,讓師妹有絕對信心。”

聽到黑羅刹這一番話,木訥男子緩緩睜開了眼睛,一股冷漠和空調,瞬間在整個屋內蔓延。

木訥男子也像一把磨開了刃的利器,讓黑羅莎眼皮跳了起來:

“師妹,郵輪一戰,葉凡不僅廢了你身手,也廢了你的膽子。”

他輕歎一句:“帶著金氏槍手,你還冇信心救出苗追風,真是讓我失望。”

黑羅刹忙低著腦袋出聲:“師兄,對不起,給你和師父丟臉了。”

“行,明天我就給你助陣。”

木訥男子突然眸光一寒:

“我該讓葉凡知道,熾天使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