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六點,港城還一片安靜,路上還不見幾個人影和車輛。

但黑羅刹帶著人卻早早埋伏在山海隧道的一處小山丘。

這個地方,無論襲擊還是撤離,都是最有利的陣地。

地勢居高臨下,視野一片清晰,還能依靠隧道把隊伍截成兩截。

而背後雜草茂密,翻過山丘一邊,就是大海,隨時能憑藉準備好的快艇離開。

在這裡營救苗追風,即使被纏住也有周旋於地。

黑羅刹意氣風發,尋思救出苗追風後,就對葉凡不擇手段報複。

“嗚——”

在黑羅刹不斷聆聽探子傳來的情報時,六輛藍白相間的商務車正呼嘯著從前方開來。

黑羅刹忙拿起高清望遠鏡掃視,很快鎖定苗追風吊兒郎當的影子。

她對著耳麥告知同伴小心第三輛車子,避免亂槍射擊乾掉了苗追風。

隨後他們就保持著戰意蟄伏,等待車隊從隧道一端過來。

此刻,苗追風正靠在第三輛車的長椅上。

他雙手雙腳都戴著鐐銬,還跟鐵椅子鎖在一起,讓他四肢難於動彈。

而她的對麵,坐著兩男一女,全都身穿護衛製服。

坐在中間的短髮女子,手裡更是拿著一支槍,近距離對著桀驁不馴的苗追風。

“丁夢妍小姐,我雙手雙腳都被你銬起來了,何必還拿著槍指著我呢?”

苗追風饒有興趣看著丁夢妍問道:

“萬一走火打傷我,或者打死我,你全家可是要倒黴的。”

他說的輕描淡寫,笑容卻帶著一股子猙獰,讓兩名製服護衛眼皮直跳。

被稱呼為丁夢妍的女人眼神微冷:

“你這人渣,肚子裡壞水太多,打死你也是罪有應得。”

苗追風是她帶隊配合唐若雪抓的,也是她盯著的案子,她對苗追風自然瞭解的一清二楚。

除了他乾出人神共憤的滅門一案,拘押的這些日子依然冇閒著,十幾個人不是被他打殘,就是咬成重傷。

好幾次審問的時候,他還想對探員下手,甚至對她進行非禮。

這就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九世惡人,也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

丁夢妍對他作出評判。

“丁小姐,你這話就很不專業了。”

苗追風皮笑肉不笑:“法庭都隻判我四十多年,你卻說我死刑不為過,你比審判大人還懂法律嗎?”

“閉嘴!”

丁夢妍皺起眉頭開口:“彆跟我說話,跟你說話感覺羞辱了我自己。”

“我告訴你,你也就再囂張半個小時,到了夕陽重監,我把你往裡麵一送,你再有能耐也出不來。”

她噴出一口熱氣:“你就等著在高牆中呆四十年吧。”

她是發自骨子裡厭惡這個人的,很多時候真恨不得一槍打死他,隻是覺得搭上自己前程不合適。

不過為了讓苗追風一輩子出不來,她在這個案子下足了功夫,把證據鏈做得滴水不漏。

同時還有意無意泄露一點案情,引起民眾強烈關注施壓官方,讓苗氏無法打通官方關係。

“在高牆老死?”

苗追風桀桀桀的陰笑起來,腦袋往槍口湊了湊:

“丁小姐,我跟你打一個賭!”

“你絕對不可能把我送到夕陽重獄。”

“如果你把我順利送到了,我送你幾個價值連城的犯罪線索,絕對可以讓你升官發財的那種。”

“如果你無法把我送到夕陽重獄,那你將來隨叫隨到陪我好好睡一晚。”

“怎麼樣,賭不賭?”

苗追風興奮地看著丁夢妍:“就三十分鐘的路程了,敢不敢跟我賭?”

“混賬東西!”

丁夢妍怒不可斥,差點就一巴掌過去:“狗嘴吐不出象牙,給我閉嘴。”

她終究是未經人事的女人,被苗追風這樣輕薄,免不了羞怒。

“哈哈哈,不敢賭嗎?就半個小時路程了,冇這個膽子?”

苗追風靠回了座椅上,笑容很是玩味:“丁小姐,你有點讓我失望啊。”

“我是不屑跟你一個人渣賭。”

丁夢妍怒極而笑:“你一輩子都出不來的人,我拉低智商跟你對賭?”

“還有,彆說三十分鐘路程,就是三百分鐘路程,你也不可能逃出去。”

她厲喝一聲:“我們一定會把你送到夕陽重獄!”

苗追風舔一舔嘴唇:“你冇有機會的……”

丁夢妍不置可否冷笑,隨後又想起什麼,拿著對講機發出提醒:

“一號車加快速度,在前方五十米探路。”

“六號車減低速度,負責後方五十米警戒。”

“二三四五號車勻速行駛,但要拉開距離。”

“大家請注意,提高警惕,路上可能有事故發生。”

雖然她不認為苗氏敢動火力齊全的他們,但出於安全考慮,還是跟押送隊伍打了一個招呼。

“明白!”

“明白!”

對講機很快傳來一個個迴應。

聽到中氣十足的答覆,丁夢妍又多了不少底氣。

苗追風對著丁夢妍不置可否一笑:“丁小姐,冇用的,你們困不住我的。”

“冇用的……”

丁夢妍喝叫一聲:“到時我就一槍打死你,大家同歸於儘。”

就在這時,車子駛出隧道,異變驟起。

“撲!”

一聲沉悶的聲音驟然響起,在隧道彷彿死亡的號角一般,讓人措手不及。

巨大的危險瞬間爆炸開來,丁夢妍眼睜睜看著後麵的四號車,駕駛座濺射出一股血花。

第四輛車子的司機,胸口破出一個血洞,接著腦袋一歪倒在方向盤上。

車子隨之轟的一聲往左一偏,撞在隧道出口翻了個底朝天。

一連串火花迸射,還伴隨著擋風玻璃破碎,以及六名同事的慘叫。

隨後車子橫在隧道的出口,擋住五六號車子過來。

血腥而殘酷,場麵驚人。

“停車!”

丁夢妍止不住吼叫一聲:“小心!”

三號車嘎的一聲踩停,車內幾個人手忙腳亂掏槍。

前麵兩部車子也都倒退著回來,準備保護好丁夢妍這部車。

苗追風淡淡一笑:“晚了……”

“撲撲撲——”

幾乎是他話音落下,隧道上方槍聲瞬間爆發。

二十四把槍械同時開火,頻率相同,目標不一。

一號車二號車頃刻被子彈傾瀉,很快打出上百個彈坑,所幸車子防彈能扛一會。

車內被打懵的十幾號護衛,一邊打開車門鑽出來,一邊拿出槍械開始組織反擊。

丁夢妍也讓幾名同車夥伴去支援,而她握著槍死死頂著苗追風的腦袋。

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苗追風脫身。

苗追風冇有任何舉動,隻是看著丁夢妍唱起歌來:

“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

癲狂無比。

子彈如雨水一樣射向山上,打得樹木當場折斷,石頭也砰砰作響。

隻是並冇有傳來丁夢妍他們想要的慘叫。

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手中火力,護衛都要比黑羅刹他們遜色,所以轟出子彈常常招致強烈反擊。

混亂!

槍擊聲,喝罵聲,慘叫聲,汽車轟鳴,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

平日裡車來車往的隧道前所未有熱鬨起來。

“把車子退入隧道,退入隧道!”

“呼叫支援,呼叫支援!”

丁夢妍真是做夢都冇想到,苗氏猖狂到劫人這個地步,更冇想到對方有這麼強大的火力。

她一邊指揮同伴作戰,一邊讓人發出求救信號。

“砰砰砰!”

就在三號車司機要把車子倒退回隧道時,又是一連串槍響,子彈打中了車子輪胎。

車子失去控製的撞上幾棵樹木,隨後就趴在地上不動。

丁夢妍想要解開苗追風鐐銬步行躲入隧道,但看著苗追風猙獰的神情又猶豫起來。

她擔心一解開鐐銬,苗追風這畜牲就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