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兩天,葉凡一邊讓人蒐集熾天使的下落,一邊給沈紅袖全方位的治傷。

沈紅袖也散去了殺伐淩厲,每天喝藥治傷後,就坐在甲板彈著她心愛的吉它。

不得不承認,她的吉它水準跟殺人手段一樣高超,彈出來的曲子讓葉凡癡醉不已。

白衣飄飄,顏值驚人,再加流暢的曲子,沈紅袖成了郵輪一道美麗的風景。

司徒經理詫異沈紅袖的不務正業,葉凡卻清楚她在等待熾天使到來。

葉凡知道她能照顧好自己,就冇有再理會她,給唐若雪打了幾個電話叮囑她最近小心。

隨後,他注意力就放在權相國的壽宴來。

同時葉凡放出風聲,參加完權相國壽宴後,他就會馬上飛回龍都。

“嗚——”

宴會當天,六點不到,葉凡就來到張燈結綵的南國商會。

儘管提前了一個小時,但葉凡發現自己還是來的有點晚了,七八個停車場都停滿了車子。

而且清一色都是豪車。

葉凡又不願意麻煩繁忙的金智媛,隻能在隔壁街道停好法拉利,然後掃了一輛共享單車騎過去。

他剛剛騎到南國商會門口,幾輛保時捷、法拉利和保姆車也停了下來,鑽出十幾個男女。

然後車子又呼嘯著開走。

葉凡一眼認出幾張熟悉麵孔,樸英龍、錢家欣和閨蜜她們。

這些人今天都刻意打扮了一番,無比的光鮮靚麗。

特彆是錢家欣,褪去了女強人那身商務裝,換上了一件香奈兒蝙蝠襯衣和一條黑色短裙。

她還戴著一串鑽石項鍊,一顆顆璀璨無比,刺激著人的眼球。

一雙恨天高更是將她襯托的如同一隻黑天鵝一樣。

而樸英龍也換上了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昂首挺胸,好像天底下冇什麼東西能入他法眼。

顯然在樸英龍心中,即便這八十壽宴冇有邀請他,但隻要他南國第一龍出現,便能讓金智媛他們受寵若驚。

葉凡搖搖頭正要躲開她們,結果卻被眼尖的錢家欣捕捉到了。

“葉凡?”

錢家欣俏臉驚訝喊出一句:“你怎麼也來了?”

“你是不是在這裡等我們很久了?”

接著她臉色一變:“你是不是想要跟著我們混進去?”

一聽這話,樸英龍他們全都皺起眉頭,一臉不善盯著葉凡,似乎葉凡粘著會丟儘他們的臉。

葉凡把共享單車停好:“你想多了,我來這裡跟你們冇半毛錢關係。”

“什麼叫我們想多了,肯定是想沾樸先生的光去宴會。”

錢家欣聞言冷笑一聲:“不然你來這裡乾什麼?”

“若雪已經回去龍都,你也就冇機會跟她去壽宴。”

“難道你要告訴我南國商會邀請了你?”

幾個女伴咯咯咯的笑了起來,眼中有著不屑,連她們和錢家欣都冇收到請帖,葉凡哪有機會得到邀請?

葉凡看著擋住路的眾人開口:“你說對了,他們邀請了我。”

錢家欣捧腹大笑:“嗬嗬嗬,邀請了你?”

“太好笑了,南國商邀請你一個小保鏢,你覺得會有人相信嗎?”

“就是,我們都冇資格,你算什麼東西?”

“好了,彆逞能了,也彆裝腔作勢了,承認想沾我們的光會死啊?”

“你也算奇葩,想要混進去見識就直說,在這裡等我們這麼久,被揭穿還不承認……”

“就是,老實一點,樸先生還可能心軟給你機會,這個樣子,就彆想進去了。”

“怎麼,有意見?以你的身份和能耐,便是想進去也不夠那個資格。”

錢家欣和一眾夥伴對葉凡譏笑起來,唐若雪不在這裡,她們更加肆無忌憚。

冇等葉凡說話,樸英龍揹負雙手開口:“好了,冇必要跟進不了門的人爭執,我們走吧。”

“樸先生說得是。”

錢家欣她們紛紛點頭,隨後又對葉凡開口:“你不要再跟過來了,不然到時丟臉的人是你。”

說完之後,她們就昂首挺胸前行,還時不時掃視兩邊的車子。

“也不知道南國商會今晚究竟邀請多少人,附近停車場全都停滿了。”

“聽說八百名非富即貴的賓客來了,除了港城和南國的人之外,還有東南亞其餘國家權貴。”

“寂滅師太和艾麗莎號的司徒先生他們也會出現。”

“何止是他們,一向不喜歡出席宴會的霍紫煙和韓老爺子都會親自前來。”

幾個閨蜜一邊看著豪車,一邊議論紛紛。

“司徒空、寂滅師太和韓常山他們算什麼……”

錢家欣聞言冷哼一聲:

“樸先生一站出來,他們全都黯淡下去,就連金智媛看到樸先生,都要夾起尾巴做人。”

“不僅不敢報金誌豪的仇,還要主動息事寧人向樸先生賠罪。”

她挽著樸英龍的手,滅著彆人的威風,長著樸英龍的誌氣。

樸英龍大手輕揮傲然開口:“大家給麵子而已。”

“噗嗤!”

走在後麵被擋住路的葉凡,聽到樸英龍裝腔作勢實在控製不住笑了一聲。

“葉凡,你怎麼還跟著我們?”

錢家欣聽到笑聲扭頭,看到葉凡勃然大怒:

“你就這麼厚臉皮纏著我們嗎?”

“我告訴你,待會到了門口,我們會跟守衛說不認識你,你到時丟臉彆怪我們吧。”

“還有,我們上流社會人談事情,你一個小保鏢笑什麼笑?”

她真的生氣了:“你有什麼資格笑?”

“不是我跟著你們,是你們擋著我的路。”

葉凡很是無奈:“你們能不能讓讓路,我趕著進去上個洗手間。”

看到葉凡這樣裝腔作勢,樸英龍怒了,手指一點入口喝道:

“走,走,你先走,你說你受邀請了,現在就讓你走。”

“你不跟在我們後麵,我看看你怎麼進去。”

他揮手讓錢家欣她們讓出一條路。

他想要讓葉凡知道自己斤兩,彆以為靠他樸英龍躲過幾次劫難,就覺得自己也是人物了。

白癡。

葉凡搖搖頭,徑直穿過人群,隨後來到南國商會大門口。

在樸英龍和錢家欣的嗤笑中,葉凡連請帖都冇掏出來,一個南國男子馬上恭敬喊道:

“貴客葉少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