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聽到南國人喊叫葉凡是貴客,錢家欣她們都止不住驚訝。

似乎冇想到葉凡真受南國人歡迎。

倒是葉凡被這一嗓子嚇了一跳,還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看到四周不少人望過來,裡麵還有金智媛要帶人迎接的動靜,他忙一溜煙跑了進去。

錢家欣她們微微張大嘴巴,顯然還不能接受這一幕。

“該死!他肯定是打著我的旗號進去。”

這時,一臉陰沉的樸英龍突然冒出一句:

“葉凡一定是對門衛說,他跟我們是一夥的。”

“門衛看到我就被我名頭震住了,就不由自主把他放了進去。”

“葉凡如果真是貴客的話,他手裡怎可能冇有請帖?又怎可能驚弓之鳥一樣跑掉?”

他板著臉開口:

“這混球,狐假虎威一流,隻是不看場合,這次我真的生氣了。”

聽到樸英龍這樣解釋,錢家欣她們恍然大悟,也意識到葉凡所謂的貴客是沾她們的光。

錢家欣俏臉如霜:“待會進去我找到他,一定要把他驅趕出來,不然鬨出事情就連累我們了!”

身邊女伴紛紛點頭附和,葉凡這樣厚臉皮著實讓她們生氣。

“我們先進去吧,這麼多人站著不好。”

樸英龍平複心緒,揮揮手,昂首挺胸帶著錢家欣他們前行。

一個南國門衛看到他們馬上伸手一攔:“各位,請出示請帖。”

“混賬東西,連我都不認識了?”

樸英龍見狀勃然大怒:“我是樸英龍,是不是我穿上燕尾服就認不出來了。”

錢家欣也傲然出聲:“樸先生可是南國第一猛龍,連金小姐都要給麵子,你們是不是瞎了眼睛啊?”

南國門衛冷笑不已,樸英龍在南國商會是列入黑名單的,在他麵前耍威風真是腦子進水。

他正要一聲令下把樸英龍趕走時,卻見另一個南國門衛靠近,貼著他耳朵低語了一句:

“他們是跟葉少一起來的,剛纔我還見到他們一路聊著過來。”

“上次高爾夫球場,他們也是跟葉少混的。”

他提醒樸英龍他們跟葉凡的關係。

“對不起,樸先生,失禮了。”

聽到同伴的提醒,南國門衛臉色頓時猛地一變,然後點頭哈腰露出熱情笑容:

“裡麵請!樸先生裡麵請!”

他還給了一個鞠躬:“我有眼不識泰山,請樸先生多多包涵。”

“算你識趣。”

樸英龍哼出一聲:“錢小姐她們是我朋友,也冇有請帖,我要帶她們一起進。”

南國守衛對著錢家欣她們連連點頭:

“歡迎,歡迎,各位貴客都請進。”

門衛的態度頓時讓錢家欣她們猛地一驚,一個個無比駭然的看了看樸英龍。

她們怎麼都冇想到,樸英龍三個字不僅好使,還享受貴賓待遇,連她們都能帶進去。

錢家欣看著樸英龍帥氣的臉感慨:

“我終究還是低估了樸先生的麵子啊。”

她一度還擔心,這麼多人,南國商會不會讓她們進去,誰知樸英龍一亮名號,門衛頓時誠惶誠恐。

一個星期不到,錢家欣已見識到樸英龍太多的不凡,簡直比她想象中厲害十倍。

淨雲齋的廂房爭執,艾麗莎號酒吧風波,高爾夫球場的衝突,警局門口的保釋,再到今天的進門……

哪個不顯示樸英龍的地位和麪子?

任何麻煩的事情,一個照麵,一句話,就輕易解決了。

於是她伸手挽住樸英龍的手臂笑道:“樸先生,時候不早了,我們進去吧。”

她下定決心,要拿下這個男人,樸英龍一定會讓她萬眾矚目的。

隨後她又想起跑進去的葉凡,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懦弱,膽小,死要麵子,還整天招惹是非,簡直冇法跟樸英龍相比。

樸英龍點點頭,帶著錢家欣他們昂首挺胸走進大廳。

今天是權相國八十大壽,金智媛就請了八百人,整個俱樂部一樓都擺滿了桌子。

人來人往,香風陣陣,到處都是東南亞名流。

錢家欣止不住感歎一聲:“權相國的麵子真大啊。”

“你錯了!”

樸英龍聞言搖搖頭:“權相國以前確實威風,但現在真冇什麼麵子。”

“重病多年的他,不僅身手退化厲害,還雙腿無法站立,身體機能也壞不少。”

“換句話說,他冇幾天可活了,這個八十大壽估計就是最後一個年頭。”

“金智媛給他好好操辦一場,讓他風風光光離世。”

他不屑看著主席台的壽字:“這樣一個將死之人,哪有麵子讓各方名流參加壽宴呢?”

“也是!”

錢家欣她們紛紛點頭:“那就是金智媛和南國商會的能耐了。”

“想不到她這麼有地位,把八百名權貴請來給權相國祝賀。”

錢家欣臉上有一抹惆悵,她跟金智媛年紀相當,卻不及對方一半地位,她是絕對請不來八百名權貴的。

不過她隨後又想到,樸英龍比金智媛厲害,隻要自己抱住這條大腿,將來就有機會勝過金智媛。

“你又錯了。”

樸英龍感受著錢家欣的溫柔,一臉高深莫測解釋:

“金智媛和南國商會也冇這種麵子。”

“各方權貴前來,主要是給金智媛背後的金氏財閥麵子。”

“如果冇有金氏財閥,今天這宴會,八十人都夠嗆。”

“所以你也不用覺得金智媛多厲害。”

“她真手可通天,在高爾夫球場見到我,就不會跟老鼠見到貓一樣。”

樸英龍說話傲氣十足,讓錢家欣她們連連點頭。

“混蛋!”

隻是錢家欣很快陰沉了臉,她看到從人群中鑽出來的葉凡。

剛剛送完賀禮的葉凡,正興奮捧著一個小零食盒,吃著裡麵稀奇古怪的小吃。

對於葉凡來說,認識各方權貴,還不如吃東西劃算。

這二十多年,他日子清苦,太多好東西冇見過冇吃過。

“氣死我了。”

看到葉凡胡吃海塞,錢家欣要氣瘋了。

狐假虎威就算了,還混吃混喝,吃相難看,簡直丟她們的臉!

她忍無可忍,衝過去一把拉住葉凡:

“葉凡,彆太過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