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桌子被苗泰鬥一磕,轟然崩裂。

無數碎片四射,啪啪落地,充滿暴力色彩的畫麵扣人心絃。

苗泰鬥腦袋卡在桌子中間,頭破血流,一臉木刺,無比狼狽,無比淒慘。

一米九的他死命掙紮,卻依然被葉凡牢牢按住,好像一條待宰的魚兒一樣。

這一幕,把全場大部分人都嚇傻了,神色如出一轍的呆滯。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如此凶橫,不僅無視苗泰鬥資格,還敢當眾打爆他的頭。

端木昌最先反應過來喝道:“葉凡,你在乾什麼?”

“混蛋,你敢動苗老?”

鳳瑤也怒吼一聲:“我弄死你。”

說完之後,她就拔出利劍衝上來。

七八名苗氏精銳同樣義憤填膺,摸出武器殺氣騰騰衝向葉凡。

不需要葉凡多說什麼,袁青衣微微偏頭,幾十名武盟子弟衝了出來,直接把鳳瑤她們擋住。

鳳瑤他們實力強大,但龍都武盟人多勢眾,雙方勢均力敵陷入僵持。

鳳瑤緊握袖劍喝叫一聲:“袁青衣,你乾什麼?”

袁青衣斬釘截鐵:“冇有人能傷害葉巡使。”

“你們——”

鳳瑤對葉凡喝出一聲:“我告訴你們,苗老有事,我要你們全部陪葬。”

她恨不得衝出去殺了葉凡,無奈被武盟子弟盯著,什麼都做不了。

端木昌也氣勢洶洶:“葉凡,袁青衣,你們這樣做,想過後果嗎?”

“來,說說看。”

葉凡看都冇有看端木昌和鳳瑤,一把揪出滿臉是血的苗泰鬥。

他伸手拍拍苗泰鬥的老臉:“我說那些話算得罪你,那我現在算什麼?”

“豎子!”

苗泰鬥緩過氣來了,怒不可斥:“你敢動我,你會後悔的。”

“砰——”

葉凡冇有廢話,揪著他腦袋對桌子又是一磕。

木桌又一聲巨響,又多一個破洞。

苗泰鬥又是一記慘叫,鮮血流得滿臉都是:“混蛋,我不會放過你的……”

“還是這麼不識相啊,也不知道你怎麼活到七十歲。”

葉凡把他對桌子又是一磕,又一股鮮血迸射出來。

“你……”

苗泰鬥腦袋一痛,整個人都暈乎,心裡更加悲憤。

幾十年來,他一直高高在上,不是被人吹捧,就是被人敬畏。

他不僅在苗城呼風喚雨,就是其餘地方也有薄麵,可冇想到,不可一世的他今天吃這麼大虧。

腦袋被人連磕三次,這張老臉還怎麼混啊?

隻是他不敢再對葉凡叫囂,免得這個愣頭青又動手。

“現在看起來能擺正位置說話了。”

葉凡看到苗泰鬥壓住憤怒,就一腳把他踹了開去:

“以後少點倚老賣老,不然還會被人打爆腦袋的。”

“也就是我這種年輕人心慈手軟,換成跟苗驚雲一樣的混蛋,你這種老傢夥早死翹翹了。”

“滾回去,告訴苗金戈,要想贖回苗驚雲,可以。”

“一個苗追風,再加十個億,我就跟權相國賣個麵子,把苗驚雲放回去。”

葉凡拍拍雙手開出條件:“不然你們就等著給他收屍吧!”

苗泰鬥重重摔在端木昌腳邊,樣子非常淒慘,也非常震怒,隻是不敢再叫板,努力平複著情緒。

“葉凡,袁青衣,你們太放肆了。”

看到苗泰鬥傷成這樣,葉凡還獅子開大口,端木昌再也壓製不住憤怒了。

“真當本長老不存在嗎?”

“我命令你,馬上對苗老道歉,賠償,任由處罰。”

他一拍桌子吼道:“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們。”

葉凡冷笑一聲:“你也要倚老賣老?”

“混賬東西!”

端木昌臉色一沉,身子一縱,躍上半空,手成鷹爪抓向袁青衣。

這一招又快又狠。

隻是他剛剛撲到途中,就被袁青衣拽住了手腕,然後對著牆壁猛地一掄。

她直接把端木昌來了一個過肩摔。

“砰——”

一聲巨響,端木昌炮彈一樣跟牆壁碰撞,隨後悶哼著滑落在地。

他牙齒緊咬坐在地上,神情痛苦不已,接著吐出一口鮮血。

鳳瑤他們目瞪口呆,駭然看著這一幕。

“這怎麼可能?”

端木昌可是一個高手,怎麼在袁青衣手裡這麼不堪一擊?

是端木昌老了,還是袁青衣太厲害?

同時,鳳瑤對葉凡更加憤怒和鄙視,躲在女人後麵的男人,真是廢物。

袁青衣站在葉凡身邊,聲音冰冷:“再說一次,冇有人可以傷害葉凡。”

端木昌爬起來坐回一張椅子喘息,隨後盯著葉凡他們咬牙切齒喝道:

“袁青衣,你們等著,你們會後悔的。”

他指天發誓:“我一定會把你們趕出武盟,讓你們後悔今天所為。”

袁青衣不置可否笑了笑。

“後悔?後悔你妹!”

葉凡緩緩走到端木昌麵前,目光帶著一抹戲謔。

冇等端木昌反應過來,葉凡就抬起一腳,對著端木昌狠狠踹過去。

端木昌也算是一個高手,葉凡流露敵意時也第一時間戒備,看到他踹來更是全力防守。

隻是他防守還冇完成,就身軀一震,腹部一痛,連人帶椅子撲通一聲倒地。

“啊——”

端木昌慘叫一聲,四腳朝天躺在地上,椅子也哢嚓一聲斷裂,無比狼狽。

葉凡淡淡一笑:“我想要看看,你怎麼讓我後悔。”

鳳瑤他們見狀更加憤怒,這葉凡也太無恥了,趁著袁青衣打傷端木昌,就肆意羞辱端木長老。

“葉凡!”

端木昌憤怒不已爬起來吼道:“你敢對我動手?”

被袁青衣打傷可以接受,畢竟是他先出手,現在卻是葉凡先踹人,這讓他感覺很冇麵子。

“啪——”

葉凡也冇有慣著他,又是一腳把他踹翻。

端木昌重重倒地,一身茶水,狼狽至極,他憤怒之餘也很絕望。

他兩次都看到葉凡要動手,可是依然擋不住葉凡攻擊。

“葉凡,你太猖狂了,太囂張了。”

端木昌死死攢著拳頭:“你不僅目無尊長,還無故打人,我會向九千歲狀告你。”

“無故打人?”

葉凡上前一步冷笑看著端木昌,還毫不客氣伸手拍拍他的臉:

“你是元老閣的元老,我是第一使,整個武盟,除了九千歲之外,就是我最大了。”

“你吃飽撐著攪和苗泰鬥事情就算了,來到龍都分盟摔茶杯也算了,看到我出現還大大咧咧坐著也算了。”

“但誰給你的膽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咆哮?”

“我跟你之間究竟誰纔是目無尊長啊?”

他聲音猛地一沉:“說!”

端木昌被嚇了一跳,本能後退了兩步,臉色難看,但氣焰削減了三分。

葉凡淡淡一笑:“我也給你一次道歉的機會,否則你這個元老就不用乾了,跟著苗泰鬥滾回苗城。”

袁青衣適時上前一步,擺出對端木昌出手態勢。

“你……”

端木昌差點氣死,隻是看到葉凡冰冷目光,他又隻能把怒氣壓了回去。

江湖的確不是純粹的打打殺殺,但這種短兵相接,卻依然是拳頭說了算。

端木昌已經領教過袁青衣厲害,知道自己無法跟葉凡叫板。

他深深呼吸一口氣,看著葉凡艱難擠出一句:“對不起。”

“雖然這道歉也一文不值,但看在九千歲份上,我還是接受。”

葉凡把手上的血擦在端木昌衣服上:“不過以後見到我,還是有多遠滾多遠。”

端木昌憤怒至極,卻不敢動手,隻是狠狠咬著嘴唇。

苗泰鬥徹底緩了過來,摸著頭上的血口,充滿了仇恨和怨毒,不過他冇有再跟葉凡糾纏。

“走!”

他果斷帶著端木昌他們撤離大廳。

“五張桌椅,五個億。”

葉凡伸手一攔,指著地上桌椅開口:“給完錢再滾……”

苗泰鬥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