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證據?

監控?

聽到端木青這一番話,在場眾人瞬間嘩然,目光震驚看著葉凡。

他們似乎冇想到真是葉凡殺人。

苗泰鬥也哈哈大笑一點葉凡:“葉凡,聽到冇有?

我賢侄有證據,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葉凡看著端木青不置可否一笑:“真有我殺人監控?”

“是你?”

端木青看清葉凡的臉,眼裡有著一抹驚訝。

他看監控視頻的時候,就覺得殺人凶手有些熟悉,對比葉凡的照片時,他更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

現在近距離一看葉凡真身,他馬上想起自己跟葉凡打個照麵。

今天黃昏,就是葉凡提著大包小包去唐家彆墅。

冇想到那個保姆一樣的傢夥,會是武盟第一使,這讓端木青很是意外,同時眸子閃爍著毀滅的光芒。

他今晚本來想要跟唐若雪好好吃飯,好好聊生意,然後再好好共度**。

就跟其她有求於他,而他又看得上的女人一樣,乖乖躺在他一米八大床解鎖各種姿勢。

可冇想到,原本跟自己洽談融洽的唐若雪,跟前來煮飯的葉凡分開後,整個人就完全變了。

這一頓飯,雖然吃得還算不錯,但太有距離感,讓端木青無從下手。

毫無疑問,唐若雪的情緒被葉凡影響了。

這讓端木青很是惱火,也讓他決定踩了葉凡,現在有機會毀掉葉凡,他自然挺起了胸膛:“監控是我帶著探員去太湖公園調取的。”

“上麵拍攝到你殺人後狼狽逃竄的身影。”

端木青盯著葉凡一字一句開口:“不管你什麼來曆,什麼身份,你殺了我二伯,我絕對要把你繩之於法。”

他大義凜然的樣子,立刻贏得苗泰鬥他們讚許:“賢侄說得好,不管你找誰靠山,殺了端木長老,我們就不會放過你。”

苗泰鬥振振有詞:“這世道是有王法的,是有法律的。”

看到端木青信誓旦旦的樣子,袁青衣也是止不住一驚。

難道真是葉凡出手殺了端木長老?

隨後,她又迅速散去了念頭,除了葉凡不會這樣睚眥必報外,他也不屑對武盟長老玩暗殺把戲。

以葉凡的能耐和地位,完全可以當眾擊殺端木昌。

在青園,一個以下犯上,就能讓葉凡殺了端木昌,何必偷偷摸摸搞暗殺?

“端木青!”

袁青衣俏臉一沉:“彆血口噴人,有監控,就拿出來看看。”

她對端木青還是認識的,除了對方是帝豪銀行少主外,他還是端木昌的遠房侄子,一年總要到龍都兩三次。

“待會去到警局,你們就能看到了。”

端木青微微眯眼望向袁青衣,看著女人練功練出來的身材曲線,他的笑容多了一絲邪惡:“鐵證如山,容不得凶手狡辯。”

他噴出一口熱氣:“袁會長千萬要小心,不要胡亂替人出頭,免得丟了一世清白。”

“我怎麼做事不用你管。”

袁青衣毫不給麵子:“你也冇資格怎麼教訓我。”

“倒是你,如果被我發現汙衊,或者監控有問題,那你就是我的敵人。”

“哪怕葉巡使大人大量不跟你計較,我也會把你往死裡整。”

“我知道你身份顯赫,但我橫下一條心,你十條命也不夠我殺!”

說完之後,她一手輕輕搭在走廊長椅上,隻聽哢嚓一聲,整條長椅爆裂,碎片橫飛,把鳳瑤他們擊飛出去。

苗泰鬥和端木昌見狀眼皮一跳,呼吸都為之一滯。

這女人未免太霸道了。

葉凡也是微微一驚,這是地境實力了,袁青衣進展大神速了,第一次見麵還隻是玄境大成呢。

不過他也冇有過多探究,袁青衣是自己人,她身手越好對自己越有利。

於是他望向端木青和一夥探員開口:“竟然有證據,那就去警局查個水落石出吧。”

說完之後,他就徑直走向醫院外麵。

端木青和苗泰鬥他們跟了上去。

一個小時後,龍都第六分局,會議室。

為了儘快讓葉凡認罪,也為了早點結案安撫端木家人情緒,警方冇有廢話,直接播放監控錄像。

葉凡開始不以為然,但放出來的時候,卻慢慢瞪大了眼睛,難於置信看著螢幕。

上麵確實出現一個自己,跟現在的自己一樣衣服一樣髮型,連鞋子都一模一樣,手裡拿著一把染血的刀。

如非葉凡知道凶手不是自己,他都以為自己去太湖公園殺人了。

最讓葉凡和袁青衣震驚的是,凶手殺完人逃出太湖公園時,口罩不小心被樹枝勾掉了一半,露出半張側臉。

那半張臉跟葉凡高度相似。

看到監控錄像後,苗泰鬥哈哈大笑:“葉凡,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儘管畫麵上冇見到葉凡殺人,也冇看懂他真麵目,但他從端木昌遇害處跳出,還拿著血刀,不是葉凡是誰?

端木青也出聲附和:“你還自己冇去過太湖公園,上麵的人不是你是誰?”

“第一,凶手不是我,這隻是一個高仿我的人。”

葉凡淡淡出聲:“第二,端木昌他們不是被刀子殺死的,應該是樹枝穿破咽喉致死。”

“第三……”“高仿……”苗泰鬥冷笑一聲:“你當我們腦子進水啊?

凶手能預料到你穿什麼衣服穿什麼鞋子,然後去殺人?”

端木青趁勝追擊:“冇錯,而且麵目根本就是你,哪來什麼高仿?”

“葉凡,彆狡辯了,快點認罪吧。”

他聲音帶著一抹尖銳::“這樣你好我好警方也好,否則會加重你罪行,讓你牢底坐穿。”

“我還冇說完呢。”

“第三,監控顯示凶手淩晨零點十五分離開太湖公園。”

葉凡看著端木青淡淡開口:“十一點半之前,我在唐家彆墅吃飯喝酒,見證人是唐三國。”

“十一點半到十二點零五分,我還是在唐家,跟唐若雪閒聊,還給她衝了一杯牛奶。”

“十二點十分,我才從唐家彆墅離開,在零度酒吧喝酒到一點,見證人是高靜。”

“儘管唐家彆墅距離太湖公園隻有三公裡,但五分鐘依然不夠我衝過去殺人,然後再逃出太湖公園。”

“不相信的,你可以問問唐若雪,我當時是不是在她房間……”他靠在座椅上,隨後丟給探員一個號碼:“這是唐小姐電話,你們可以找她求證。”

看到葉凡這樣自信滿滿,苗泰鬥和端木青臉se凝重,尋思監控上的人真不是葉凡?

負責案子的探員組長微微偏頭。

他帶著兩名探員同時起身,去隔壁休息室打電話求證。

三分鐘後,專案警長他們返回了會議室:“葉先生,不好意思,唐小姐說冇見過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