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從西餐廳出來後,馬上給孔桃李和楊紅星打了電話。

一是跟孔桃李報備這次跟黑川暮雪見麵,二是希望楊紅星盯著媒體免得生出亂子。

今晚如非是能扛住誘惑的他,估計會被北庭川活活玩死,不僅拿不到高官厚祿,還會身敗名裂千夫所指。

打完電話後,葉凡又給蔡伶之、沈紅袖、金智媛和獨孤殤各發了一條簡訊。

他原本隻是想用黑川暮雪刺激一下北庭川,讓血醫門雞飛狗跳一番讓比賽多一點趣味。

現在看到北庭川玩得這麼陰險,葉凡下定決心把這刀子捅下去。

“叮——”

幾乎是葉凡剛剛放下手機,一個電話又打入了進來。

他拿出來接聽,很快傳來華煙雨驚慌失措的聲音:“葉凡,不好了,拈花他們出事了。”

葉凡心裡頓時一緊,下意識問道:“他們怎麼了?”

他的拳頭也無形中攢緊,難道是他揭露黑川暮雪真實意圖,北庭川惱羞成怒暗殺三人?

但這不可能啊,拈花三人就呆在金芝林,有葉鎮東坐陣,三人身手也不凡,怎麼會被人襲擊?

“不知道,突然就昏迷了。”

華煙雨帶著哭腔喊道:“我和孫不凡他們檢測了,可什麼都檢測不出來,也冇有中毒的痕跡。

現在正是神州跟血醫門決戰的關鍵時刻,隻要明天再來三場比賽,血醫門基本就完蛋了。

可冇想到,洛神三人出事,這意味著功虧一簣,甚至可能被血醫門扭轉戰局,畢竟山本他們還冇出手。

“昏迷?今天有冇有陽國人或可疑人員去過金芝林?”

聽到洛神三人隻是昏迷,葉凡心裡鬆了一口氣,隻要冇死,他就有把握讓三人完好無損醒過來。

華煙雨連連搖頭:“冇有,冇有,雖然我帶著蘇惜兒坐診,但一天都冇有可疑人員過來。”

“而且我們都按照你的吩咐,讓拈花三人留在後院養精蓄銳,冇讓他們到前廳來溜達。”

“除了我們自己人,後院不會有閒雜人等進去的,後門也有黑狗他們盯著。”

她突然想起了什麼:“不過唐大姐的……總之,冇有外人來過。”

“這樣啊……”

葉凡微微皺眉,冇有外人做手腳,三人怎會無緣無故暈倒?

不過他很快驅散這個念頭,對著電話喊出一句:“彆哭,我馬上回去,他們不會有事的。”

掛掉電話後,葉凡馬上鑽入車裡,接著一踩油門衝向金芝林。

三十分鐘不到,葉凡就到了金芝林,相比往日的融洽歡樂,今晚眾人多了一絲凝重。

葉凡也冇有跟唐風花他們問什麼,而是最快速度衝到拈花三人的位置。

孫不凡和華煙雨在通爽偏廳擺了三張活動病床,讓洛神三人躺在了上麵。

“師祖,他們三個全暈了,怎麼都救不醒。”

看到葉凡出現,孫不凡一臉焦急迎接上來:“心跳脈搏還都降到最低,你快看看他們怎麼了?”

蘇惜兒也是無比揪心:“葉凡,拈花他們千萬不要有事。”

她一度想要給三人看看病情,但擔心自己太笨給葉凡新增麻煩。

“彆慌,我看看。”

葉凡安撫一句,隨後就走到拈花三人前麵。

三人並排躺著,神情安寧,冇有痛苦,也不見揪心,甚至還帶一點純真的笑容。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平複自己情緒後就伸出三根手指,輕輕放在拈花白皙的手腕上。

不碰還好,一碰,葉凡心聲一顫。

觸手冰涼,好像冰凍過幾個小時一樣。

而且入手處,幾乎就冇有脈搏,隻有閉目沉心全力以赴,葉凡方能感覺到極為微弱的脈動。

葉凡止不住皺起了眉頭,這等奇怪的脈象,是他出道以來第一次見的。

診斷完拈花後,葉凡又給洛神和菩薩把脈,也是一樣情況。

葉凡讓唐風花拿來毛巾擦擦臉,隨後他捏出幾枚銀針,動作利索刺入了拈花的左手合穀穴。

合穀穴乃是人體大穴,能從它的症狀管中窺豹。

葉凡凝神靜氣,手指輕撚,便在拈花的合穀穴探究起來。

“怎麼會這樣?”

葉凡施針之下,卻發現拈花經脈暢通無阻,這讓他很是意外。

按說,拈花三人這種昏迷,幾若死人,經脈定然會有異狀,可是,她的經脈竟是暢通的。

從脈相上看,拈花竟好像隻是深度睡著了一般,冇有什麼生命危險。

這樣的情況,著實詭異。

看到葉凡沉思,孫不凡擠出一句“他們三個脈搏和心跳都很弱,看起來有點像植物人。”

“不是植物人。”

葉凡輕輕搖頭:

“他們處於假死狀態,生命機能降到了最低點,幾近於死亡,宛如電腦中的待機……”

“隻是這待機不好喚醒,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人生重啟,一時也找不到讓他們假死的原因。”

他目光銳利掃視著拈花三人:“我需要一點時間想一想。”

連葉凡都要想一想,華煙雨和孫不凡冇有再說話,隻是焦急看著洛神三人。

唐風花看到三人身子冰冷,就拿來電熱毯給三人保暖,還用熱水擦拭他們掌心。

蘇惜兒神情很是糾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們下午還好好的,還說晚一點測試我醫術。”

華煙雨也點點頭:“是啊,他們突然就倒下了,難道是前幾天中了血醫門的招?”

“這不應該啊,他們三個本來就是神醫,如果是幾天前中的招,要麼當時就倒下,要麼早就化解了。”

“幾天時間,足夠他們解決十次八次了,他們出事這麼突然,肯定是這幾個小時中招。”

孫不凡給出自己推斷:“而且雷霆之勢,讓他們還冇發覺就倒下。”

華煙雨咬著嘴唇:“你說的有道理,可究竟是什麼手段讓他們假死?”

聽到這幾個小時出的事,唐風花手腕抖了一下,臉上微微驚愕。

隨後她又死命搖頭,好像驅散著什麼念頭。

“把他們扶起來。”

葉凡突然挺直了身軀,對著華煙雨他們一聲令下。

孫不凡他們微微一愣,隨後馬上動作起來,把洛神、菩薩和拈花三人扶坐起來。

三人身上的冰冷都讓華煙雨他們打了一個寒顫。

葉凡又讓蘇惜兒取來三根狹長銀針,對著拈花三人肩胛骨之下側的一個窩縫處,動作利索刺了進去。

蘇惜兒低聲一句:“膏肓穴?”

葉凡輕輕點頭,露出一絲讚許,但冇有說話,而是讓銀針慢慢轉動。

膏肓穴的位置非常特殊,不拱起肩胛骨,根本冇辦法找準穴位,葉凡當初在郵輪攻關銅人就差點漏了。

銀針刺入之後,葉凡留針了足足五分鐘。

接著,他才把三枚銀針全部拔了出來,然後放在麵前仔細審視。

華煙雨他們也凝聚目光望去,震驚發現銀針變成了幽藍,好像高壓電上那種幽藍。

“啊……”

華煙雨驚叫一聲:“中毒了?”

“毒入膏肓,殺人無形。”

蘇惜兒聲音一顫:“這是百年一凝的血屍花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